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30題-【027】給親愛的自己

*青黑有。青←黑←火 走向。

*火神視角。

*虐…(?

*可以接受請往下↓↓↓






  陽光灑落在被推落床鋪的薄被,睜開眼,淺藍色的天花板映入眼簾。


  嗶嗶作響的鬧鐘被自己打落,撿起一看,時針往數字9走近。

  該起床準備了。

  走進浴室,用冰水沖著臉,想辦法讓自己清醒一些。

  往客廳走去才發現,日曆上,今天的日期被人用紅色奇異筆大大畫了一個圈,還畫上了蛋糕的圖案。

 

  畫上記號的人不是他,而那個人早已走離他的生活。

  簡單弄了三明治當早餐,習慣性拿出兩個盤子,回過神來,想將其之一放回,卻又皺緊眉掙扎著,最後仍是將三明治分別放置兩個不同色的瓷盤。

  一紅,一藍。

  沖了杯咖啡,加入大匙砂糖及鮮奶。時間尚早,端著早餐坐往柔軟的沙發,放鬆地讓自己陷在其中;收回欲拿遙控器的手,寧靜的早晨或許比較符合此刻的心情。

  瞇起眼,聽時間慢慢滑過耳邊的微小聲響。

  滴答……

  滴、答

  滴答……

  取代自己的心跳聲,指針規律走過。他的鐘其實並不準確,但不要緊。

  自那時告別,時間對他已經不太重要。

  他的世界曾經是圍繞著他而運轉;即使現在獨身一人,他也總讓自己想念著他生活,想念他澄澈無波的眼瞳、潔白的頸項、透白的膚色,還有那讓自己感到安心的嗓音。唯有如此才能讓他的世界正常運作,即使內部已經毀壞、隨時都可能灰飛湮滅。

  可是他必須讓自己正常生活,儘管只為了那個要再見面的約定。

  他想再見他一面。

  即使對方留給他的通訊資料被他扔進抽屜最深處,即使他想過要就此人間蒸發,不要再依賴著回憶過活;即使他明白,見了面,他們也不可能回到那個無慮的夏季,暢所欲言。

  可他就是想再見他一面。

  想再看一次那個曾經熟悉的容顏,然後,他要把一切回憶,在心底埋葬。

  不再想念。


  整理過隨身行李,猶豫著,最後還是拿起那條旅行時買的淺藍色幸運繩,往手腕一套,拉緊。就像那個人總是緊緊揪著他的心。

  他像隻被馴養的貓,在約定好的時間,前往約定好的地點,見他想見那個人。

  馴養他的那個人。



  出了市區往左,近郊的道路比市內寬敞許多,他慢慢走著,朝那幾公里外的目的地,走著。

  回憶著。

  莫約四個多小時,浪花及大片花海在眼前綻放。
  



  他還記得某次暑訓下午,趁著休息時間,他拉著黑子隨意晃啊晃著到了這一帶,看見蔚藍海洋的同時,他們把教練的警告拋諸腦後,脫下鞋襪踏進那藍白色的浪花。

  冰涼的觸感滑過腳指,忘記是誰先掬起水往對方身上潑,就這麼玩鬧著至全身溼透。他們決定不放棄這難得的探險機會,往民宿的反方向走,莫約幾百公尺後,看見這片繽紛遼闊地令人炫目的花海。

  躺在軟草地上,他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火神君,在想什麼呢?


  在想什麼呢?或許是,不想放開吧。

  想永遠在一起吧。

  只是自己當時並沒有說出口。

  然後……



  啊、起風了。

  回過神來,他獨身一人站在花海中。花朵仍舊鮮豔動人,只是最美麗的畫面有著殘缺,他碰不著自己日夜想望的那個人。

  張開手感受吹拂全身的涼風;後仰,往身後的花海倒下。

  天空像是從那天的回憶裡剝離出來,同樣蔚藍的刺眼。



  火神君……

  嗯?什麼?

  火神君。

  我有在聽。

  青峰君……不知道在做什麼呢?



  他望著黑子的側臉,那抿緊的唇線、認真的神情都看得他移不開目光。他知道黑子眼裡的那份情感不是對著他,也知道黑子,還未跟那個人坦承。


  那怕他們曾經如此熟悉,現在卻形同陌路。


  他知道黑子好幾次在休息室留到最後,縮在角落重複喊著那個和自己有幾分相似的名字。

  ──大輝。


  喜歡。
  
  喜歡。
  
  真的…很喜歡。


  但是誰也沒有說出口。




  他想起黑子曾經失控的抱住他。

  感覺到胸前一片濕涼,他就這麼動也不動的,輕輕摟住懷中的人兒,揉著他沾滿雨水的淺藍色髮絲。

  外頭下著大雨,練習結束後只看見黑子帶著兩把傘衝了出去,又渾身溼透地帶著兩把傘回來。他沒有問他去哪裡,發生了什麼事,見了什麼人。只是沉默地摟住他,希望能分給他一些溫暖。

  他是黑子的光,即使不比他心裡那個人耀眼,他還是他的光。

  他會給他的影子溫暖,用自己的光亮包圍他,就算他只是那個比自己更耀眼奪目的人的替代品,也無所謂。

  只要能待在黑子身邊,自己是什麼身分並不重要。

  他一直是這麼想著,也一直是這樣,陪伴他的影子一路走來。





  所以當他聽見自懷中傳出,那帶著哭腔的聲音喊著與他相仿的名字,他感覺到心臟像被一雙大掌掐著,微弱地苟延跳動。他才知道自己或許沒有想像中那麼釋然。

  …大輝……

  大輝。

  ──大輝!

  斷斷續續抽噎著,休息室中回盪著的都是那個人的名字。

  他突然覺得心裡有些空盪,像是被挖走了一塊什麼。但他依舊維持著那個輕摟住黑子的動作,不敢用力呼吸,也沒有開口說任何一句話。或許黑子是把他當成那個人了,差不多的身高、相似的身材,還有相仿的名字。

  黑子沒有喊過他的名字。

  但他卻常常聽黑子用不同的情緒喊著那個人的名。

  一談到他,黑子平淡的表情總會增添幾分情緒。開心的、難過的、生氣的,很多他沒有看過的表情,都會在黑子談到那個人時顯露。

  他偷偷記下那些表情,在失眠的夜裡獨自品嘗著。

  即使換來的是空虛,他也沒有怨過。

  真要說他怨過什麼,或許是那個人太晚回應黑子的心情。



  火神君,三年後,再在這裡碰面好嗎?

  我想再跟火神君一起看日落,還有星星。


  
  微風吹亂了淺藍色的髮絲,黑子帶著暢快的笑容,在這裡跟他做了約定。

  
  事實上他提早來了,早得太多太多;但他心裡總又有一種想法竄過,或許,這是他回憶的最後一塊拼圖,那麼只提前幾個小時到,反而還嫌晚了些。他想要完完整整的記下這些美好時光,哪怕裡頭的他,身上滿佈瘡痍。

  啊啊、還是一樣的涼風,一樣晴朗的日子。


  他記得某天練完球與黑子走在回家路上,映著夕陽,他們遠遠看見那個高大的人影。

  ……哲。

  那人背著光,使他看不清他的表情,也不知道他是用什麼樣的語氣喊出這名字。

  但他看見身旁黑子的表情,猶豫、喜悅、驚訝,各種表情混雜在他臉上,還有眼眶中那被夕陽照得一閃一閃的淚光。


  去吧。他在等你啊。


  最後究竟是自己把他推了過去。

  推向他的幸福。




  他忽然想起黑子哭過的那個下午,倔強地自己抹去眼淚,輕推開擁抱著他的自己,黑子的語氣聽來令人心痛。

  但最痛的還是他吐出的那句抱歉。


  對不起,火神君。


  淺藍色的雙瞳明顯透出歉意,那望向自己的眼神像是一把利刃,往心口不留情的插入。

  終究,自己是連代替那個人都做不到嗎?





  「你好,火神君。」

  腳步踩踏著土壤的聲音伴著他熟悉的語調一同從後方傳來。

  爬起身子,反射性轉過頭,這才發現自己的心跳聲大得像擊鼓、像雷鳴。

  「……好久不見。」

  他的聲音有些沙啞,思緒還沒整理好,只能笨拙地吐出招呼。

  「火神君真早。明明離約定的時間還很久呢。」

  黑子臉上依舊沒有太多表情變化,嘴邊勾著淺淺的笑容。

  低下頭,他不知道此刻要先說出口的話語該是什麼,他假想過很多次,如果能再見到他,他想喊他的名字,想擁抱他,想對他說……


  喜歡。


  好想對他說,可是他不能。

  一輩子都不能說。


  「火神君過得好嗎?找到工作了嗎?」朝思暮想的熟悉音調敲在耳膜上,自己卻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深吸了幾口氣,勉強扯出一個不算太虛假的笑容,一抬眼對上那三年沒見的藍眸,他突然有股想掉淚的衝動。

  「嗯,是正職喔。就算不打籃球,我也是有其他用處的嘛。」他揚起自己記憶中,總是對著黑子露出的爽朗笑容。「倒是你跟青峰,相處得還好嗎?」

  提到那個名字時,他感覺到心跳似乎漏了一拍,悶悶刺刺的感覺扎在上頭。

  有點意外火神會提起這個名字,黑子睜大了眼,隨後露出笑容。

  「前陣子我已經搬過去青峰君那裡,跟他一起生活了。」黑子的笑容很柔和,洋溢著幸福。

  「是嗎……」好像有雙手正掐住自己,連呼吸都十分吃力。「那就好,哪天要結婚的話記得告訴我啊。」



  黑子再次瞪大了藍眸,而後漾起淺笑,點了點頭。

  「好的,謝謝你,火神君。火神君真的是一個很溫柔的人。」

  「說什麼呢,笨蛋。」有些顫抖地伸出手,輕揉著黑子淺藍色的軟髮,跟記憶中的觸感重疊,溫熱的感覺透進掌心。再一次聽見黑子說自己溫柔,湧上心頭的不是當初的尷尬,也不是只能偷藏在心底的喜悅,而是幸福。

  一直以來,他都把黑子的幸福視為自己的幸福,卻感到痛苦。

  無論是黑子笑著和他談論青峰,還是黑子抱著他掉淚,他都看得很痛苦。

  但是此刻卻有種放鬆的感覺,好像卸下了心中的一塊大石。

  啊啊,黑子是真的很幸福。

  那麼也就夠了吧。

  已經夠了。
  

  「下次……再一起看日落吧。然後找青峰一起打球。」努力維持著正常語調,緩緩吐出自己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對自己所愛之人的謊話。「今天還有點事情要處理。」

  他知道他不會再和黑子見面了。

  清澈的藍瞳盯著自己,輕輕點了頭。

  「好的,那下次再碰面。我的聯絡電話沒有改變,火神君有空時再連絡我吧。」

  「再見。」

  揮了揮手,黑子緩緩消失在他的視線範圍。

  這時,他才真正讓淚水滑出眼眶。

  他們不會再見了。

  這已經是最後。




  沿著原路往回走,到家時已黃昏時分。

  推開家門,夕陽把家具染上橙紅色彩;隨手扔下背包放著,他成大字形仰躺在冰涼的木頭地板上。

  時鐘依舊規律的滴答走著,莫名湧起一股安心感。

  拿下手上淺藍色的繩結,他找出信紙,有些笨拙的寫著信。


  ──給親愛的黑子。

  

  不,不對。


  他把顫抖著筆尖許久才寫出的名字劃掉,重頭來過。


  給...親愛的自己。

  該是將回憶埋藏的時候了。

  It’s nice to be nice.
  (讓事情美好,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那曾經是你全世界的他,已經擁抱住自己的幸福,那麼,也該放手了。

  早該放手了。



  
  他想起自己曾在失眠的夜晚,抱緊身邊的薄被,一次次低迴著所愛之人的名。

  喜歡。

  喜歡你。

  黑子,I love you.

  所以……請你幸福。

  水珠模糊了信紙上的字跡,而自己只是一個勁地寫著。

  喜歡。

  Love.

  愛。

  永遠。

  
  沒注意指針走過多遠的鐘面,時間對現在的他來說並沒有太大意義。

  收拾過地板上的凌亂,將信紙及那枝自己鮮少用過的、淺藍色的原子筆,連同淺藍色的幸運繩扔進了垃圾桶。

  把時鐘換過電池,調至標準的時間。

  接著弄點簡單的炒麵當晚餐,他沒有猶豫,拿出紅色的磁盤盛裝。

  坐在沙發上,他隨意轉了一台美食節目,想著過幾天可以去家附近新開的拉麵店晃晃。


  


  給親愛的自己。

  從今以後,不是為黑子哲也,而要為了火神大我而活。


  
  給親愛的自己。

  你知道自己沒有那麼脆弱。
  


  給,親愛的自己。

  生日快樂。

  開始新的生活吧。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茗菱 的頭像
茗菱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狼(沙路思)
  • 唔喔 我快被痛死了...................
  • 愛他就要虐(ry)
    這種感覺的光影組很喜歡,就算是帶甜的光影組感覺還是會摻雜苦澀...<我的想法(?
    所以我寫不出砂糖光影組啊哦哦哦(躺

    茗菱 於 2012/10/02 19:22 回覆

  • 某甲
  • 哇阿阿阿!!!!!!(淚噴)(;´༎ຶД༎ຶ`)

    虐!太虐惹辣!!!!!!(;´༎ຶД༎ຶ`)
    雖然很喜歡溫柔的火神君,但你這次太溫柔惹辣辣辣!!!!!(;´༎ຶД༎ຶ`)(不你!)
    嗚嗚嗚,尤其那句:「那就好,哪天要結婚記得告訴我」
    完全能想像火神君的那抹笑容....(;´༎ຶД༎ຶ`)

    大大,期待你打出更多的火黑虐虐文!!!!(;´༎ຶД༎ຶ`)
    P.s:要虐火神君(小聲). (被火神揍爆---!!)
  • 唔哦哦這篇好久以前寫的竟然被翻到了XD!!
    一直覺得火神有時候是個溫柔過頭的人
    他會選擇最好的結果,但是那個「最好」未必是對他,而是對他身邊的人們

    最近比較少打火黑了,而且也比較少敲虐文XD
    或許哪天太溫柔的火神君又會跑出來讓我虐虐吧(欸

    茗菱 於 2013/07/11 00: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