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裡面毫無反應就只是兩個放閃的笨蛋。

*標題無能。

*有黑+桃出現,不過不是黑桃。

*兩光廚成分的黑子有。

 

 

 

  火神怎樣都不能明白,明明是黑子約他出門,到最後怎麼會變成他跟陪桃井來的青峰走在一起?

 

  還記得他們兩個剛才在運動用品店的櫥窗前停留了一會,回神時黑子跟桃井都不在身邊,他跟青峰一個沒帶手機、一個手機沒電,只好沿著商店街走,想著說不凖下個路口就可以碰上他們。

 

  「這啥?」

 

  走在他身側的青峰突然停下腳步,彎下身不知道撿了什麼東西。

 

  「噗、好蠢!」

 

  青峰笑著把手上的東西遞給他看,是那種一個十元的便宜玩具戒指,戒環上頭黏著質地粗糙的粉色愛心圖案。

 

  「有人掉的?」

 

  「不知道,剛剛不小心踩到才發現的。」

 

  青峰聳了聳肩,反正只是個小東西,真是有人掉的大概也不會費心回頭來撿吧。

 

  只是個玩具戒指,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火神顧著想找到黑子他們,又轉回頭去,卻被青峰一把扯住。

 

  「哇!白癡峰你幹麻啊?」被猛然一扯,饒是火神也嚇了一跳,才回過頭想罵人,卻感覺手指上傳來一陣冰涼。

 

  青峰沒說話,一臉認真的把手上的玩具戒指往他手指套,可惜怎麼推都卡在第二指節上。

 

  「你……變胖了?」

 

  青峰抬起頭,一臉崩潰的看著他。

 

  「哈?就多個兩、三公斤吧。」

 

  火神不明所以的回望他,一邊想抽回手。

 

  聞言青峰的臉色黑了一半,剛剛稍微試過,想說自己的手套得進去,那火神應該也可以,沒想到這傢伙竟然變胖了!他難得想到這麼有趣的事情耶!

 

  憤恨的往火神腰間捏了一把,換來後者的痛呼後,青峰乾脆鬆開手。

 

  「你到底在幹麻啦?混蛋!」

 

  「沒。去找哲他們吧。」

 

  把手枕在腦後,青峰一副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似的,繞過火神走在前頭。

 

  火神本來還想罵些什麼,卻也只能先跟上青峰的腳步。

 

  走過兩條街都沒找到黑子他們,正準備折回去,青峰卻從身旁服飾店的大片玻璃櫥窗看見裡頭兩個熟悉的身影。

 

  「哦──這不是找到了嗎?」

 

  正欲推開服飾店的門,伸出的左手卻被後頭的火神一把抓住,青峰反射性喊著「幹麻啊?」一邊回頭,卻正巧看見火神把剛才的戒指往他左手無名指一套,輕輕鬆鬆就推到最底。

 

  「竟然剛剛好。」他聽見火神的笑聲傳至耳側,「還蠻適合你的嘛白癡峰……噗!」

 

  一個身高近兩米的大男人指上套著戒指,還是黏著粉紅色愛心圖案的廉價玩具戒指!

 

  青峰真想回頭揍火神一拳,卻在看清戒指在自己手上的模樣後,更想先找個洞把自己埋了。

 

  他捂著發燙的臉蹲了下來,口中盡是意義不明的哀嚎。

 

  「欸,白癡峰你幹麻啊?只是開個玩笑嘛。」

 

  火神望著縮在服飾店門口的黑皮,他那模樣說有多詭異就多詭異。

 

  「好啦、真的不難看啦……喂你夠了快起來!」

 

 

 

  黑子透過玻璃窗看見的就是這麼一副情景。

 

  真不愧是他的光,隨時隨地都能毫無自覺的放閃……青峰君難得臉紅的模樣,存檔。

 

  跟剛才火神君的笑臉放在同一個資料夾裡。

 

  望著仍蹲著不肯起來的青峰,黑子勾起笑容。

 

  看來青峰君還記得自己說過的事情呢。

 

  「咦?那不是阿大跟火火嗎?他們怎麼了?」

 

  走出試衣間的桃井往玻璃櫥窗一看,驚訝的發現剛才走散的友人一個蹲在地上,另一個則是想盡辦法要把人拉起來。

 

  「是的,青峰君剛才被火神君套牢了呢。」

 

  「咦?」

 

  「不,沒什麼。」黑子回了一個毫無破綻的笑容,「桃井同學很適合寬領毛衣呢。」

 

  「是、是嗎?」

 

  點了點頭,轉開桃井的注意後,黑子又回頭看了眼窗外的狀況,接著再次拿起手機。

 

  只見窗外青峰已經站起身來,火神大概是被青峰揍了一拳,半跪在地上,右手還緊抓著青峰被套上戒指的左手。

 

  默默的連拍幾張後,黑子開了一個新的資料夾。

 

  名稱是「求婚成功」。

 

  *

 

  從頭到尾都沒弄懂狀況的火神在青峰第三度紅著臉瞪向他時,隱隱約約想起黑子好像說過什麼關於戒指的事情。

 

  『火神君知道嗎?結婚時兩人交換戒指,若是將戒指推到底,就是將對方套牢的意思喔。』

 

  套牢?

 

  那是什麼意思?

 

  算了,回去再問黑子吧。

 

  * 

 

  而仍戴著戒指的青峰大輝絕對不會承認他剛開始的心態是想先預演一下。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