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9前最後一PO,後續會於刊物售完後再更新上來。

※感謝閱讀至此的各位!! 

 

 

 

 

  火神以為是自己餓到出現幻覺,要不然遠在桐皇的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唷。」聽見他的叫喚,靠在樓梯旁的青峰朝他走來,抬起手打了個慵懶的招呼。

  「你怎麼在這啊?」

  火神滿臉詫異,反觀青峰倒十分隨性,不慌不忙地回:「下錯站了。」

  下錯站?

  「你家不是這個方向的車吧?」

  儘管日本鐵路路線複雜,同名的車站亦不少,但怎麼想青峰都不可能搭這班電車回家才對。

  「那就是搭錯車了。」

  青峰依舊坦蕩,甚至可以說是有點理直氣壯的感覺了。

  不知道該做何反應,火神想,若現在是首次和桐皇比賽前他肯定轉頭就走,連個好臉色都懶得給青峰,可是他們已經過了那段看彼此不順眼的時光,他還邀過對方來家裡吃飯,怎樣都不可能劃進陌生人的範圍。

  上星期才在家附近的超商碰見過青峰,沒想到才隔幾天他們又在車站碰頭,要說是巧合也太頻繁了吧?這算哪門子巧合啊。

  但也不排除青峰睡昏頭而真的搭錯車,這樣想又很合理了。

  「這麼冷還搭錯車,果然是蠢峰。」姑且相信青峰的說法,火神忍不住嘆氣,「話說時間那麼晚了,你這樣亂跑桃井會擔心吧?還是快點回……」

  ──『請多留心周遭的人吧。』

  黑子剛才說過的話閃過腦海,讓火神突地止住了話。

  他看著面無表情的青峰,直覺不太對勁。

 

  ──『去留意他在做什麼。』

  要是平常他們早吵起來了,但青峰從他開口後就一直皺著眉,既沒回罵他笨,也沒有其他表示。

  青峰在沉默。

  盯著他,沉默不語。

 

  ──『以及,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什麼都不說?

 

  「那個、你……」

  火神張了張口,一時之間無法組織完整的句子。

  他和青峰待在一起時,只要沒有在打球,拌嘴或者聊天的時間絕對遠大於沉默,雖然單方開啟話題而另一方專注傾聽的狀況也不是沒有,但絕對不是像現在這樣。

  「你怎麼了?」

   不得不承認,他不是桃井、不是黑子,也不是任何一個認識青峰超過三年以上的人,他們碰面的時間寥寥無幾,碰上面時若非在打球就是吃飯聊天,而話題也從未離開過籃球。如今要他從「和籃球無關的青峰大輝」眼裡看出些什麼……他做不到。

  他沒有把握能懂。

  「沒怎麼。」

  青峰就是青峰,一句話終結了對話發展的可能性。

  火神頓時有點窩火,但又隱隱覺得若是現在和青峰吵起來,他大概就再也沒機會搞懂眼前的這個人了。

  深吸了一口氣,火神讓自己先冷靜下來,接著他看向青峰,想從對方身上看出一點線索。後者的制服西裝亂糟糟的、裡頭的襯衫八成沒有燙過,領帶也隨意地掛在頸前;先不管青峰正僵著表情,他的臉還是一樣黑,不笑的時候看起來就像在生氣,抿成一條線的嘴巴則是……啊!

  「你流血了。」

  青峰的下唇過於乾燥,翻起的白皮間裂開小縫,泛出了小小的血珠,見狀,火神下意識向前,用指腹輕輕抹過對方的唇,擦去上頭的小血點。

  「什、你幹什麼啊!」

  一直繃著臉的青峰立刻鬆動了表情,滿臉的驚愕,且他顯然被火神的動作嚇著,往後退了一大步。

  「欸?」慢了兩秒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火神的手僵在半空,一時間不知道該放哪才好「不是、是那個……因為你嘴唇上有血所以……總、總之我不是故意的啦!」

  「嘖。」

  青峰用力撇過頭,用手背抹了抹自己的嘴唇,老半天沒給出回應。

  火神看著青峰的側臉,注意到後者的耳根有點紅,差點又要摸了上去,幸好在碰到前青峰就轉回頭來,凜厲的視線讓他停下了動作。

  ……但是該死的他已經把手伸出去了啊!

  火神突然想大罵黑子一頓,都是黑子沒事說了那些莫名其妙的話害他整個人都怪怪的,胡思亂想也罷,可這些舉動說不準會被人當做騷擾吧!反過來想,要是今天做了這動作的人換成青峰,被摸的人換成火神自己,他早退到幾百公尺外了。

  「呃、因為你耳朵很紅所以……」

  青峰盯著他沾上血珠的手指,過於銳利的目光讓火神只能左右揮著手一邊解釋,前者沒有說話,卻在他把手縮回去以前猛地抓住。

  這下換火神錯愕了。

  他想把手抽開,但是青峰的表情異常認真,打球時特別閃亮的藍色眼瞳泛著光,像是烈日下的海洋,美麗卻懾人。只是被這樣靜靜地盯著,火神就覺得自己像是帶著衝浪板從高高的浪頭摔下,跌進了成片汪洋,包圍著自己的海洋應當是冰冷的,卻從劇烈跳動的心臟傳來了陣陣灼熱,蔓延至全身。

  他一定是被黑子的話影響了。

  才會分不清楚加快的是自己的心跳,又或者那清楚的心跳聲是從他和青峰相觸的手指、隔著薄薄的皮膚傳來。

  太不正常了,他自己。

  「青、」

  「怎麼樣?」

  青峰終於開口,搶在他啟齒時丟出了疑問。

  「所以說、那是不小心的,」火神被注視得渾身不自在,他試著想抽回手,卻被青峰抓得更牢「……有必要這麼生氣嗎?」

  「我才沒有生氣。」聽見他的話,青峰眉間的皺摺深深下陷。

  這副模樣還叫作沒有生氣?火神差點喊出聲。

  「不對,不是這問題。」注意到對話逐漸偏離主題,青峰斟酌了一下才繼續說「手,我是說、被我這樣抓著手,感覺怎麼樣?」

  「怎麼樣?」雖然無法理解現下的狀況,但火神還是老實地回答了自己的感受「青峰的手很暖啊。」

  火神的體溫偏高,但一碰上冬天就沒輒了,只要吹了風就像剛從冷凍庫裡拿出來的冰棒,而青峰厚實的大手則非常溫暖,在這麼冷的寒天中簡直像是移動式的火爐一樣,暖得不可思議。

  「……你上星期也說了一樣的話。」青峰緊皺的眉頭微微鬆開,原本緊繃著的肩膀也放鬆了,但臉上的表情還是一樣僵硬,且比剛才多了一點……猶豫。

  就連面對各路強手都沒放在心上、全憑本能行動的青峰,竟然露出了猶豫的表情。

  「有嗎?」火神愣愣地回問。

  從剛才學弟們提起的話題到黑子說的話,再到現在青峰的舉動,不明白的事情太多,火神覺得自己的腦袋超常運轉,已經快超出負荷了。

  青峰嘆了口氣,吐出的白煙旋即消散在冷空氣裡,他張了張口卻沒發出聲音,最後乾脆地放開了火神。

  「我回去了。」

  電車正好進站,帶起的強風讓火神忍不住縮了縮脖子,再回神時青峰已經走進車廂裡,朝他揮了揮手。

 

  莫名其妙地出現,問了個沒頭沒尾的問題,然後再自顧自地道別。再次體會到青峰是多麼的自我中心,可火神連生氣的力氣都沒有了。

  他莫名想起老舊電影裡頭主角追著火車奔跑的情節,雙腳定在原地,半天做不出反應。就算再怎麼在意火神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追上去的,他沒有理由追上去。

  電車離站的速度很快,才一眨眼,青峰就消失在他的視線範圍。

  火神低下頭,望著剛才被青峰握熱的左手,大拇指指腹上還有已經乾涸的小血點,暗紅色的,和他的髮色很像,卻不是屬於他自己的東西。

  「到底在搞什麼啊……那傢伙。」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