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是青峰教黑子投籃那段時間的腦補。

*前段差點歪去青火了。(掩面

*甜度不高。(躺

 

 

 

 

 

  初秋,傍晚的風吹來有些涼。

  練習結束後三三兩兩走出體育館的身影嬉鬧著,嘴角揚起的弧度疲憊卻不失高中生該有的活力。

  收完球,拎起地板上相倚的兩個同色背包,卻沒看見背包的主人。

  剛才明明還在的啊?連外套都擱在一旁,難不成是去廁所了?

  背著兩人份背包的高大身影遲疑了下,終是搔了搔頰立在休息室旁,眼中沒有任何不耐,只帶著練習後的疲憊。

  有些恍神地思考著晚餐菜單,猛然撞入眼簾的黝黑身影卻將他的意識立刻拉了回來。

  「青峰……?」

  愣望著大搖大擺走進體育館,飄移著眼神不知道在尋找什麼的人,火神下意識喊出了他的名字。

  青藍色的雙瞳對上他,隨後將視線移往他的肩膀。

  「給我。」

  連招呼都沒打,青峰朝火神直直伸出手,目標很明顯的是他背在肩上的背包。

  「你要黑子的包包做什麼?他從剛才就……

  「他讓我來幫他拿東西。給我。」

  避重就輕選了最簡單的回答,也不管火神的反應,青峰一手拉過黑子的背包,連同外套一起攬在肩上。

  火神本來還想說些什麼,但是青峰那深藍眼瞳投射過來的眼神像是要將他淹沒似的,讓他一口氣差點沒換上來。

  即使比賽過後兩人的關係已經沒有那麼緊繃,偶爾放學碰上甚至會一起打球,但也說不上是友好。

  方才青峰那彷彿帶著侵略性與宣示性的眼神,讓火神像是挨了一記悶棍,只能愣在原地看著漸漸消失在體育場的背影。

  啊啊、天氣好像變冷了。

  沒頭沒腦的,火神這麼想著。

  然後他想起方才青峰只穿著短袖制服,領帶鬆垮地掛在頸上。

  咬著下唇,他沒有心情再去想青峰的外套究竟披在了誰的身上。

 

 

  一連三天,練習過後只是收個球,再回頭已經沒了黑子的身影。

  連背包跟外套都沒留下,像是整個人從體育館蒸發一樣。

  站在三分線外,莫名的焦躁貓兒一般一爪一爪輕撓著他的心。

  洩憤似的,火神用力將球砸向籃框。

  他知道若以青峰的能力,這球肯定會在眾人驚訝的注目下完美進籃。

  籃球擦過籃框撞上籃板,重重落在地上,在空盪的體育館中,回音大得惱人。

  他知道自己不是青峰,不像青峰一般強大。

  ──你的光太微弱了。

  第一次碰上青峰時聽見的話語再一次浮上心頭。

  他知道自己不是黑子唯一的光。

 

  這幾天的下課時間,火神曾有幾次想試著問黑子,為什麼練習一結束就消失?去了哪裡?

  還有......見了誰?

  卻每每在黑子帶著疑惑或者是詢問的表情望向他時,硬是轉開了視線。

  他很想知道,卻又不希望聽見自己心中預想過不下十次的答案。

 

 

  照例在練習結束後收球,換過衣服,拎起背包就要離開。

  一個再熟悉不過,這幾天來卻逐漸陌生的聲音在他即將踏出體育館時喊住了他。

  「火神君。」

  無預警的轉過頭,迎上黑子平靜的淺藍色雙瞳,他有些困窘的發現自己連一般的招呼話語都說不出口。

  「我想給火神君看個東西。」

  不等火神反應,黑子抱著球,走上球場。

  還來不及捕捉黑子的動作,他聽見籃球刷過籃框的聲音,不需要太多思考,他知道黑子漂亮的進了一個空心球。

  「是新學會的招式。」

  投籃?

  這新招式的確很厲害,本來只會傳球對黑子來說非常不利,若是能投籃的話,肯定能大大提升戰力。

  他好像猜到了黑子這幾天消失的原因,但還是掙扎著問了。

  「誰教你的?」

  撿起落了地的球,黑子的聲音不大,卻用力地擊上他的耳膜。

  「青峰君。」

  為什麼……

  「為什麼不來找我?」

  火神沒有心思去顧慮自己像是在抱怨一般的語氣,事實上他也的確是在抱怨。

  明明在黑子身邊的是他,為什麼黑子卻總是看著青峰,尋求青峰的幫助?

  他不懂啊!

  黑子微微蹙著眉,伸手撫上火神咬得發白的下唇。

  「火神君也很努力在加強自己,所以才不想麻煩火神君的。」

  「你又沒問過我,你怎麼知道我會覺得麻煩!」

  還想說些什麼的火神猛然住了口,他看見黑子眼中懊惱的情緒。

  搞什麼明明不是想對黑子生氣的……

  悶悶地低下頭坐在球場上,抿緊唇線,火神皺著眉,想道歉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火神君。」

  聽見黑子喊他,一抬起頭只感覺到摩擦過唇上的冰涼觸感,自己那熊熊燃燒著的紅焰逐漸熄滅在黑子眼裡流轉的清流。

  黑子的唇很冰涼,輕輕蹭著他乾燥的唇。

  火神只覺得原本冰冷的四肢被自頰上蔓延的熱度消融了寒氣,臉頰更是熱得發燙。

  從火神唇上退開,看著滿臉通紅的他,黑子不禁露出笑容。

  「火神君是在吃醋嗎?」

  「什、才不是!」

  一手撫上火神緊握著的拳頭,黑子垂下眼,語氣很輕、很柔,「以後遇到困難,我會先找火神君的。」

  聞言,火神輕嘆了口氣,額頭輕靠上黑子的肩,聲音悶悶地傳出。

  「......不要再什麼都不告訴我了。」

  火神握拳的手已經鬆開,黑子將手指伸入火神的指間,收緊。

  嘴邊掛上淺淺的笑容。

  「好的。」

  看見火神連耳根都通紅著,黑子起了玩心在火神頰邊輕啄,直到火神願意抬起頭,又再一次貼上他的唇。

  原本盤據在腦海中的疑問一瞬間都沒了蹤影,火神單純地開心起來。

  他想起之前練著消失的運球的黑子,他可以想像黑子花了多大的努力在練習投籃,只為了能讓誠凜在下一次的比賽中多了一個得分的可能性。

 

 

  火神瞇起眼睛,不知道是秋初的涼風吹得他有些頭暈,還是黑子的吻長得讓他有些恍惚。

  他似乎看見了。

  他最驕傲的影子,正隱隱發著微光。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青黃大好!!by小風
  • 茗菱姊姊OA<

    他們好閃啊!!!!

    小火神吃了幾罐醋啊wwww

    有夠可愛的wwww

    小青峰來牽線的嗎XD
  • 小風你好/
    火神那笨蛋應該沒意識到自己在吃醋...只是覺得沒來由的煩躁吧www
    因為已經很習慣有黑子在自己身邊,所以黑子突然不見會讓他緊張,或許也有點生氣吧。
    青峰在這裡是路人甲 (欸#
    原本想帶一點青黑但因為苦手所以就沒寫了,知道青峰跟黑子一起行動就煩躁的火神很可口w
    他是個單純的傻瓜摁 (?

    茗菱 於 2012/10/14 17: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