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進新坑了。(躺

*應該是中短篇。

*雖然是寫青火冰,不過基本上是青火←冰的感覺。

*青峰跟火神大一,冰室大二;三人同居前提。

*淚痣美人黑掉了。(OOC可能?

*美人我愛你。(不要告白#

 

 

 01.

 

 

  他啪地打開電燈開關,只看見沙發上蜷縮著的一團黑影,裹著毛毯發出規律的呼吸聲。

  脫了鞋踏進客廳,習慣性朝廚房望去,卻沒看見熟悉的身影。

  還在思考著這時間點有什麼理由讓同居人離開廚房,背後就響起了慵懶的嗓音。

  「火神呢?」

  轉過頭,對上那帶著睡意的深藍眼瞳,冰室勾起笑容,聲音卻不帶半點笑意。

  「我正想問你呢,大輝。」

  嘖了聲,青峰拉開身上的毯子,上頭帶著洗衣精的香味,大概是火神幫他披上的。

  沒想到會看球賽看到睡著……揉了揉眉間,略過冰室直往廚房走去,倒了杯溫開水仰頭一口喝乾。

  見青峰把他當空氣般略過,冰室不怒反笑,逕自回到自己房間。

  他們之間的相處一直是這個樣子,只有大我在的時候兩人對話的語氣才會摻著溫度,其餘時間都當彼此是家中的活動人偶,不管對方做什麼都不關自己的事情。

  除非牽扯到大我。

  冰室斂去笑容,撫著掛在胸前的墜鍊。

  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但只能這麼做。他很明白大我對自己的依戀是因為習慣,對青峰的則是──

  玄關傳來的開門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喂怎麼出門也不跟我說啊?』

  『我喊你了啊,但是你睡著了。』

  『留個紙條也行吧?啊啊算了,我餓了。』

  『知道了啦,吃咖哩好吧?』

  『不要,我想吃麵。』

  『麵明天再煮吧,我跟辰也說今天吃咖哩的。』

 

  聽著他們的對話,冰室套上家居服走出房間,剛好見到青峰接過火神手上兩大袋的物品,兩個人邊說著話邊移動到廚房。

  他看見青峰放下袋子,偏過頭在火神頰邊偷了個吻。

  火神頰邊的緋紅蔓延到耳根,低著聲音不知道說了些什麼。

  他一直都明白的,大我對青峰的那種情感,是多麼不加掩飾的喜歡。

  他也明白其實青峰沒有發現。那孩子跟大我一樣,心理在想些什麼、在乎些什麼,都直白地令人一目了然。

  所以他怎樣也不會說破。

  如果其中一個人意識到他,冰室辰也,其實是可有可無的存在,那他便會失去待在大我身邊的理由。

  那不如讓大我繼續依賴自己,他會放下一切包容他、疼愛他,連同大我喜歡的人一起摟在懷裡,當他們的避風港,讓他們需要自己。

  儘管最後演變成這樣結果,他還是不願打壞平衡。

  他寧可跟青峰培養著默契,誰也不說破什麼,一起演著溫馨和善的戲,就這麼三個人一同生活下去。

  是啊,他們是可以一起生活的。

  收起沒有溫度的笑容,冰室重新勾起嘴角,踏進了廚房。

 

  啊、對了,「辰也回來了嗎?」火神撇開臉,不讓自己對上青峰的視線。

  被親的反應還是一樣可愛啊。

  「不知道。」

  伸手勾過火神一直戴著的項鍊,青峰原本揚著的笑容有些消退。

  但是討厭從他口中竄出的名字。

  是嗎?他明明說今天會比較早到家的。

  火神喃喃念著,微垂下的眉梢看來有幾分失望。

  青峰正想搪塞一句大概待會就到了吧,廚房門邊傳來的招呼打斷了他剛發出的短音。

  「大我剛才去超市嗎?回來沒看見你呢。」

  冰室噙著笑,走過來接過火神手上的馬鈴薯,拿到水槽沖洗。

  「啊、歡迎回來。」轉過頭打完招呼,才注意冰室身著家居服,火神反射性偏過頭對著青峰抱怨:「你還說辰也沒回來。」

  「我只說我不知道啊。」

  挑起眉,青峰無所謂的表情在冰室眼裡看來是再平常不過的挑釁。

  這孩子單純得讓人想笑,不會私底下和他硬碰,只會趁著三人都在,說些大我聽不懂,而他聽來刺耳十分的挑釁話語。

  不是不知道我沒回來,而是當作我沒回來吧?

  嘴邊的笑意濃了幾分,冰室的很語氣平淡:「別怪他了,我回來時大輝還沒醒呢。」

  見青峰微皺起眉抽了下嘴角,一把拿過火神手上剛削好皮的胡蘿蔔,在砧板上用力切成了大塊。

  「再小塊一點,比較容易熟。」

  雖然火神總覺得冰室跟青峰之間好像有道化不開的冰牆,但難得兩人同時幫忙,他倒也樂得輕鬆。

  如果只有冰室或是青峰單獨進廚房幫忙,總是會發生切菜切到手指,或者是被蒸氣燙傷之類的事件;反而是兩個人同時在廚房裡,真的能幫上他不少忙,縮短料理的時間。

  這麼一想他又覺得或許這兩人處得不錯,至少默契挺不賴。

  他沒想過這兩人其實是暗中較著勁,誰也不想在對方面前出醜。

  『丟臉的樣子只能讓火神看見』,似乎是這兩人固有的莫名堅持。

 

  比預計時間早了莫約半小時開飯,火神的心情看來十分愉快。

  他們偶爾會端著晚餐在電視前看新聞或球賽,但三個人都在家時,便會有默契地圍著餐桌晚餐。

  通常他們不怎麼聊天,只是隨意提一下學校發生的事情,或者是新找的打工待遇如何,然後確定一下明後天趕得及回家吃飯的有幾個人。

  「我明天要去面試,晚餐要麻煩你們自己解決了。」吞了口飯,火神急著報告,就怕待會忘了,明天會有兩個人傻傻待在家裡等他回來開伙。

  「地點呢?」捧著湯碗的冰室將剛湊進唇邊的碗緣移開,拋出問題後才又湊進碗邊小口的啜了一口熱湯。

  抹掉火神嘴角沾上的咖哩醬,青峰代替塞了滿口飯的火神回答:「我記得就在學校後門吧。」

  點了點頭,火神又塞了一口飯。

  冰室「嗯」了一聲,方吞下的湯在口腔裡殘留著餘溫,今天的湯有些鹹了,看來室負責煮湯的自己加了太多味噌。

  太貪心了嗎?

  仍舊掛著笑容,冰室垂下眼睫。

  這餐晚飯沒人再開過口,只有他和青峰偶爾對上視線時,空氣中短暫凍結的氣息。

  火神倒是什麼也沒發現,只顧著思考明天的晚餐該在哪裡解決。

  

  原本是輪到冰室洗碗的,但顧慮到比他們大一個年級的冰室明早第一堂就有課,火神趕著他去洗澡,青峰則是幫忙收過碗筷,和火神一同善後。

  冰室自是為火神的貼心感到溫暖,卻又不免在意起同處在廚房的兩人。

  他跟青峰都很明白彼此的底線,於是至今沒人對火神做過太過頭的舉動。

  頂多親親臉頰,蹭個鼻尖,或是在寒流來襲時像抱著抱枕一般從後頭攬過火神的腰。

  再接下去的舉動他們很有默契地避免掉,要知道十八、九歲的大男孩,即使是海歸的冰室,要是真的唇貼唇,接下來免不了擦槍走火。

  像是一個平衡,誰也不願意破壞掉。

  簡單淋浴過,冰室走出浴室,見火神跟青蜂窩在沙發上看新聞。八成是有報告要交吧?他認識的這兩個人可沒認真到時時關心國家大事。

  「明天下午才有課吧?」從沙發後頭湊到火神頰邊,下巴扺著火神的肩窩,冰室不冷不熱地問著。

  很習慣冰室三不五時貼上來的舉動,(畢竟阿列克斯更過頭的習慣他都適應了,辰也只是靠了近點跟他說話,根本不算什麼),火神的視線停留在電視螢幕,隨口「嗯」了一聲。

  冰室笑著退開說那我先去睡囉,大我晚安,火神才驚醒似地轉過身一把拉住他。

  知道火神要做什麼,冰室把臉湊了過去。

  溫熱的觸感輕碰上臉頰,冰室也回了個吻在火神頰邊,眼裡帶著笑意。

  「晚安,大我。」

  「嗯,晚安。我明天早上再叫你。」

  寵膩地揉亂了火神的紅髮,冰室笑彎了眼說著要他睡多點,自己有設鬧鈴不怕起不來,倒是你們倆別一起遲到了。

  鬆開手,冰室在轉過身時眼角餘光瞄見了青峰那不帶笑的表情。

  「晚安囉,大輝。」

  晚安吻是從小他跟大我從阿列克斯那得來的習慣,這麼多年了還是習慣在睡前互相給個吻。

  這也算是他的特權,不免讓他有些得意。

  「啊啊。」連頭都沒轉,青峰從喉頭發出煩躁的短音。

  特意揚起了過分愉悅的笑容,冰室很滿意青峰那毫不掩飾的情緒。

  在吃醋呢,那孩子。

  真是可愛。

 

  進了房躺在火神換新過被單的床上,冰室將頸上的墜鍊取下,放在床頭櫃上。他並不像火神連睡覺都掛著。

  想到這不免又勾起了笑容。

  這也是他的另一個特權呢。

  冰室心滿意足地閉上眼,在充滿洗衣精香味以及和火神相同的洗髮精味道中,沉入夢鄉。

 

 

TBC...

2014/06/15一修 (錯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