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鶴小說《長夜》試閱3

-一點點歷史與野史捏他




  三日月的個性不好捉摸,執起刀以後倒是十分乾脆俐落。

  相較起仍是掛著淺笑的鶴丸,三日月擺起架式時便斂去笑容、微微瞇細了眼睛。

  直白的殺氣順著刀鋒出鞘,一旋身,刀口筆直的從鶴丸頭頂落下,鶴丸重心一沉,穩穩地接住了攻擊,但他才剛瞄見三日月袖前的金色流蘇從眼前晃過,下一秒鋒利的刃口已經掃向他無防備的腰側。

  鋒起刀落的速度很快,鶴丸緊盯著對方動作,沒有錯過避開的時機,他向後一翻便閃過了接連的攻勢,重心由後向前,順著翻身的力道,鶴丸往前揮出第一次攻擊,被三日月迎面擋下。

  刀刃相接時發出的聲音十分悅耳,強大的力道震得鶴丸手心發麻。

  這才夠過癮啊。鶴丸笑得更開懷了。他已經很久沒有聽見刀劍對峙時碰出的聲響,來到本丸至今,他尚未參與過任何一次出陣或遠征,可以說是無聊得發慌。

  作為實戰刀,就是要不留餘力地斬去眼前一切阻礙才對。

  「鶴丸,」三日月向後退了半步,待鶴丸重整攻勢時喚住他。

  「你記得以前的事情嗎?」

  沒料到三日月會在這時挑起話題,鶴丸隨口回應:「例如俱利伽羅和毛豆餅相處不太融洽之類的?」

  他的笑聲順著刀尖滑過三日月頰邊,被對方側頭避開,僅僅削去一點髮絲。

  三日月迴身,流蘇被風帶起而畫出的金絲十分炫目,卻掩不去那之中更加銳利的鋒芒。

  險險擋開刀尖,鶴丸呼出口氣,準備迎接下一波攻擊,想像中的凌厲攻勢卻沒有接踵而至。

  他定睛一瞧,只見三日月抿起唇、眉頭緊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或者你是要問被人強迫帶入塵世中的事情?」鶴丸甩了甩頭,汗珠從髮稍落下,滑過他唇角彎起的弧度,「沒想到你是這麼直接的傢伙,嚇了我一跳。」

  聞言,三日月愣了一愣,頓時破綻百出。

  看準對方發怔的空隙,鶴丸再次揮出攻擊,這次卻連三日月的頭飾都沒能碰到,立刻被格擋下來。

  「……抱歉。不過我想問的是更早以前的事情。」

  隨著道歉的話語出口,三日月的殺氣便消失了,手臂微微下垂,扣在刀柄上的手指也鬆了力道。

  見對手已無心繼續,鶴丸內心暗道可惜,但也不打算自討無趣,乾脆主動收刀。

  看來比試只是個藉口吧。

  「你想問什麼?」鶴丸直白地問。看三日月的態度,應當不是要給他什麼驚喜,既然不是驚喜,那便不用太過拐彎抹角。

  三日月收起刀,臉上閃過一絲遲疑,但仍是發問:「你記得五条國永嗎?」

  「哈哈哈,如果忘記了才叫驚人吧?」

  鶴丸沒忍住笑。看三日月突然一臉正經,他還以為是什麼重要的事情,沒想到竟會問這種問題。

  沒有被他爆出的笑聲影響,三日月面不改色地繼續問著:「那麼三条呢?三条宗近。」

  「是要猜謎嗎?」鶴丸回問,一邊用手背抹去頰邊的汗水。

  「當作猜謎也可以。」

  三日月彎起笑容,等不及鶴丸回答,又接續著拋出了問題。

  「鶴丸,你……記得三日月宗近嗎?」

  鶴丸眨了眨眼,確定自己沒聽措對方的問題。他不知道該不該繼續笑。

  「我的記憶力好像被小看了啊?」

  傳說中的名刀都是這樣開玩笑的嗎?

  「哈哈哈,抱歉、抱歉。」意外地,三日月首先笑了起來,笑得瞇起了眼,斂下的視線落在自己執刀的手上,平滑的指甲在柄卷上壓出了印痕。「我不是這個意思。」緩緩閉起眼睛,三日月收起笑聲,重新睜眼時,他仍舊笑著,嘴角的弧度卻愈來愈趨於水平。

  這些天來總掛著一副笑臉在他面前晃的三日月,突然露出這種彷彿被遺棄的表情,讓鶴丸著實嚇了一跳。他思考了半晌,忖度著:「……我們見過?我是指、來到這裡以前。」

  三日月的笑容消失了。如同被隱在刀鞘裡的鋒芒,一瞬間失去了光亮。

  他前向跨步,在間隔鶴丸兩個拳頭的距離停下,注意到後者想向後退去,三日月一把抓住那帶著薄汗的手腕,力道不大,卻讓鶴丸一時半刻無法掙開。

  「那麼,喊你鶴可以嗎?」三日月問得很輕,手指鬆了鬆,又重新收緊,「像以前一樣。」

  那句「以前」被他唸得很緩、很慢,像是在緬懷。

  見三日月的反應如此,鶴丸隱約覺得自己沒猜錯。

  以往的他沒有形體,但是作為付喪神,還是擁有記憶以及情緒,只是無法表露而已。而事實上,被召喚出來以後,他發現自己忘記了許多事情,例如藥研藤四郎,又例如大俱利伽羅,那些相處過的曾經都是他經過一、兩天以後才慢慢記起的,反倒是那些想忘掉的、關於將他帶回俗世的記憶,一個個都記得清清楚楚,像是被人用火烙上了印記。

  或許,三日月宗近也是尚未被他想起的其中一段回憶。

  「我不記得……你該不是騙我的吧?」鶴丸老實回答,話才出口又有些遲疑。他可沒忘記稍早三日月對他說過些什麼,先不管以前認不認識,他對當眾索吻的傢伙可不會有什麼太好的印象。

  見鶴丸的表情又變得古怪,三日月倒是一反剛才的小心翼翼,他呼出一口氣,輕鬆地笑了起來。

  光滑的布料蹭上鶴丸眉頭,不屬於刀劍的體溫將他眉間的皺褶輕輕推開了。

  望著三日月的笑容,鶴丸突然想起,那天藥研帶他參觀本丸時,他忘記問一個問題。

  ──既然胸腔裡擁有了溫熱跳動的心臟,那麼,他們是不是也能理解人類獨有的感情?


  「沒關係。好久不見,鶴。」



/tbc.


試閱至此,其餘故事緊收錄於實體書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