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天使生日快樂!

※火神和青峰的mini album衍生短打,梗來源:

 

 

 

 

 

  「聽說這次又有合唱曲了,我跟黑子跟你要唱一首。」

  一對一完、在速食店剛點完餐落坐時,火神突然想起搭檔前幾天轉告的事情,對方千叮嚀萬交代他一定要記得通知青峰。

  「哈啊?之前唱那個Ex……Ex什麼的不就說過是最後一首了嗎?」青峰拿起漢堡的動作頓了頓,一臉嫌惡地轉開臉「老子才不幹。」

  「你負責的部份也才兩句左右,一下子就錄好了啦。」

  火神同時回來的記憶還有黑子陰著臉說沒把人抓來就一星期不准打球,這可是比什麼都嚴重,他拚死也得把眼前的混蛋拐進錄音室。

  青峰盯著他看了好一陣,沒點頭也沒搖頭,最後牛頭不對馬尾地問了一句「你身上這衣服很眼熟啊?」

  「哈?」火神愣了愣,低頭看看自己的衣服,攝影師說晚上要試衣,他乾脆就穿著來了「這是拍封面要穿的。」

  「不是,你之前是不是也穿過?圖案好像不一樣,但很類似。」

  「是這樣嗎……」火神歪著頭想了想,無論拍攝什麼,扣除球衣外其他的服裝講好聽點都很休閒,講難聽點就是都沒什麼特色,儘管青峰提起,他還是沒半點印象。

  反正只是拍個照片,拍完就會換下來了,穿什麼都沒差。

  「啊、不對啦,我穿什麼都無所謂,重點是你不能缺席啊!」

  「也是。」一反剛才拒絕的態度,青峰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笨神,我們交換個條件吧。」

 

 

  「......火神君,我想鄭重地請問你一件事。」

  久違地踏進拍攝現場,黑子很快就看見了火神,後者身上是普通的白色背心搭迷彩褲,再配上一雙球鞋,胸前的項鍊正好成了點綴,整體簡單俐落,卻更突顯了火神經過鍛鍊的好身材……但這不是重點。

  「唔哦!黑子你來啦,怎麼了?」

  火神手上轉著一顆籃球,看起來心情不錯。

  「火神君身上的應該是青峰君的衣服吧?之前安排的服裝不是這套。」

  曾經因為要黑色還是白色T恤和火神意見分歧的黑子印象可深,原本的那套衣服應該是之前和奇蹟全員一起拍海報時類似的款式才對,簡單的格子襯衫搭T恤,而不是現在火神穿的背心搭迷彩褲,更何況這褲子穿在火神身上看起來褲管還梢長了點。

  「喔......喔,是啊。」見黑子死死盯著自己,火神下意識往後退了一小步,「青峰說什麼交換穿比較有新鮮感,所以和我換了衣服。」

  「褲子也是?」

  黑子往下看。

  「青峰的。」火神老實回答。

  青峰說整套換才不會奇怪,所以跟著上衣一起交換了。

  「那球鞋?」

  黑子再往下看。

  「青峰之前給我那雙啊。」火神抬了抬腳,把紅黑白拼色的喬丹一代揚給對方看。

  「籃球呢?」

  「下午和他打球時帶的。」

  火神搔了搔臉,印象中攝影師說籃球自備,那帶哪顆都沒差吧?

  黑子深呼吸了一口氣,視線從上往下掃,最後停在火神的下腹,他非常緩慢而認真地問:「難道說連內褲也……」

  「喔,那當然也……不對!怎麼可能是他的啊!」

  差點順著回答下去,火神在前一刻反應過來,立刻大聲反駁。

  雖然青峰前一晚是在他家過夜沒錯,那也沒可能連內褲都是對方的好吧!

  被黑子的視線盯得發毛,火神差點都想拉開褲頭給他檢查了,但想想黑子又不知道他平常穿哪款內褲,看了也是白看。

  「火神君,拍攝時間到囉──」

  攝影師遠遠地向他揮了揮手,火神決定不管黑子那讓人渾身不自在的目光,快步往攝影棚跑去。

 

 

  「青峰那傢伙怎麼笑得這麼噁心。」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好像是看見火神的封面照然後就......總之真的很抱歉!」

  擔心青峰會隨便對攝影師發脾氣,若松、櫻井和桃井三個人在球隊練習後抵達了攝影棚,卻看見他們家老黑著一張臉的王牌擺出人畜無害的笑臉乖乖拍封面照。

  一旁的桃井拿著筆記本不知道在紀錄些什麼,還不時拿起手機按簡訊。

  「雖然衣服尺寸一樣,但是火火的腰圍比較寬一點,所以換成阿大穿就得多加皮帶了。」

  注意到他們投射過去的視線,桃井認真地解釋。

  聽完後若松立刻把臉轉了回來,並決定在青峰拍完前,打死都不再去管那個笑得無比燦爛的球隊經理寫了些什麼到筆記本上。

  「啊、青峰的手機響了。」

  若松看了看一旁桌上震動起來的手機,原本打算不予理會,但是漸大的鈴聲愈來愈擾人,而桃井大概是專注過頭,完全沒注意到。

  面對櫻井的求救視線,他最終還是決定接起來。

  「喂喂?抱歉,這裡不是本人。青峰現在無法……」

  「──青峰大輝你個混蛋我有說連內褲都讓你交換的嗎把我的褲子還來啊蠢貨!!」

  被話筒傳來的大吼嚇得立刻按下掛斷鍵,若松立刻把手機扔給櫻井,張了張嘴但什麼話都沒問。

  桐皇新任學園籃球隊新任隊長決定還是不要去碰觸自家王牌的內心世界,他沒有傳承到今吉的腦袋與鐵胃,要是關心太多說不準哪天會突然腦溢血外加胃出血。

 

 

  而合唱曲錄製當天──

 

  「喂、蠢峰你歌詞也太少了吧!」

  中途休息時火神一手抓著水瓶、一手抓著歌本抱怨。他和黑子為了最前面那一段重錄了不下二十次,青峰卻還是一臉悠閒的坐在外面翻雜誌,他愈想心裡愈不平衡。

  「你去跟寫歌詞的傢伙抱怨啊。」青峰挖了挖耳朵。

  「不如這樣吧,」已經沒有力氣再承受任何吵鬧,黑子趕在他的兩任光吵起來之前出聲打斷「青峰君負責的兩句歌詞前那段念詞也交由青峰君來唸,這樣如何?」

  「雖然只是幾個口號,不過也是很有挑戰性的,如果氣勢不夠的話整首歌都會被影響喔。」

  看得出來火神仍舊滿臉不平衡,黑子立刻補充,沒想到反倒是青峰先笑了起來。

  「哈!氣勢不夠?哲你這傢伙是在說誰啊,我來喊的話肯定一次就搞定了。」

  「你這傢伙別說大話了,準備無限次重錄吧!」

  提案瞬間通過,黑子鬆了口氣,這才拿起歌詞本跟兩個叫囂起來的笨蛋重新踏進了錄音室。

  ……至於衝勁滿點的青峰那聲過於銷魂的「啊」害火神沒法順利完成錄音,又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重錄超過五十次時,黑子向香草奶昔發誓再也不跟他的兩任光一起合唱。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