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9新刊《手心的溫度》正文試閱2

 

 

 

 

  「……君……火神君,已經中午了。」

  聲音從遙遠的地方傳來,鑽進臉頰和手臂間的細縫、輕輕撞在他的耳膜上。

  火神睜開眼睛,把臉自充滿熱氣的臂彎裡探了出來,尚未找到焦距的雙瞳像是蒙上了霧氣的紅寶石,斂去過於鋒銳的光芒;過長的瀏海落在眼前,他從那之間望出去,看見了潔白的世界。

  「醒了嗎?」

  與剛才同樣溫和平穩的嗓音落在頭頂,沒有任何催促的意思,伴隨而來的還有塑膠袋摩擦的聲響,接著是吸管刺入鋁箔的微小破裂聲,在四面八方的交談聲裡顯得特別清晰。

  肚子發出的咕嚕聲催促著他,使他不得不離開用手臂圈出來的溫暖睡床。

  見火神終於起身,坐在前面的黑子把椅子反轉,重新坐下後將一袋麵包推來、袋口朝著火神,讓他清楚看見裡頭的三明治和潛艇堡。

  「因為叫不醒火神君,所以我擅自決定了口味。謝謝你昨天中午的便當。」黑子咬了一口奶油麵包,舉起空著的手在火神眼前揮了揮。

  「……雪了嗎?」

  「如果你是要問有沒有下雪……」黑子抓住火神的手腕,阻止他揉眼睛的動作「還沒有,不過玻璃起霧得很嚴重,古文老師剛才也以為下雪了。」

  點點頭,火神閉上眼、按了按自己發紅的眼角,重新睜開眼睛時,漂亮的紅色眼瞳已經恢復了平日的光彩。

  

  立冬過後,氣溫一天比一天要低,卻遲遲不見初雪。

  這代表街頭籃球場還不會因為被白雪覆蓋而無法使用,雖然監督曾說過這是天氣變化異常,但火神並不覺得哪裡不好。

  冬天,尤其是日本的冬天,不下雪就已經冷得夠嗆,要是下雪,除了室內球場和開了暖氣的房間以外火神哪裡都不想去。不像美國有完善的室內保暖設備,日本的家裡只有冷氣機附設的暖氣功能,而礙於只有自己一個人,火神猶豫多次仍是沒買下大家無一不推崇的暖桌。

  不僅是會冷而已,他總覺得一到冬天熱量就消耗得特別快,尤其是在連續幾堂的小考過後特別容易想吃東西和睡覺,好幾次被降旗他們笑自己像是需要冬眠的熊,火神起初反駁過,後來倒真心希望自己是一頭熊,吃飽後睡過整個冬日,等到春天回暖再醒來打球,多好啊。

  可惜妄想終究是妄想。他不是熊,而是誠凜高中的火神大我,是球隊的王牌,也是即將面臨大考的高三考生。

  一口咬掉大半個三明治,火神又瞇起眼睛。

  黑子望著他,語氣裡帶著不明顯的無奈「下午還有兩堂小考,請別再睡過去了。」

  「我知道啦,只是最近一到這時間就特別想睡,我也沒辦法啊……」

  明白黑子是在暗指他昨天把歷史小考睡掉的事,火神沒得反駁,只好努力低下頭避開前者投來的視線,聲音也愈來愈小。

  認識第三年,黑子不可能不懂他心虛時的反應,揉掉塑膠包裝後默不作聲地把手按上火神的額頭,突來的動作嚇得後者直往後縮。

  「請火神君多留意自己的身體。下星期還有練習比賽,要是感冒了監督絕對不會放你上場的……幸好沒有發燒。」

  「你別總是嚇人!」火神忍不住抱怨,剛才他可是嚇得差點被火腿噎到。一抬頭看見黑子緊迫的目光,他只得再補上一句「沒事啦,我好幾年沒感冒了。」

  回到日本以來至今都還沒生過病,對於自己的身體狀況火神還是很有把握的。這幾天只是因為天氣太冷,加上前天晚上貪著把阿列克斯寄來的球賽影帶看完才會有點睡眠不足,好好補個眠就沒問題了。

  黑子算是接受了他的說法,沒有再死盯著他看,而是低下頭在手機螢幕上比劃,流暢地寫著字。

  最近黑子使用手機的頻率變高不少,常常可以看見他在課間發訊息。

  火神不是會探人隱私的人,自然沒去過問,不過還是會在心裡偷偷猜著傳訊息來的人或許是黑子的那位朋友。在高一冬季盃上,雖然只有一眼,但火神清楚記得那個人的笑容,非常純粹且不帶一絲陰霾,看起來是個思想單純、個性直白的人。

  升上高二前黑子主動提起和荻原已經恢復通信的事,還說到若有機會再約大家一起出來打球。

看黑子講到荻原的事情時仍帶著些許歉疚,火神便會想起那個已經畢業的哥哥。儘管他和冰室在高一冬季盃前和好、拔去了彼此心裡插著的尖刺,曾經被揍過的臉頰也沒有留下瘀傷,可當他照鏡子時卻能看見上頭一片青紫,像是要淌出血來。

  傷口已經上了藥,但還在緩慢地結痂,新生的嫩皮非常脆弱,輕輕一撕就會再迸裂出新傷,火神想,或許這就是為什麼在面對熟悉的面孔時他和黑子都會比以往更加小心翼翼。他們都在保護好不容易癒合的傷,希望未來看見那道疤時,已經可以忘記當初的疼痛。

  火神揉了揉額側,接近太陽穴的地方,大概是剛睡醒就吃東西的緣故,他沒什麼胃口,頭也隱隱痛了起來。

  緊閉的玻璃窗外正颳著風,今天大概又沒有辦法去街籃場了。

  啊啊……好想打球。

  「體育館還在整修。」

  黑子突然開口,不知何時把視線從手機螢幕轉回了火神臉上。

  「咳、咳咳!」

  被吞到一半的生菜嗆了個正著,火神瞪大眼睛、用力拍拍胸脯,詫異地想著自己身邊好像愈來愈多人會讀心,要不他怎麼這麼容易被別人看透。

  「是火神君太好懂了。」黑子把開水遞給他,彎起了嘴角。

  「……專心回你的簡訊啦!」

 

 

  ※   ※   ※

 

 

  「手織圍巾?」

  「對啊,最近很流行喔!」

  放學後,往車站的途中不知道是哪個新生首先挑起了話題,從體育館整修導致練習被迫暫停聊到近日的天氣,想到什麼就聊什麼。

  忘記是從什麼時候、由誰發起的,球隊的大家不分年級,總是在練習結束後一起結伴往車站前進,家住得比較近的人也會跟著走到車站附近再調頭返家,要搭電車的人又會依照方向再分成小批移動,雖然他們隊上人不算多,但加上留下來的高三生,整個球隊加加總總也有二十多人,到底怎麼培養出這個默契始終不得而知。

  即使是練習暫停的這段日子,這個習慣也不曾改變。

  身為前輩又是王牌的黑子和火神都沒有表示過異議,而連續兩年擔任隊長的降旗則是釋出非常正向的回應,甚至會主動邀隊員們練習後一起到速食店晃晃,或許是覺得能夠讓大家更快熟悉彼此、也能變得更加團結吧。

  「黑子前輩呢?」

  不知道是誰問了這麼一句,頓時所有人都把目光轉向壓底的黑子和火神,沒想到自己會成為話題的中心,黑子微微怔了下才開口回答:「我現在圍的這條就是奶奶親手織的,除此之外就沒有了。」

  「圍巾很漂亮。」「黑子前輩的奶奶手好巧!」「真好啊……我媽連做菜都不太行,根本不用妄想他會織圍巾。」

  聽見黑子的回答,眾人七嘴八舌談論起來,突然又有人問了聲「那火神前輩呢?如果是火神前輩的話應該有收過吧!」

  熱烈的討論聲像按了靜音的音響,一瞬間安靜下來。

  火神愣了兩秒才發現二十多雙眼睛盯著自己,臉頰好像要被看出洞來了。

  「有沒有收到過女孩子送的圍巾?大家是在討論這樣的話題。」

  知道他一路上都在恍神,黑子簡明扼要地解答了他心中的疑惑。

  「啊……喔,」火神撓了撓腦袋,非常直白地承認「沒有。」

  「欸──」

  原本屏息等待他回答的眾人大嘆出聲,再次熱烈地討論起來,只有火神一臉茫然。

  沒有收過女孩子送的圍巾是什麼嚴重的事情嗎?

  「因為是火神前輩,所以大概也不會在意這種事情吧。」

  看見他的表情,在隊裡擔任中鋒、同時也是先發球員的高二學弟朝他笑了笑「請不要介意,大家是想到什麼就聊什麼,沒有別的意思。」

  雖然還是搞不太懂,但既然叫他不要在意,那也沒什麼好鑽牛角尖的。火神點點頭表示明白,當真不再去想大家為什麼聊起這個話題了。

  「不過,偶爾還是請火神前輩留意一下吧……啊、抱歉,我先往這邊走了,前輩再見!」

  說是要回家裡幫忙,先一步脫隊的大男孩朝他揮了揮手。

  火神愣愣地向說了聲再見,但對於剛才的話還沒反應過來。

  留意?是要他留意什麼啊?

  「小野的意思是希望火神君多留意周遭的人吧。」

  始終和火神併行的黑子輕輕開了口。

  「什麼意思?」

  要說周遭的人,不就是球隊的大家嗎?頂多再算上奇蹟世代那幾個傢伙吧。

  黑子嘆了口氣,倒也不是責備的意思,聽起來無奈居多「雖然對於某些熟悉的人或事火神君會特別敏感,但反而不太留意比賽時聚在看台上的人吧,之前在書包裡找到手套還差點送去失物招領。」

  「是沒錯。怎麼了嗎?」

  先不論他對某些事情的確特別敏感這點,比賽時當然要專心致志,而手套不是他的,當然不能隨便收下吧?說不定是有人認錯書包不小心收進來的,他自認最恰當的做法就是送去失物招領處了,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會被降旗阻止,還被當時在場的學弟們用奇怪的眼神行注目禮,好像在哀悼什麼一樣。

  「總之,請多留心周糟的人吧。」黑子朝他眨了眨眼,露出微笑「去留意他們在做什麼,以及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想,火神君一定能從中獲得一些東西的。」

  

 

  冬天夜晚來得特別早,火神走出車廂時,天色已經逐漸暗下來了。

  到家莫約二十分鐘的路程,這一路上他都在思考黑子說過的話,還有大家今天討論的話題。

  自從和學弟們熟悉起來以後,大家總會在休息時間和他聊天,有時聊打球的事、有時則是完全無關籃球的話題。或許是相處一久大家發現火神不會用輩分去區別彼此,加上自身敬語也學得不好,自然不在意大家對他說話的語氣,在籃球上又確實強得可怕,一下子就成為學弟們心中最可靠的王牌,也是最能放鬆聊天的朋友。

  火神自認自己除了籃球和料理以外沒能給予學弟們什麼有用的知識,但大家就是特別喜歡找他聊天。以黑子的說法,大概是因為他看事情的想法很單純,也不會把太多事情掛在心上,和他聊天不用擔心增加他的壓力,聊起來自然比較輕鬆吧。

  認真想想,或許這是他第一次如此在意放學路上大家隨意提起的話題,明明和籃球無關、就像小野說的不用多想也沒關係,但就是很在意黑子的話,還有小野的那句「請留意一下」。

  手織圍巾、留意周遭的人、女孩子……這之間有什麼關聯呢?

  獲得東西又是要獲得什麼東西啊?怎麼想都想不通。

  在月台上站了一陣,火神最後決定先把這些想不透的事推到一旁,比起什麼圍巾之類的,現下更需要解決的是他發出哀嚎的肚子。

  「去速食店吧。」

  確認好方向,他轉身往站外的方向走去,可才剛踏出腳步卻又猛地停下了。

  他看見一個很熟悉的人。

 

  一個很熟悉,卻不該出現在這裡的人。

  「青峰?」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