-因朋友說有些成----人雜誌會送女用內褲而炸出來的文

-仔細想想青峰房裡有這種東西的可能性好像不低,青火可以玩各種play了!

-雖然這篇play到的大概只有青峰的自尊和清白

 

 

 

  沒有球隊練習的週末下午是最寶貴的街籃時間。

  因學力測驗而中斷了兩週的邀約,提早到達球場的火神和難得沒遲到的青峰都將熱身做得徹底,打算好好補足兩星期的份。

  可惜一對一才開始不過一個多小時,漸暗的天就落下了雨滴。

  從毛毛細雨到傾盆暴雨不過轉瞬之間,原本還想再打一場的兩人不耐雨勢,只得先撤退。

  在球場邊的小雜貨店前躲雨,火神一邊留意會不會擋到店家做生意,一邊思考該如何重新安排被打亂的行程。

  原本預計是打完球以後要一起去巷口新開的拉麵店晚餐,但眼下這情況,要是不先把身體弄乾,九成九會感冒。

  「先回我家嗎?」火神想了想,提議。

  青峰到他家蹭飯不是一、兩次的事情了,有時候天氣不好,他們也會窩在火神家裡看球賽的DVD,或是隨便找點事情打發時間。

  「你家太遠了。回我家吧。」

  青峰擰了擰衣襬,駁回火神的提案。

  雖然他們通常都會在打完球後到火神家吃晚餐,可實際上,球場距離火神家要轉三班車,相較之下,一班車直達的青峰家對於現下渾身溼透的他們更為合適。

  「也是……但會不會打擾到你的家人?」火神伸手撥了撥瀏海,雨水順著髮梢下滑,落在了他的臉上,讓他微微皺起眉。

  儘管獨住,但基本的禮貌火神還懂,以如此狼狽的模樣突然造訪別人家實在不太妥當。

  大概早料到他會這麼問,青峰很快地接下話:「我爸媽回爺爺的老家,後天才會回來。」

  既然青峰都這麼說,似乎也沒有理由好再推託。火神望了望晦暗的天空,在心裡大嘆可惜。

  「……下週絕對要把今天的份補回來!」

  「好、好,走吧。」

  青峰抓住他,再次衝進了大雨之中。

 

 

  抵達青峰家約莫是二十分鐘後的事情。

  和火神家不同,青峰家是兩層樓的獨棟矮房,有個小小的庭院,種了一些他認不出來的花花草草。

  「你媽媽喜歡園藝?」

  「是我爸。」青峰瞄了身後的火神一眼,加快開門的速度,一把扭開大門後就把人往裡頭踢,「好了,快進去,笨蛋!」

  「痛、你說誰笨蛋啊!」

  火神被踢得猝不及防,差點直接撲倒在玄關。

  「誰應話就是誰。」青峰關上大門,三兩下把球鞋蹭掉、拎起球鞋繞過他進了屋子,「你脫鞋以後直接上二樓,右轉到底,我去拿毛巾。」

  火神沒時間回嘴,趕緊先問了更重要的問題:「那球鞋……」

  「鞋子放著我待會處理。」

  青峰的回答令人安心。知道青峰比起他更懂得球鞋相關的愛護與保養,火神脫掉鞋襪,聽對方的話逕自踏上玄關旁通往二樓的樓梯。

  或許是青峰家的習慣,即使沒人在家,二樓走道也開著燈。這對於現在自己一個人住的火神來說很是懷念,以前住在美國時,他也常常會留一盞小燈給晚歸的父親。

  按照青峰說的上樓後直接右轉,沒有掛上任何裝飾的木色房門後頭,就是青峰的房間。

  小心翼翼地推開木門,火神在牆邊找到了電燈開關。

  按開電燈,他首先看見的是靠牆的鐵架,上頭整齊擺放著雜誌與DVD,左側的加大單人床上落著皺成一團的深色厚被,而貼在衣櫃上的幾張泳裝女星海報被火神直接無視。

  木質地板各處散落著脫下的制服與襪子,放著個人電腦的書桌上則乾淨無雜物。

  有點意外又不是那麼意外,看著和想像中有些出入的青峰的房間,火神一步也不敢踏進去。

  「幹麻,我房間裡有怪物嗎?」

  身後傳來帶著笑意的詢問,火神轉頭,看見已經把自己整理好的青峰抓著乾毛巾站在他身後。

  「直接進去會弄髒吧?」雖然本來也不算乾淨。把後頭那句話吞回肚子裡,火神伸手接過毛巾。

  「無所謂啦。」

  比起火神的謹慎,身為房間主人的青峰顯得不太在意。

  踏著乾爽的步伐進了房間,青峰打開貼著心愛的小麻衣海報的衣櫃,隨手抓了件T恤和運動褲。他和火神體格相仿,有時候去火神家過夜也會借用乾淨衣服,換穿彼此的衣服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甚至有一次大家約在街頭籃球場碰面,他們誤穿了彼此的衣服都沒發現,直到眼尖的黑子提出疑問才注意到。

  「啊。」

  「怎麼了?」

  火神褪下濕透的衣褲,正擦著臉,就聽到青峰的小小驚呼。

  「備用的內褲沒了。」

  青峰拎起一個空袋子朝他晃了晃。

  「……」實在說不出要跟青峰借內褲這種話,但不穿內褲直接穿運動褲感覺也很奇怪,火神皺了皺臉,一時半刻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啊!」

  「又怎麼了?」青峰的驚呼打斷火神內心的掙扎,他把手上的衣褲先扔給火神,一邊說著「我想到了」一邊翻起衣櫃的抽屜。

  搞不懂青峰的反應,火神兀自換上乾淨的T恤,想了想,還是脫掉緊黏著肌膚的底褲,暫且先套上青峰的運動褲。

  沒穿內褲的感覺果然很不踏實,但要他穿著濕內褲在青峰家裡走來走去,光想就覺得丟人。

  「有了!」

  在火神下定決心回去要買一個防水的運動包包時,青峰似乎發現了什麼,朝他咧開了嘴笑著,「快感謝本大爺吧,你有內褲可以穿了。」

  將火神拉進房內,青峰滿臉得意地將找到的東西交在了他手上。

  這是一條豹紋……等等。

  火神盯著落在自己掌心的玩意,那印著花豹紋的布料怎麼看都是一條丁字褲。

 

  一條女用的、豹紋、丁字,內褲。

 

  怔愣了五秒,火神才終於找回自己的聲音。

  「……青峰大輝你為什麼會有這種東西啊!」顧不得自己正在別人家中,穿著對方借給自己的衣服,火神扯開喉嚨就是一陣大吼。

  「啊?」對火神過大的反應很是不解,但青峰還是照實回答:「因為上次問五月,她說她不要……」

  「你竟然要桃井穿這種東西!」

  火神的理智告訴他不能亂摔別人的物品,即使那是一條不知道打哪來的女用豹紋丁字褲。他因激動而捏緊了手上單薄的布料,渾身克制不住地顫抖。

  內心閃過千言萬語卻發不出聲音,火神的最後一絲冷靜消失在青峰接著的話語裡。

  「總之,你快穿上啦。」

  「所以說誰會穿上啊白痴笨蛋大混蛋!」

 

 

  聽到隔壁傳來騷動而來到青峰家的桃井,在推開熟悉的木門後,看見自家球隊王牌被壓在地上暴打,而壓著他的則是誠凜的球隊王牌。

  不知道該等青梅竹馬被打到半死再去救人還是乾脆撒手不管,桃井往後退了一步。

  「喂、五月!五月妳別裝做沒看見啊!快把這笨蛋拉走!」

  被和自己體格相差不遠的大男人蠻力壓在地上超過五分鐘,青峰覺得自己全身骨頭都要散架了。

  「那個、火火……?」

  「桃井!」

  聽見呼喊,火神終於回過神,停下手上的暴行、轉向了門口。

  「雖然我們不同學校,但這傢伙如果欺負妳,妳要告訴我們啊!妳有在和黑子聯絡的吧!」

  「欺負?」不知道火神所指為何,但想到老是被青峰罵醜女被嫌煩,桃井鼻頭一酸,用力點點頭,「我知道了,以後有事情都會告訴哲君和火火的!」

  「喂!我哪時候欺負你了啊五月!」見這兩個人莫名站到了同一陣線,被壓到快缺氧的青峰拍著地板抱怨,「先不說這個,快和這笨蛋解釋一下啦!」

  「你還想讓桃井幫你解釋什麼啊!」

  看他們又吵起來,桃井順著青峰手指之處望過去,發現一條不算陌生的丁字褲。

  「阿大難道也問了火火那種問題嗎?」桃井瞬間扭曲了表情,「超級差勁……」

  眼見火神的拳頭又要落下,青峰猛一施力把人掀翻,用盡剩下的力氣大喊:「所、以、說!聽我解釋啊──!」

 

  「所以……?」

  在地板上各自落坐,火神和桃井一齊望向說要解釋的青峰。

  青峰揉了揉自己疼痛的後腰,在他們注目下從床底抽出了一本成人雜誌,並在眼前的兩人再次發難前簡單扼要地解釋:「那個,是這本雜誌的贈品啦。」

  「雜誌送丁字褲……?」火神遲疑。

  「喔,偶爾會送這種的東西,上一期還送指險套和潤……噗呃!」青峰未盡的話被火神一拳打掉。

  「啊、這麼說起來,好像是這樣沒錯。」經過剛才一陣混亂,最晚加入戰局的桃井最快冷靜下來,她瞄了一眼被丟到角落的丁字褲,「有一次午後下雷陣雨,我晾在陽台的衣服都被淋濕了,跟阿大提起的時候他就從雜誌裡面抽出了『那個』。」

  「全新的啦,包裝都沒拆好嗎!」看火神的嫌惡臉也知道同為男人對方想到了什麼,青峰立刻為自己辯解:「五月說換洗衣物全濕了,所以我就想說物盡其用啊。」

  不知道該從何開始吐槽青峰所謂的「物盡其用」,火神只得將目光投向桃井。

  注意到火神的視線,桃井開口緩和氣氛:「因為阿大是笨蛋嘛,雖然很差勁,不過絕對沒有惡意的。對吧?」

  「你到底是在幫我還是要罵我……」青峰砸著嘴抱怨,但還是順著桃井的話接下去,嘆了大大一口氣,「總之就像五月說的那樣,搞不懂你幹麻生那麼大的氣。」

  「正常人都會生氣的吧!」火神忍不住回嘴,但已經少了幾分底氣。冷靜下來後他也意識到自己剛才太過衝動了,「……不過、不應該揍你,對不起。」

  「我要炸雞塊,還有照燒漢堡跟馬鈴薯燉肉。」

  青峰挑挑眉,毫不客氣地點餐。

  「好。」慶幸青峰沒有說出下星期不和他打球這種話來,火神應得也是乾脆,但轉頭一望見桃井,他又皺起了眉頭,「真的對不起……」

  「阿大不會在意的,火火也別自責了,而且追根究柢還是阿大的問題。」見火神一瞬間失了氣勢,桃井彎起嘴角。之前就耳聞他們相處在一起時沒講幾句話就會吵起來,但和好的速度意外地快,現在知道原因了。

  「喂、五月……」

  「不是!」

  打斷青峰的抱怨,火神咬了咬下唇,最終還是在兩人的注目下坦承。

  「那個、我、剛才原本是要發訊息給黑子的,可是……」火神按了按手機,將螢幕轉過去給他們看,「我不小心發成推特了……」

 

  火神手機螢幕上顯示的那則十五分鐘前發出的推特已有幾條轉發,因晃到而有些模糊的照片中仍可清楚看見一條豹紋丁字褲,而推特上短短的句子寫著『青峰這混蛋竟然叫我穿這種東西,好像也叫桃井穿過』。

  「……」

  「我下次做捲心菜包肉給你吃……?」見青峰一秒黑了整張臉,火神試著在菜色上加碼。

  「……噗!」桃井則是最先忍不住,趴在一旁直接大笑起來。

  好不容易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青峰撲上去抓住火神的手機。

  「刪掉!給我立刻刪掉啊笨神!」

  「呃,可是、赤司留言了耶……」火神提醒青峰。

  推特下面眾多的留言裡,十分醒目的一條寫著『青峰,下週末的街籃不准缺席,我有話跟你說。』

  「……」

  完了。

  青峰十七年的人生中,首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什麼叫做萬事休矣。

  就算跳進漂白水裡他也洗不清了。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