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最後半小時趕上啦噢噢噢──

 

 

  年末,天氣是愈加寒冷了。

  今天是聖誕節。

  火神原本預計可以跟青峰一起吃頓豐盛點的晚餐當作慶祝,現下卻是一個留在消防局待命,一個待在警局開會。

  好不容易跟同事交了班,火神小跑步想趕緊回到家,至少先把餐點弄熱了,青峰到家他們便能晚餐。

  行人大多盛裝打扮,彼此依偎著走在愈趨寒冷的冬日街頭。

  沒有多做停留,火神匆匆瞥了眼社區廣場的大聖誕樹,這才想起他們上星期買好的飾品跟彩帶別說佈置,根本還裝在袋子裡,連包裝都沒拆。

  

  一推開家門,才放下背包火神便聽見東西拖動的聲音,往房門口一看,才發現是青峰將他們房裡的聖誕樹拖了出來。

  「白癡峰你在幹麻啊?」先不問青峰怎麼會比他早到家,看見青峰的舉動火神根本不知道該上前幫忙還是阻止。

  「哈?笨蛋神你回來了就快來幫忙啊!今天都快過完了啦!」

  還想問些什麼,但聽青峰一說火神才注意到的確快十二點了。

  上前幫青峰把聖誕樹搬到客廳,放置在落地窗前。

  青峰找出裝著飾品的袋子,火神本想幫忙,後來還是決定先進廚房弄好晚餐。

  兩個人都沒多說什麼,只想儘快處理好手上的事情。

  即使他們兩人都不是太愛過節的,卻很珍惜能一起晚餐的時光。

  尤其過年的幾天兩人工作肯定更忙碌,今晚大概是他們今年可以一起晚餐的最後一個機會了。

  才剛將烤雞送進烤箱,火神便聽見青峰伴著碎唸的慘叫聲。

  脫下圍裙走到客廳,才發現青峰被打結的彩帶絆住,一時半刻間竟怎麼也無法掙脫。

  「噗、哈哈,你在幹麻啊?」

  「別笑了,來幫忙啦!」

  火神仍是掩不住笑意,看見青峰手忙腳亂的樣子雖不是第一次,但對方那有些腦羞的表情不管看幾次都很有趣。

  他記得彩帶買回來應該是整理好放在袋子裡的吧?天知道青峰是怎麼弄的,竟然會讓自己跟彩帶纏在一起。

  火神將手環到青峰背後拆著彩帶的結,發現怎麼也不好使力後便要青峰轉過身。

  青峰聽話的轉身,卻順勢讓火神跟地毯來了個親密接觸。

  「等、不是這種轉身啦!你壓著我要我怎麼拆啊?」

  「那就先別拆了。」

  青峰的手穿過打結的彩帶間,摟抱住身下的人。

  「喂、你……

  「我好累。」

  藏青色的腦袋蹭在戀人的肩窩,口中的呢喃像是抱怨,又像是在撒嬌。

  「知道了……先起來。」安撫似的拍了拍青峰的背,火神一邊仍是想盡辦法要拆開彩帶上的結。

  「不要。」

  賴皮的大貓把頭埋的更低了,看來沒有妥協的打算。

  沒有力氣再對青峰生氣,火神嘆了口氣,只得順著他將全身重量壓在自己身上。

  想了想,他也放棄弄那個結了,大不了就把彩帶剪開吧。

  青峰的短髮蹭在他頸邊,刺癢的感覺讓他縮了縮,卻讓前者更加收緊了擁抱。

  兩人身上都還穿著工作的制服,屋內剩下暖氣運轉的聲音,還有逐漸平順起來的呼吸聲。

  火神也覺得有些睏了。

  青峰的體溫不高,卻讓他暖得有些發昏。

  閉上眼睛,火神想著先暫時瞇一下,待會再起來弄好了,反正烤雞最快也要三十分鐘……唔。

  

  重疊的平穩呼吸在掛鐘敲響時亂了頻率,青峰首先醒了過來,卻賴著不打算移動。

  接著烤箱也發出聲響,瀰漫在屋內的香氣提醒著大餐已經準備就緒。

  火神睜開眼,瞧見的還是那一抹深藍,輕推了推身上的人,兩人的聲音都帶著睡意。

  「起來,烤雞好了。」

  「彩帶……

  「直接剪開吧。」

  「好吧…啊、笨蛋神!」

  青峰突然大叫起來。

  他們家的鐘是整點才會敲響的,也就是說……

  兩個人很有默契地同時望向掛鐘,指針正好往數字五的方向靠近。

  「過了……

  「也沒關係吧,還是有時間慶祝啊。」

  青峰撓了撓後頸,爬起身來,也把火神從地毯上拉起來。

  「慶祝什麼?聖誕節都過了。」

  火神順勢靠上青峰,抱怨似地低喃。

  其實他也有不對,要是剛才喊醒青峰就不會睡過頭,但看青峰那麼疲累,他實在狠不下心要他起來。

  「慶祝......我們在一起啊。」

  青峰想了想,有些彆扭地說著。

  火神抬起眼,深紅色的瞳眸對上青峰那深藍的雙瞳,頓時溢滿了笑意。

  「啊啊、也對。那就慶祝我們在一起吧。」

  青峰跟著笑開了,更加用力抱緊他懷中的溫暖。

  其實過節對他們來說並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是有彼此在身旁,可以依偎,可以撒嬌,可以擁抱。

  所有的節日都是他們在一起的其中一個平凡日子。

  平凡,卻幸福。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茗菱 的頭像
茗菱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