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家多了一個小食客。

 

 

  球隊的練習結束後,負責收球的他和黑子趁著天色轉黑前踏出了校門,他們在速食店的玻璃大窗前張望了一陣,想找找還有沒有空的兩人座,可惜星期五放學後正是人最多的時候,火神看了好一陣才終於在角落找到座位,正想跨出腳步卻被黑子扯住了背包。

  他一句「幹麻」都還沒問出口,黑子就先舉起手指比了個噤聲的動作。

  「火神君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哈?」

  速食店就位在馬路與人行道的交差處,車流或人群都絡繹不絕,要是沒聽見聲音才奇怪吧?又不是聾了。

  或許是看見他皺起眉,黑子又開口補充,「我想問的是,火神君有沒有聽見貓的叫聲?」

  貓的叫聲?火神搔了搔臉頰,「這倒是沒有,怎麼了?」

  「是嗎......」黑子斂下眼神,頓時止住了聲音。

  儘管他的胃已經抗議多時,火神看著對方認真的模樣,一時半刻也不敢嚷嚷,只能跟著豎起耳朵,想聽聽看是不是真的有貓叫聲混在吵雜的鬧街裡,他才正閉上眼睛集中精神,黑子的呼喊又立刻傳來,這次火神連罵人的辭彙都還沒在心裡成型就被拉著跑了起來,很快他便發現目的地是隔壁小巷的盡頭。

  巷子裡漆黑一片,只透進路燈發出的些微光亮,把他和黑子的影子拉得很長。一袋袋綁緊的垃圾發出了異味,黑子卻像完全沒聞到這些味道一樣,逕自往巷子的深處走。

  「你去哪啊?喂、黑子!」

  火神才喊了一聲就趕緊閉上嘴巴,巷子裡的回音太過清晰,他喊出的句子反覆撞在耳膜,襯著漆黑的長巷煞是恐怖。

  他加快腳步跟上已經走到巷底的搭檔,同時明白了對方為何如此匆忙。

  巷子底堆了些已經舊得發爛的紙箱,其中一個箱子底下縮著一隻小東西,火神只勉強看見牠那一對藍得像鎖進了整片海洋的眼睛。

  黑子毫不猶豫地伸出手,想把那小玩意抓出來,殊不知才剛靠過去,那雙藍色的瞳孔頓時縮緊瞳仁,同時尖銳的貓叫傳遍整條死巷。

  「喵啊──!」

  「傷腦筋。」黑子退了一步、轉頭看向他,表情有點苦惱,「是不是因為我身上有二號的味道呢?」

  「大概是吧,你要抓牠幹麻?」

  火神回過神來,把視線從那藍得過份的雙瞳中移開。

  「木吉前輩今天有提過,速食店附近有隻受傷的貓......火神君急著打球應該沒聽到這句吧。」黑子嘆了口氣。這是今天木吉在自由活動前說的,當時降旗還問他和火神今天會不會跑一趟速食店,可惜某個籃球笨蛋只顧著打球,完全沒聽到。

  「是沒聽見。所以說就是這傢伙囉?」

  大大方方地蹲下身子,火神伸出手,並不擔心被抓傷。

  雖然很怕狗,不過對於貓,他一直有著一定程度的好感。以前住在美國時鄰居也有養貓,偶爾還會溜到他房間的窗前向他討食。儘管也被抓過,但都是些小傷,跟被菜刀劃傷是差不多的,所以火神並不會害怕。

  意外的,貓咪慢慢收斂了叫聲,也不再向後縮起身子。

  沒花多久時間火神就將貓抓了出來,這才看清楚原來這是隻黑貓,難怪剛才只能勉強看見那雙亮晃晃的眼睛。

  不管黑貓糾結的毛上沾了各種不明汁液,火神一把將牠抱進懷裡,同時感覺到貓有些顫抖,只怕是受了傷又餓太久,幸好抓出來的過程還算順利,黑貓甚至完全沒有反抗,只是直盯著他瞧。

  「怎麼辦?這附近有寵物醫院嗎?」

  不知道黑貓傷了哪裡,火神不敢隨意翻看,就怕不小心讓傷口裂開,到時候會更難處理。

  黑子只驚訝了一下子,立刻翻出手機查詢最近的獸醫院。

  跟著黑子鑽進計程車時,火神猛然想起某人應該在家裡等晚餐,只得拿出手機快速發了訊息。

  『你熱點剩菜吃我會晚點回去別等我,抱歉』

  沒時間管自己錯誤百出的語法和標點,火神發出訊息後立刻摁下了關機鍵。

  懷裡的黑貓抬頭望了他一眼,用帶刺的舌頭在他指尖舔了一口。

 

 

  「我說……蠢峰你沒必要這麼生氣吧?」

  火神端著剛起鍋的炒飯站在沙發旁,遲遲沒有人幫他接過盤子。

  家裡的大食客瞄了他一眼,又把視線放回電視裡的綜藝節目,完全沒有要動作的意思。

  看對方大剌剌半躺著佔去了整個位子,火神只得坐到桌子左側,放下兩盤炒飯,自討沒趣地吃起遲來的晚餐。

  虧他一回到家還急著先做飯,早知道就先去洗澡了,滿身的汗味及藥味實在讓人難受。火神皺了皺鼻子,才吞下兩口飯就聽見旁邊的大爺關上電視,悶悶地吐了一句「這是我的位子,蠢蛋。」

  啥?

  原本以為對方在罵自己,火神正想回罵,一轉過頭卻看見青峰正和蜷在沙發上的黑貓大眼瞪小眼。

  「……噗!」

  「笑什麼啊笨神!這傢伙搶了我的位子!」

  青峰像是炸了毛的大貓,惡狠狠地咬著牙,看黑貓完全無視他逕自打起呵欠,又忿忿地繼續罵「喂!你給本大爺搞清楚,這裡是火神家,火神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所以這沙發是我的沙發,別以為你受了點傷就可以囂張!」

  黑貓回望著半躺在地青峰,眼神竟有些居高臨下,牠用鼻子輕哼出口氣,又立刻蜷起身子,還甩了幾下尾巴,像是在趕蒼蠅。

  「你!」

  「好了啦蠢峰,幹麻這樣兇牠。」

  抓住爬起身來做勢要揮拳的青峰,火神把另一盤還冒著熱氣的炒飯推到他面前,「比起這個,先陪我一起吃個飯吧。」

  青峰又瞪了一眼黑貓,這才坐正身子,拉過炒飯大口吃了起來。他剛才收到火神的訊息後打了好幾通電話過去,卻全轉進了語音信箱,連打給哲也沒有收到回應,讓他緊張得要死,根本沒心情熱菜來吃。後來火神雖然是平安到家了,卻帶了隻貓回來,這蠢貓還立刻佔去他的沙發!

  把炒飯當作身後的笨貓大口咬著,青峰在心裡罵了一次又一次。

  看對方悶頭大吃的模樣,火神差點又笑出聲,幸好及時忍住。他看見黑貓睜開眼睛望著自己,舉起手在嘴前比了個安靜的動作,偷偷地眨了眨眼。

 

  「明天就送走牠。」

  洗過澡後,青峰指著在沙發上睡得香甜的傢伙,對著正在摸貓的火神說。

  「不行,牠身上還有傷,醫生說至少得休養兩個星期,而且也還要找到願意接手的人才行。」

  黑貓的毛偏短,蹭在掌心上有點癢,很暖。火神來來回回摸著,下意識彎了彎嘴角,沒看見青峰的眉頭又皺得更緊了一些。

  「交給哲不就好了。」青峰掏了掏耳朵。

  「黑子身上有二號的味道,牠會怕。」火神如實回答。

  「那、那你不是怕狗嗎?貓也毛茸茸的怎麼就不怕了!」

  「貓很可愛嘛。」

  火神抬起頭,衝著青峰展開笑容,這笑容青峰平時明明很喜歡的,現在卻只想一拳揍掉,連貓一起揍掉!

  「呿,睡覺了啦。」

  看黑貓都要被火神摸到掉毛了,青峰拉起火神的手,想把人拖回房間。

  「哦哦,是該睡了。那晚安囉,大輝。」

  從未聽過的稱呼撞在耳邊,青峰頓時僵住了身子,心跳瞬間快了幾拍,他緩緩轉頭,想跟著喊出那個在含在嘴裡許久遲遲沒喊出過的稱呼……卻看見火神正朝黑貓揮著手。

  「……火神。」

  他試著喊了對方一聲,想確認剛剛是不是自己聽錯了,火神到底是在喊他還是……

  「幹麻啦蠢峰?我手很痛,你快放開。」

  ……他明天就要把那隻貓丟去可燃垃圾區!

 

 

  不能把貓單獨留在家裡,意味著假日的街籃一對一必須取消。

  火神的失落顯而易見,但是很快就被滿屋子亂跑的黑貓──他暫且先喊牠大輝,只因那雙藍眼睛和某人如出一轍──拉去了注意力。

  而青峰則是奪回了他的寶座,看起來卻不比昨晚開心幾分,他翻著寫真集,時不時被火神的喊聲和笨貓的叫聲打斷思緒,後來乾脆一把扔下寫真,湊到火神旁邊看他幫貓換藥。

  「傷口不大嘛。」

  望著黑貓掉了毛的手肘上有塊硬幣大的傷,一半結了痂,黑黑紅紅的,看來有幾分嚇人,但青峰就是不願意覺得這臭貓可憐。

  他才可憐好不?一週就和火神碰這一個週末的面,結果該落在他身上的福利全給貓賺去了。

  「醫生說傷在關節上難好,這幾天要好好顧著,也要定時換藥。」

  綁好繃帶,火神把縮在自己腿上、坐立不安的黑貓放回地面,拍了拍牠的頭。

  「啊、對了,」轉頭望了眼時間,火神有點猶豫地交代青峰,「我要去超市一趟,你幫我顧著大輝好嗎?別讓牠跳來跳去就好。」

  「為什麼我得要……」

  「晚餐是咖哩漢堡排!」

  在青峰抓狂起來以前,火神趕緊補上一句。

  「……好吧。」

 

  看得出來青峰並不喜歡黑貓,火神也不敢在超市多待,拿了必要的食材就急忙結帳回家,整趟採買過程不超過半小時。

  「我回來了──」

  推開家中大門時,他的腦袋裡閃過千百種可能的畫面,從青峰滿臉抓傷到大輝被趕去陽台睡都有,卻唯獨沒有當下看見的這一種。

  青峰睡在他的老位子上,黑貓則是蜷在青峰身上,一點也不被前者的呼吸起伏干擾,睡得再安穩不過。

  訝異於自己看見的情景,火神差點鬆了手上的提袋,幸好他即時回過神來,輕手輕腳地關上大門,將買好的食材冰進冰箱。回頭看見沙發上一人一貓都睡得極熟,他放輕一切動作和聲音,把家裡的一片混亂慢慢收拾乾淨。

  把雜誌和寫真集歸位、吃剩的零食包裝封好,擦過桌子和地板,又把累積一星期的髒衣服扔進洗衣機,火神拍了拍圍裙上的灰塵,在沙發前蹲了下來。

  雖然嘴上不說,但青峰肯定也很期待假日的一對一吧?卻被他自私地打斷了。

  火神也知道青峰不是真的討厭貓,那些孩子氣的小動作只是希望他多在乎對方一點而已,但他卻還是把注意力都放在貓咪身上,還有些樂此不疲,但青峰沒有開口說要回家,甚至幫他顧著貓,還在他忙著做貓的早餐時,泡好了他們兩個人的咖啡,這是多麼難得又珍貴的一件事。

  「抱歉,下星期好好打一場吧。」

  火神靠上前在對方額前無聲地吻了一口,微微彎起嘴角「還有,謝了啊,蠢峰。」

 

 

  「火神──飯──」

  「喵喔──喵──」

  火神一手煎著漢堡排、一手煎著無任何調味的魚肉,一轉頭就看見兩雙一模一樣的藍色瞳眸望著自己,一人一貓窩在沙發上,擺著同樣慵懶的姿勢。

  他決定把自己下過的『這兩個傢伙一定不合』這個結論用力地打上個大叉。

  哪裡感情不好,哪裡相看兩厭了?現在不是默契絕佳嗎!

  這樣的日子不知道還要持續多久才會結束?火神決定星期一一定要去問問木吉家還能不能多養一隻貓,不然他可能得要一次棄養兩隻了。

 

  「火神──」「喵啊──」

  「我知道了啦!青峰和大輝你們給我閉上嘴乖乖等著!」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