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2 新刊試閱(一)。

*CP:青火

 

 

  01 

 

  依舊是熱天。

  天氣晴朗的七月中旬。

  艷陽高掛,連拂面而過的風都帶著熱氣,即使身著短袖制服,汗水還是沿著頸間滑落,在背後染上一片濕漬。

  行走在尚未熟悉的道路,輕哼著不成曲的小調,各種思緒在腦海裡輪流轉了一回。

  這種天氣應該要吃冰吧?蘇打口味的。

  以前放學總會去買冰吃,即使到了現在,他也習慣在下班後到便利商店晃一晃,買過晚餐順便帶上一支蘇打冰,塞進空盪的胃袋。

  雖然下場是三不五時會胃痛,但他還是習慣性地買冰、吃冰,然後再吃晚餐。

  就跟以前一樣。

  刷的聲響自左手邊響起,一個漂亮的弧線劃過藍天,橘紅的球體準確落入籃框。

  哦,很漂亮的三分球嘛。

  不自覺駐足,見幾個高中生模樣的男孩,不擔心中暑也不嫌熱似的,在公園的球場上奔馳。

  吸足了汗水的襯衫緊貼在皮膚上,濕黏卻不致令人討厭,反倒是充滿了熟悉感。

  運球的聲音、汗濕的上衣、練習過後大口灌入喉中的冰水,有些模糊的記憶就這麼著又鮮明了起來。

  有點想打球啊……離開球場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下意識搓著指尖的厚繭,沒有思考太久,飄遠的思緒被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拉了回來。

  看了一眼簡訊的發送者名稱,還有上頭的簡短訊息。

  『星期三,中午十二點半,警局附近的速食店。』

  啊啊、原來已經遲了半小時啦?

  輕嘖了聲,回頭望了一眼球場上喧鬧的身影,隨後維持原本的輕快步調,朝目的地前進。

  

  走進速食店,忽然聚集的目光才讓自己想起這身制服有多麼引人注目;直至點過餐點,用行動說明了自己只是單純來用餐,眾人才逐漸移開目光。

  往角落的座位走去,不用細找便發現那背對自己的淺藍色腦袋低垂著,八成又在翻閱手邊的文庫本。

  他從來無法明白,那些密麻的文字到底哪裡吸引人?

  但這傢伙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隨時拿著本書,在空閒時翻著,平靜無波的雙瞳無比專注,就跟站在球場上時一樣。只是情緒上的表現更淡了些,如此罷了。

  他也曾經拿過對方的書試著翻了幾頁,上頭的文字看得他頭眼發昏,於是立刻確定了自己有興趣的書籍只有可能是小麻衣的寫真集。

  拉開對面的椅子放下餐點,正巧與淺藍色的雙瞳對上視線,還沒打招呼,到是先聽見對方抱怨般的話語。

  「青峰君遲到了一個小時。」

  帶著些許責備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黑子不冷不熱的嗓音響起,一邊將剛喝完的飲料杯往旁邊放。

  明明才遲了四十多分鐘啊,比上次的一個半小時好多了吧?

  挑起眉,他終究是沒讓心裡的話脫口而出。

  「抱歉,我請你一杯香草奶昔吧。」

  吐出的道歉沒有幾分誠意,真要說起來,他要是準時到還比較嚇人吧?

  記得前些日子跟青梅竹馬的桃井約了碰面,不過是恰好早到十分鐘,就被桃井調侃著是不是吃錯了東西,還是練球時被球打到頭,又或者這是阿大的表兄弟吧,長的跟阿大真像,不過個性完全不一樣呢,阿大才不可能準時到跟別人約好的地點。

  他那時就覺得,果然自己還是遲到比較正常。

  兩杯。黑子的語氣很輕,卻像是命令。

  至少不像之前動不動就是一星期的份量。隨意點了下頭,回頭看黑子又埋首於手上的書本,翻頁聲跟拆開餐點包裝的聲音取代了交談,腦袋裡若有似無地浮出一些問句。

  他們多久沒碰面了?

  雖然偶爾會用簡訊聯絡,但像這樣見面,似乎是找到工作後第一次。

  說起來,要不是自己到這裡工作,也不會跟哲聯絡上吧。

  「下星期六早上,請青峰君準備好。」

  黑子依舊盯著手上的書本,指尖滑過紙張上緣,輕柔緩慢地翻過一頁,才抬頭望向他。

  吞下口中的漢堡,青峰輕皺起眉。突然說這個,是要自己準備什麼?

  嘆了口氣,黑子的語氣透著無奈。「我早就想過青峰君或許會忘記了……租房子的事情。」

  「喔,我記得啊。」

  「你看起來是上一秒才想起來的。」

  無所謂地聳了聳肩,青峰又咬了口漢堡。

  「總之,請青峰君不要睡過頭。」

  說完話,黑子站起身來背上背包,一手端起扥盤。

  「等等、租金呢?」見黑子準備離開,青峰猛灌了口飲料,混著口中的食物吞了下去,連忙開口。

  靠上椅子,黑子瞄了青峰一眼,隨即撇開視線。「不用擔心,租金在青峰君的預算內。」

  「嗯,那就沒問題。」

  「那我先回去了,青峰君請慢用。」

  「這麼快?」他們碰面還沒超過半小時吧?

  盯著青峰,黑子的語氣有些冷淡:「我十二點多就出來,已經在外面待太久了。」下次請青峰君準時。

  後面那句話黑子沒有說出來,但青峰肯定自己從對方的眼神看出了這個意思。

  撓了撓頭髮,也沒再說什麼,青峰隨意揮了揮手跟黑子道別。

  對了。

  剛看見黑子踏出速食店,青峰才想起自己還有很多問題沒問。

  過得好嗎?

  幾度要竄出口的話終是被他嚥了回去,他發現自己有點害怕。哲大概會露出笑容說過得不錯吧?那麼平淡卻又顯得耀眼的笑容浮上心頭,讓他有些頭暈。

  看著哲就像看見那個人一樣,讓人感到浮躁。

  吞下最後一口漢堡,抹了抹嘴角的麵包屑,青峰踏出速食店的步伐不像方才進來時輕鬆,他隨意抬起頭,望著。

  天空無限蔚藍,只有幾縷薄雲飄過。

  七月中旬,天氣晴。

 

  * 

 

  碰、

  啥?

  碰碰、

  半張著雙眼,眼前霧濛一片,隱約感覺到陽光透過窗簾灑落在他身上,溫暖的熱度灑在有些發涼的赤裸上身,讓他回頭又往被窩裡縮了縮。

  碰碰碰、

  從被窩伸出手撈過床邊的時鐘,花了點力氣讓自己的雙瞳聚焦,勉勉強強才看清時間。

  什麼啊,今天是假日吧?才八點是哪個混蛋在那邊拍門?

  ──碰碰碰碰、

  還愈拍愈大聲!

  拉開被子青峰直接翻下床,有些煩躁地揉了揉頸上的亂髮,隨手抓過床邊的襯衫就往身上套。

  赤腳踏在地板上,冰冷的感覺從末梢神經傳至上身,一邊嘟嚷著如果是走錯門的,他一定要狠很揍對方一拳,一邊往玄關移動。

  啊、該不會是阿姨他們提早回來吧?

  說是要出去一個月左右,如果提早回來的話好像不太妙啊?

  望著地板上散落的寫真集和光碟,自己已經不是青春期的小鬼了,寄住在親戚家裡基本該有的禮貌他多少還是懂的,青峰猶豫著要不要先稍微收拾一下再去應門。

  ──碰碰碰碰碰!

  啊啊夠了!

  門外的人有多急他就有多煩躁。是不會按門鈴嗎?一直拍門手不痛啊?混帳!

  完全忘記自家門鈴壞掉的事情,青峰繃著臉用力拉開大門──

  「你終於醒了啊。」

  門外的人嘆了口氣。

  「忘記今天要搬家了?」

  挑起眉,雖然不意外,但聽見門鈴和拍門聲還能繼續賴床半個多小時,看來就算已經是大人了,青峰大輝的本性還是沒多大改變。

  如果說青峰剛剛是半醒還帶著起床氣,現在大概就像是被人從高空彈跳的預備台毫無預警地往下推,墜至山谷又被扯著自己的膠繩往陸地上拉,反覆著直至終於停下;掙開身上的綁縛,別說是想找人理論卻絲毫沒有生氣或揍人的力氣,就連腿都軟了一半。

  「……你為什麼在這裡?」

  過度震驚讓他忘記方才已經上衝至胸口的怒氣,勉強吐出了問句,卻發現自己的聲音沙啞得不像話。

  「什麼為什麼?來幫你搬家啊。」

  不解青峰為什麼從滿臉戾氣瞬間轉為全身僵硬,來人很平常地說出自己一早過來打擾別人假日安寧的目的。

  可以的話他也希望能在假日睡晚些,但既然都答應了,能幫上的忙還是要幫。

  「所以說、為什麼會是你啊!」

  青峰顧不了門外的人已經呆站了一個多小時,直衝著他大吼。

  哲說要租房子的話他可以幫忙問朋友,他也知道自己跟哲有許多相同的朋友,但為什麼偏偏會是自己最不想見到的那傢伙、

  為什麼偏偏是火神大我啊!

 

  「你根本不記得今天要搬家了吧?」

  微皺著眉收拾滿地寫真集跟光碟,又把沙發上亂成一團,不知道是換下來的還是已經洗乾淨的衣服摺疊好,分別放置在自己帶來的大紙箱內。

  「少囉唆。」

  悶悶的聲音從餐廳傳來,青峰手上抱著的大紙箱幾乎遮住了他一半的臉,把紙箱放置地板,青峰坐在一旁看著幫他打包的火神動作。

  拉過青峰搬來的紙箱,火神俐落地用膠帶封裝,頭也沒抬對著青峰說:「你先去吃早餐吧,到那裡大概是過中午了。」

  瞄了火神一眼,青峰拉回紙箱,一邊拿過了火神手上的膠帶,接續著未完成的打包。

  「兩片吐司,謝了。」

  「哈?」

  「冰箱裡應該還有火腿。」青峰想了想,又補上一句。

  「等等!」慢了幾拍才消化青峰的意思,火神不服氣的問:「為什麼是我弄啊?我只是來幫你搬家的吧!」

  「快點,我很餓。」不理會火神的質問,青峰接著又拉過一箱火神整理好的行李打包起來。

  聞言火神吞回正欲出口的罵詞,蹙著眉碎唸了句真是的餓的話就早點說啊。儘管不是太情願,但弄份早餐也不是太困難的事情;拍了拍手上的灰塵,火神走向廚房從冰箱中翻出吐司和蛋,還找到快過期的培根跟奶油。

  熟練的開啟瓦斯,不一會培根微焦的香味傳出。

 

  這傢伙是不是長高了啊?不對,好像只是變壯了些?

  一邊打包一邊望著火神準備早餐的背影,青峰試圖翻找出記憶裡火神的樣子,和眼前這人相疊在一起,卻怎麼看都覺得有種違和感。

  聲音也跟記憶中的差不多啊,連表情都沒什麼變。

  說來他們是多久沒見過啦?最後一次見面好像是高中畢業前──

  浮上青峰腦海的畫面逐漸清晰,從第一次碰上火神、到第一次比賽、第一次輸給他、把鞋子送他,然後、

  『喜歡。』

  一個簡單的單詞跟著記憶的片段掠過腦海,青峰倒吸了一口氣,被口水嗆得大咳特咳起來。

  「你在幹麻啊?」

  微皺著眉,火神將簡單盛過盤的三明治交給青峰,回頭又倒了杯開水遞過去。

  「嗆到罷了。」

  撇過臉,青峰灌了一大口水,而後垂下眼咬著剛做好的早餐。

  「果然是白痴峰……

  「吵死了!笨蛋神。」

  

  把行李打包完畢,幾個大箱子就這麼暫時地堆在玄關,火神走回客廳,坐在沒幫上忙還跟他要了第二份三明治的青峰旁邊。

  「我說,三箱裡面有一箱半都是寫真集是怎麼回事?」

  「要你管,小麻衣可是夢想啊。」趁著吞下食物喝水的空檔,青峰悶著聲音說。

  想著方才整理的物品過不了多久就會進駐到自己家中,而且有很大的可能會像他剛才踏進屋時看到的一樣,客廳地板舖的不是地毯,而是一本又一本的寫真集。

  火神不禁皺起眉頭。

  「我先說清楚,不准把寫真集扔在客廳。」

  對於火神的規定,青峰只是隨口應了一聲喔表示知道了。

  「青峰。」

  把最後一口三明治塞進嘴裡,青峰沒有抬頭,只問了聲幹麻。

  「你在生氣嗎?」

  雖然火神也不知道青峰有什麼好氣的,但就是覺得他在生氣。

  該不會是起床氣還沒退吧?

  仰頭喝盡了玻璃杯裡的水,青峰表情沒什麼變化,卻有些緊繃。「我沒生氣啊,只是覺得可笑罷了。」

  「可笑?」皺起眉,聽著青峰的語氣,火神隱約覺得自己好像給自己找了麻煩。這叫什麼來著?自挖墓碑?

  「是啊,很可笑。」一手支著下巴,青峰微偏過臉斜眼盯著火神那純淨地映出他不滿表情的火紅雙瞳。「畢業後完全失去聯絡的傢伙突然在七年後出現,見面的第一句話竟然是問我醒了沒?我多想這是夢啊,今天明明是假日可以睡到中午的,我果然還在夢裡對吧?明明這麼久沒連絡了還像熟人一樣對我說教,有沒有搞錯?」

  聽著青峰一連串零碎的抱怨,火神實在抓不住他生氣的重點。

  「所以說,消失了這麼久,你幹麻又出現?」

  還挑在他好不容易把那不堪回首的過往忘得差不多的時候,這傢伙該不會是故意的吧?

  還沒消化連串的話語,火神只能先就著青峰最後丟出的問題回答:「黑子說有人要租房子,問我有沒有空房,我說有,所以就來幫你搬家啦。」

  「哲有沒有跟你說是我要租的?」挑起眉,青峰的表情透著愈發明顯的煩躁。

  火神毫不猶豫地回答:「有啊,所以我才租的。」

  笨蛋。

  這傢伙真的是徹頭徹尾的大笨蛋!

  「咦?黑子沒跟你說是我要租你嗎?」愣了下,火神拋出疑問。

  「啊啊、是沒有說,不過沒差了,誰租都一樣。」

  撇開視線,青峰焦躁地撓著後髮。

  「那你到底在氣什麼?」

  「就說了我沒生氣!」沉下聲不耐煩地低吼,一抬眼對上火神茫然又帶著驚嚇的眼神,青峰瞬間有些後悔。

  就連自己都不是很明白為什麼只是看到火神就會這麼焦躁,那個笨蛋肯定更是被他兇得一頭霧水。

  火神抿著唇垂下視線,看起來是在斟酌該說些什麼。

  「抱歉,當作我起床氣吧。」

  站起身來,青峰背起背包就往玄關走。

  「等等,青峰……

  「拜託你什麼都先別問了,我自己也不知道啦!」

  「我只是想說、」

  「哈?」

  青峰沒好氣的轉過頭,只看見火神一臉認真的盯著自己。

  「你沒換掉睡褲……

 

  七月底的太陽依舊熱辣,即使身處屋內,流轉的空氣仍夾雜著悶熱氣息,讓人不自覺焦慮、煩躁。

  在這種熱天為了工作而決定搬家的青峰大輝,連玄關都還沒踏出,已經升起了想退租的念頭。

 

 

/TBC.

, , ,
創作者介紹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iesz
  • 我買定了(一秒
    啊啊!!我已經開始期待拿到本子了(也太快
    但是只能通販或託朋友帶,考生各種不自由(嘆
  • 我我我在期待脫稿!(躺
    通販到時候會開的唷+++
    考試加油!!!!!

    茗菱 於 2012/11/10 23: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