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梗來源:有人想看小黑子被舔。
*灰黑。
*作者跟灰崎不熟,崩角可能有(?
*因為苦手所以篇幅很短。
*結尾微妙因為作者沒梗了(死
*可以接受請往下↓↓↓



  

  「哲君,有好一點嗎?」桃井壓著放在黑子大腿上的冰敷袋,露出擔憂的表情。
  
  「有的。謝謝妳,桃井同學。」輕點了下頭,黑子的表情與語氣沒有太多起伏。
  
  「我先去還柺杖,哲君再休息一下吧。」拿起跟冰袋一起借回來的,已經用不上的柺杖,桃井離開了休息室。


  
  方才練習時或許是熱身不足,黑子在球場上突然倒下,簡單檢查過,應該只是拉到大腿的筋,並不是太嚴重的傷。
  
  看看時間也差不多到休息時段,桃井吩咐黃瀨到保鍵室拿冰袋回來。確認黑子並不是受到嚴重的傷,其他人便各自分散去買水或者是做個人練習。
  
  「小黑子,給。」去合作社搜括零食的紫原遞給黑子一支蘇打冰棒。「吃完就不會痛了喔。」
  
  「謝謝你,紫原君。」接過冰棒,黑子並沒有馬上拆開包裝。
  
  拍了拍黑子的頭,紫原維持同樣的慵懶音調說:「那我去找赤仔他們了。」
  

  
  休息室只留下黑子一個人。從窗戶吹進的風溫溫熱熱的,冰棒開始溶化。

  試著伸展了下剛才拉傷的腿,悶悶抽痛的感覺讓黑子輕皺了下眉。

  「唷,受傷啦?」

  輕浮慵懶的嗓音從門邊傳來。

  轉頭望了下來人,黑子反射性喊出:「灰崎君。」

  「哦呀、你還記得我啊?」

  灰崎抽出插在口袋裡的手,走到黑子面前蹲了下來,仰視著黑子。「還以為我早就被這裡的傢伙遺忘了呢,竟然還記得我,真是令人感動啊。」

  「灰崎君,來練球的嗎?」黑子問了一個自己都覺得不太可能得到肯定回答的問題。

  「練球?哦~或許吧。」灰崎的笑容讓黑子不太舒服,但他還是保持著原本的表情,望著對方。

  「最近少了點樂子呢……你的冰不吃嗎?」灰崎指著黑子放在膝上的冰棒,包裝袋已經凝滿水珠,跟冰袋化出的水,浸濕了黑子的運動褲。

  不等黑子反應,灰崎拿起冰棒,把黑子溼透的褲管往上捲至大腿。粗魯地扯開包裝,半溶化的蘇打冰滴落黑子大腿,濕黏的感覺在腿上擴散。

  「哎呀,真可惜呐。」灰崎擺了一個可惜的表情,接著又轉為笑容,貼上黑子的大腿側邊,舔了一口化在上頭的冰。

  黑子被對方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身子輕輕一顫。皺起眉,語氣透出不悅:「請不要這樣。灰崎君想吃的話可以到合作社買。」

  「我並沒有想吃啊?」灰崎抬起頭,原本輕浮的笑容看來竟帶著些許認真。

  「只是想這麼做罷了。」

  「不用替我跟他們打招呼,掰啦。」揮了揮手,灰崎踏出了休息室。



  休息室再次恢復寧靜,黑子起身拿了毛巾,將腿上的一片濕漬抹乾,同時,休息室的門再次被推開。

  「哲君!」桃井大口喘著氣,露出有些不安的表情。「剛才祥吾君有來過嗎?我…在回來的路上看到他。」

  將褲管放回原本的長度,黑子緊抿著原本欲張開的口。

  「灰崎君,離開球隊後,過得如何呢?」沒有回答桃井的問題,黑子反而拋出了疑問。

  「咦?嗯…我想還是跟以前一樣吧。」對突然的疑問,桃井也只能給出有些模糊的答案。就算是以前灰崎還在球隊時,她跟也不是太常跟他來往。印象中的祥吾君,即使球技很好,但就是那副輕浮的樣子吧。

  「是嗎?」黑子吐出了疑問。

  「?」桃井偏著頭望向黑子,「怎麼了嗎?哲君。」


  搖了搖頭,黑子輕輕吐出的話語被風吹散。

  「我只是在想,灰崎君是不是……有點寂寞呢?」


  「咦?」



  沒有再多說什麼,黑子瞇起眼望向窗外,拂過頰邊的風愈發炎熱。

  啊啊,夏天到了呢。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