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2 新刊試閱(二),這是最後一篇試閱囉~其他的大家本子見:))

*CP:青火

 

 

  02

 

  火神只有剛畢業時跟著大哥一般的冰室住過一陣子,後來便因為工作的關係獨自搬到外頭;看中的房子不大,不過住他一個人也算是綽綽有餘,就這麼生活到現在,近至對鄰居的大媽大嬸們,遠至對三站車站外的幼稚園都十分熟悉了。

  如此自在閒適的生活就這麼過了六年。

  漆著淺鵝黃色油漆的牆上沒有多餘的掛飾,只掛了一個簡單的白底時鐘;書架上排列著每期籃球雜誌,以及工作相關的一些書籍;廚房不大卻乾淨簡潔,冰箱上貼滿寫著食品到期日的各式便利貼及超市傳單,折價券也按照到期日依序排過貼在上頭。

  怎麼看都不像住著獨居大男人的乾淨房子,以來住過幾次的冰室的說法,大概就是「大我可以嫁人了呢」的程度吧。

  不過最近簡單清爽的屋子裡多了點東西。

  籃球雜誌的中間被胡亂塞上幾本寫真集,視聽架上多了幾片AV,冰箱上也貼著便條,寫著小麻衣寫真集的出刊日,特意用紅筆標上日期跟價錢,並寫上家附近的某間便利商店會提前出刊,擺明了是要火神下班後順路買回來。

  客廳乾淨的乳白色地毯上頭沾了灰塵,仔細聞還能聞到殘留的煙硝味。

  洗衣機從原本的一星期啟動一次變成了兩次,買回的食物也從兩層變成塞滿整個冰箱;漱口杯裡多了一支深藍色牙刷,跟他的深紅色牙刷捱在一起;牙膏……牙膏還是只有一條,反正兩個人用的是同一牌子的,同是男人也沒必要什麼都分得那麼清楚。

 

  「喂、青峰,起床。」

  望著把棉被踢下床,成大字型躺在床上的室友,火神在喊了對方第三次卻仍然沒得到回應時,有些惱怒地把棉被一把拉回床上,將床上睡得不醒人事的傢伙連頭到尾蓋住。

  這種混蛋還是眼不見為淨比較好。

  回到廚房繼續弄早餐,正想著乾脆把青峰的份一起吃了,卻聽見慵懶的嗓音越過他的肩,溫熱的氣息掃在頸上。

  「早啊。」

  青峰八成還沒清醒,腦袋就這麼靠在他肩窩,短硬的頭髮搔得他有些發癢。

  「你、你不要老是嚇人!快去洗臉來吃早餐啦!」

  方才還熟睡的傢伙突然出現在自己身後,哪怕現在是大清早,同樣把火神嚇得不輕。意識過來青峰的動作,他立刻把頭轉向另一側,語氣有點焦躁,臉頰卻染上緋紅。

  「再一下……」青峰的聲音帶著睡意,兩隻手繞上火神的腰,讓火神再次嚇得差點放掉手上拿著的盤子。

  「你到底在幹麻?」這傢伙昨晚加班到凌晨才回來,要說是睡眠不足怎麼反倒像是個十足的醉鬼!

  見青峰完全無視他,而上班時間愈發接近,火神打算給他個肘擊好讓他清醒,卻在正要動作時感覺到什麼東西緊緊束縛住他的身體。

  「唔,小麻衣……

  青峰的手正不偏不倚地抓在火神的胸肌上。

  一瞬間火神似乎聽見腦內什麼東西斷掉的聲音,同時右手狠狠地往青峰腰間擰下。

  「靠!笨蛋神你幹麻啊?」

  揉著被火神使出全力攻擊的地方,青峰痛得蹲在地上一時站不起來,原本混沌的腦袋頓時清醒。

  「雖然我覺得你就算遲到了也不會在乎,但還是提醒一下,你再半小時得到達警局。」火神的聲音從青峰頭上落下,不帶半點同情。「而你的限量版小麻衣特典只賣到二十分鐘後。」

  看青峰痛到眼角泛淚又瞬間轉變為驚嚇的模樣,讓火神感覺舒爽了不少。

  「什麼!」

  見青峰用最快的速度梳洗更衣,然後衝上餐桌大口掃著他準備的早餐,火神才放下心來。

  青峰一直到凌晨近三點才回到家,身上充滿煙味及酒味,還有女人的香水味,在客廳留下揮之不去的刺鼻味道;他知道青峰大概又是被上司拖去應酬,畢竟他平常總遲到、開會也沒做準備,追捕犯人時使用的手法又特別激烈,會被上司盯上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不過看起來沒問題嘛,大概是自己擔心太多了。

  火神撐著頰,看青峰將蛋包一口塞進嘴裡,還險些嗆到。

  「別急。」火神把牛奶推到青峰面前,看他一口喝掉了大半,才放輕了語氣開口,「特典我買了兩份,都收在櫃子上了。」

  青峰正要將剩下的牛奶一飲而盡,聽見火神的話愣了下才反應過來。

  「你昨天不是說忘了?」

  「所以才一早趕著去幫你買啊……」收過桌上的空盤放到水槽,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好背著青峰,火神的聲音很小,還有些彆扭。

  雖然可以坦白告訴青峰,但是想到自己趕著大早去幫他排隊搶特典又趕回家弄早餐,而青峰卻睡得這麼香沉,他就覺得內心不太平衡。

  青峰開了口正想罵人,話語卻哽在喉嚨,一個音都發不出。

  撓著後髮,青峰拿過流理檯上的便當順口說了聲謝啦,然後逃命似的出了家門。

 

  搞什麼……

  火神望著那已經消失在門口的背影,回過頭繼續善後。

  他拿捏著出門時間的底限,想著或許可以先把衣服洗過。

  一邊收拾過餐桌一邊將兩人的洗衣籃推至洗衣機前,拿起擱置在最上頭,帶著乾涸血跡的制服,火神嘆了口氣。

  算了,那傢伙開心就好。

 

  搞什麼……

  青峰咬了咬下唇,明明是個笨蛋,卻總是在這種要命的地方溫柔。

  握緊手上的便當袋,想到之前午餐時間同僚說過消防局的傢伙們每天中午都有美食可以享用,就覺得有些不是滋味。

  明明已經離得這麼近,他卻覺得像是對著一個陌生人,該有的熱絡跟對話他揣摩過許多,卻總什麼也說不出口。

  說到底都是因為那傢伙太過溫柔。

  溫柔得讓他看透,有很多東西究竟不是他一個人所獨有。

 

  *

 

  「我先回去了。」

  青峰拎起椅背上的外套,雖然才只初秋,傍晚直滑而下的氣溫讓火神總唸著要他帶上件外套再出門,上頭的綻線跟小破洞被修補好,意外沾上的血漬也被漂白得幾乎看不出痕跡。

  其實並沒有那麼冷,但穿上外套,拉上拉鍊,全身被包裹得溫暖無比,舒適的感覺讓他放鬆下來,有種確實將一天工作平安結束的安心感。

  兩人的下班時間都不固定,即使警局距離消防局不過兩個巷口而已,他們也不會特地繞去對方工作的地方等人,畢竟總會回家的,沒必要多此一舉;說起來就是誰徹夜不歸,另一個人似乎也沒有過問的立場,更別說要擔心些什麼。

  唯一要擔心的只有誰衝過了頭,被醫院或對方的同事發來消息,要自己去把傷患領回家好好休息。

  高中時代的對手、球友跟現在的室友,說到底他們的關係僅僅如此。

  青峰呼了口氣,眼前很快凝了一片霧白旋即又散去,他突然興起了念頭,想繞點路去火神工作的地方碰碰運氣,說不定剛好能堵到人一起回家。

  雖然警局跟消防局偶爾也有需要互相照應的時候,但大多的工作範圍還是分開的,就算彼此碰了面也大多是在火災地點,平時回家吃過飯洗了澡就各自睡了,更別說早餐時間,今天還能說上幾句話已經算是好的,其餘大多時候都像在戰爭逃亡,匆匆吃過早餐便得趕著出門。

  搬進火神家至今也一個多月了,即使住在同個屋簷下,但相處在一起的時間真的少之又少;除了三餐跟宵夜有人準備、髒衣服有人清洗乾淨燙平收進衣櫃、小麻衣寫真集出刊日熱騰騰的新刊會放在書架上,之外的一切他總覺得跟自己一個人住時沒多大差別。

  『那是青峰君太不懂得珍惜了。』

  記得這是某次他傳簡訊跟哲抱怨火神忘了喊他起床時收到的答覆。

  他有時候不免會想,如果跟火神一起住的不是他而是哲,火神會不會像對待自己一樣幫哲打理好一切生活起居?是因為同住的人是自己,火神才這麼溫柔嗎?

  不,哲的話大概不需要火神喊他起床吧。

  而無論住在一起的人是誰,火神肯定都會將對方照顧得很好。

  想起火神今早的笑容,青峰對自己曾經擅自竊喜的舉動有些腦羞;對火神來說根本不算什麼的小事,他卻像笨蛋一樣感到開心。

  明明已經要全數遺忘的心情,又跟著火神的一舉一動逐漸鮮明起來,他總是把記憶中的火神跟現在的重疊在一起,最後發現他一點都沒變,還是一樣認真、單純,在小地方細心,把別人的事情牢牢記在心上,卻又在某些方面遲鈍得可以。

  他一直想要否認掉的感情一次次戳痛著他,要他承認自己其實從來沒有忘記,叫囂著要他提出勇氣,把當時沒說完整的話語好好道盡說清。

  他實在不想再錯過,卻又更不願破壞目前的平和關係。

  跟火神離得愈近,他愈發現自己其實膽小的可以,若要他做選擇,他寧可保持目前室友的關係,至少他可以利用地利之便將火神的一切收進眼底,至少他可以暗自品嘗著火神毫不保留的溫柔,至少,火神就在他觸手可及的地方。

 

  撓了撓後腦的藍髮,再轉過一個街角就是消防局。

  如果遇上了火神該說些什麼?

  他突然僵住腳步,方才一股腦的想著要繞過來找人,卻沒先想好搪塞的理由。

  算了,真遇上就說忘記帶鑰匙好了。

  才走近街角,消防局還未進入眼簾,卻先迎上了一個熟悉的面孔。

  「青峰?」

  語氣中薄薄的驚訝像是偽裝的,面上依舊那一副總像在盤算著什麼的笑容,眼前的人他很熟悉……或者說曾經熟悉過。

  「你好。」

  「哎哎,竟然這麼冷淡啊?我們也好久沒見到面了吧?自從畢業以後。」

  微微垂下的眉梢配上那半笑不笑的表情,要說難看不如說給了他很熟悉的感覺,彷彿這幾年的時光只是寥寥幾十分鐘,所有人都沒有改變,無論個性、無論習慣。

  「喔,是啊。」

  看見對方外套底下的制服,青峰這才想起火神似乎跟他提過,曾為桐皇學園籃球隊的隊長──今吉翔一,現今跟火神是同個單位的同事。

  「這麼說來火神提過你呢,說是住在一起?」

  「只是室友罷了。」

  深怕眼前那腹黑眼鏡會「善意」曲解了什麼,他反射性便回答,完全沒注意到自己的語氣似乎有些不善。

  「哦,是嗎?真不像當年桐皇的王牌會說的話呢,一點氣勢也沒有喔。」

  青峰頓時有點後悔自己當年沒把表面上功夫做好,才會導致除了當事人以外的傢伙都把自己的感情看透;無論誠凜的人還是桐皇的前輩們,甚至連黃瀨傳來的打氣簡訊少說都有半打。

  不對,真要怪就怪那傢伙太笨,才不是他的問題!

  「我已經……

  「嗯?」打斷青峰低聲說到一半的話,今吉挑起眉,臉上帶著過度濃厚的笑容。「你真是一點也沒變,從以前就對籃球以外的事情都很不在行呢。」

  看著那讓人想一拳揮掉的笑臉,青峰腦內沒來由地竄過今吉畢業前對他說過的話。

  『你雖然有點自大過頭了,不過卻是個不會說謊的單純傢伙。這樣很吃虧的吶,青峰。』

  青峰本想開口反駁,卻又被今吉的笑容帶過。

  「火神剛才走的方向應該是去超市吧?我很期待明天中午的便當喔~」

  聽見便當兩字,青峰垂下眼低嘆了口氣,揮了揮手繞過今吉。

  「掰。」

  明白青峰看不見,今吉還是朝著他的背影揮了揮手,看著那加快離去的腳步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果然一點也沒變,在想什麼都表現得很明顯啊,那傢伙。

 

  明白火神採買的速度,他沒有繞去超市,而是直接回家。扣上大門,深吸了一口屋內的溫暖氣息,青峰一把脫去身上的外套。

  「我回來了。」

  餐廳的燈光亮著,香味陣陣傳出,他才發現自己其實已經很餓了。

  望向火神在廚房忙碌的背影,應該是又專注到沒發現自己回來了吧。

  才想抬起腳步,突然一個軟棉的東西蹭上腳邊,青峰愣住的同時大叫出聲往一旁退開。

  「靠!什麼鬼東西?」

  大概是聽見青峰的叫聲,火神端著大碗從廚房探出頭來,對青峰喊了聲等等。

  關上瓦斯一邊脫下圍裙,火神將餐點放置桌上,快步往青峰走來,一把抱起地板上橘棕色的小傢伙,平舉在眼前。

  「青峰,我們養牠吧?」

  「哈?!」

  青峰這才定睛看清了火神手上的東西,是隻才兩個巴掌大的虎斑貓。

  沒等青峰反應過來,火神逕自解釋起來:「今天有人通報有貓在樹上,把牠帶下來後就跟著我了,確認過是野貓,大家都說既然跟我這麼親近就讓我帶回去,免得哪天被人抓走……畢竟天氣也開始冷了。」

  青峰沒問抓貓跟天氣冷了有什麼關係,看過幾次新聞他心裡多少有底。

  「所以?他們是要你帶回來加菜吧?」

  挑了挑眉,青峰半開著玩笑的語氣十分無所謂,拉過椅子坐下來便開始晚餐。

  「才不是!」咬了咬下唇,火神坐在青峰對面,小貓乖順的窩在他懷裡,不時發出舒適的呼嚕聲。「總之,你應該不怕貓吧?」

  「喔,是不怕啊。」吞下嘴裡的食物,青峰抬眼望了下火神,又看向他懷裡的貓,露出看來十分欠打的笑容,「那就請多指教囉,大我二號。」

  「啥?」

  才正鬆口氣自己說服青峰同意養貓,下一秒聽見「大我二號」卻讓火神瞬間炸毛。

  「為什麼用我的名字啊!」

  被火神突然的大叫嚇了一跳,大我二號豎起還未完全長齊的短毛,發出了警告般的嘶嘶聲。

  「很像啊。」

  望著眼前一大一小的兩隻貓科動物,青峰的心情突然好了起來。

  這好像是住進火神家這一個多月以來他們第一次這樣聊天,跟高中一樣,跟在球場上一樣,自然又沒有防備,讓他有種錯覺,像是昨天他才聽見火神嚷著下次一對一絕對不會輸給他一樣。

  他突然想起寫在高中畢業前的那封短信,他來不及趕在分別前寫完,更別說拿給火神看。

  當時他竭盡所能用腦中僅有的幾個字詞拼湊的話語,那些至今看來單純得可笑,卻同時讓他羨慕的平直情感,全部湧上了心頭。

  他們早已過了那個什麼都不用考慮,可以直白的說出喜歡或討厭的年紀;現下他們擁有的多了,無論是學會的字彙,或者是與人相處的那份圓融。他想拋開那些無謂的包袱,只想跟記憶中單純又自大男孩一樣,提起筆,將那封未能道盡的字句繼續書寫下去。

  這次,他不要再是自己一個人。

 

 

 

/TBC.大家本子見:D

, , ,
創作者介紹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