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皇青火設定。

※少女心青峰設定有,詳細請看前篇:【青火/粉色王牌】http://www.plurk.com/p/jsfhsm

 

 

 

 

 

  「唉──」

  聽著今天第五度的長長嘆氣聲,火神向右傾了傾身子,從座位探出頭望向坐在倒數第三個位子的球隊王牌之一。

  只見青峰趴在桌上,苦著一張臉用手戳了戳手機螢幕。

  火神立刻回頭滑開手機螢幕鎖,但是並沒有任何訊息進來。

  「唉──」

  即使中間隔了一個櫻井,青峰的嘆氣聲還是毫無阻礙地鑽進了他耳裡。

  這狀況好像從昨天開始就發生了,平時上課總倒頭就睡的青峰竟然一整天都醒著,但卻是像現在這樣趴在桌上嘆氣,下課時也一直抓著手機不知道在看什麼,眉頭皺得老緊,更破天荒地自動自發去了社團活動,也不像之前一樣窩在旁邊發呆,反倒很積極地參加分組練習賽……然後比平時更快速也更暴力地秒殺對面的所有人。

  火神原本以為對方大概是吃壞肚子所以心情不好,也沒有多管,反正青峰這麼有幹勁讓他練習賽打得很過癮。

  但這可讓桃井和今吉大傷腦筋。雖然人有來練習是很好,但是每個和青峰打過練習賽的人都累得不行,根本無法進行其他練習。

  摸不清自家王牌在想什麼,他們只好尋求另一個王牌兼青峰同班同學的幫忙。

  這就是為什麼火神今天三不五時就會探看一下青峰的狀況。

  桃井他們不說他還覺得沒什麼,仔細一想青峰的確怪怪的,即使贏球也不會露出開心的笑容,只是不斷嘆氣。

  連和青峰如此親近的桃井都問不出個所以然來,該不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了吧?

  想了想,火神從筆記本上撕了一小塊紙,簡單寫上「你還好嗎」,折了幾折就讓坐在他前面的櫻井幫忙傳過去。越過櫻井的肩膀看見青峰似乎拆開了紙條,拿起筆不知寫了些什麼,很快又傳了回來。

  打開紙條,在他不算好看的字旁邊多了幾個更歪曲的大字。

  『不好』

  也不知道青峰是因為他沒問所以沒多說,還是真的不想多說些什麼,火神也懶得揣測他的想法,改拿起手機傳了訊息過去。

 


  「吃壞肚子啊?」

  火神看見青峰趴回了桌上,沒一會就收到回訊。

  『才不是』

  「那你幹麻啊?弄得大家這麼擔心」

  『你也擔心』

  知道青峰打字從不帶標點符號,但火神愈看愈覺得那像肯定句而非問句,莫名有些不滿。

  「桃井跟隊長很擔心」

  『你不擔心就不告訴你』

  ……這傢伙!

  火神氣得磨起牙,原本想回個「不說就算了自己悶到死吧混蛋」,但想起今吉和桃井的請託,他咬了咬牙回訊。

  就當自己倒楣勉強順一次對方的意吧。

  「有一點點擔心」

  『騙人』

  「你有完沒完!」

 


  下課鐘正好在這時敲響,青峰立刻和櫻井換了座位,轉過身扒著椅背,腦袋就磕在火神桌上。

  「你到底……」

  火神揉了揉那顆青色的腦袋,才正要發話卻立刻被打斷。

  「如果說這是命運的安排,那該怎麼辦啊火神?」

  「哈?」

  什麼命運?安排了啥?這傢伙真的很不對勁啊!

  「不是有人說過失去了才知道要珍惜嗎?果然沒錯啊,第一眼看見時就應該把握住的。唉──」

  青峰沒有抬起頭,聲音全悶在一起,但火神倒是聽得很清楚。

  ……雖說聽得很清楚,但完全搞不懂啊。

  這傢伙該不會失戀了,對象還剛好是桃井吧?

  之前就聽過說桃井有喜歡的人,在別的高中,還是青峰告訴他的。說不定青峰當時是抱著很難過的心情說出這些話的,他竟然都沒發現。火神心想青峰或許當時告訴他是想找個人傾訴,但他卻聽過就過了,害得對方一個人悶著,直到最近終於承受不住打擊才表現出失落的樣子。

  這麼說來有一部分就是他的錯了,他的確有義務安慰青峰。

  可是沒有處理過失戀的人,火神也無從下手,只好努力回想電影裡面看過的對話。

  「呃……下、下一個會更好?總之不要太難過啦,打起精神嘛。」

  搔了搔臉,火神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聽來不要太過置身事外。

  沒想到青峰聞言卻立刻抬起頭衝著他大吼:「下一個才不會更好呢!那可是限量版的啊,限量版!」

  「啊?」

 

 

  午餐時間他們窩在屋頂上,邊吃飯邊聽青峰說過來龍去脈後,火神才明白是自己搞錯了。

  糗大了……幸好青峰完全沒去管他說什麼下一個會更好,只是專注地和他強調自己錯過的是多麼重要的東西──那個傳說中限量版的兔子公仔。

  上次去青峰家時看見過的那些小公仔,聽說前陣子又出了新的版本,其中不只有隱藏版的特殊色公仔,還有一款是舊版重新上色又加上新配件的限量版,而且好巧不巧就是青峰之前沒買到的紅色蝴蝶結款。

  而青峰早上說的那堆莫名其妙的話,簡單來說就是他抽了很多次都沒抽到限量版,一怒之下轉而尋找拍賣網站,雖然看見有人賣,但是價錢有點高所以猶豫了一陣,隔幾天終於下定決心要買的時候卻被人家標走了,這幾天怎麼找都只能找到價錢更高的。

  再怎麼聽也無法理解沒買到那玩具為什麼會讓青峰這麼難過,也無法理解這樣一個小東西為什麼會要日幣五、六千元,火神微微皺著眉不發一語地聽青峰抱怨完,接著看後者往後一倒靠在鐵網上又嘆了大大一口氣。

  「你真的這麼想要啊?」

  火神小心翼翼地問,看見青峰苦著一張臉點了點頭。

  也沒辦法說些什麼,火神只好把自己買的香蕉牛奶塞到對方手上,像是哄小孩一樣看對方邊抽著鼻子邊喝完。

 

 

  至於為什麼回到家後他會打開很久沒上過的拍賣網站,連火神自己都搞不懂。

  打掃時間他找了班上一個包包上掛著類似公仔的女同學問了一下,胡亂搪塞了要買給親戚小孩當禮物的藉口,很快就得到幾個關鍵字。女同學還告訴他合理的價錢範圍,順便善意提醒他這款公仔很熱門,所以價錢常常被標到很高,如果小孩子不堅持的話,買另一個類似系列的就好了。

  對方堅持得很啊……火神努力忍住沒把這句話說出口,向同學道了謝。

  擦著半乾的頭髮,火神就著女同學給的關鍵字,很快就找到了傳說中的限量版兔子公仔。

  雖然網頁上花花綠綠地顯示了很多個賣場,但是限量版的賣場只有一家,非常顯眼且好找。

  火神點進去看,發現賣家賣的是限量版加隱藏版再加上其他普通版,一套共十隻,而且是今晚結標的賣場。

  瞄了眼時間,他還有十分鐘可以考慮要不要下標。

  同時他也明白了女同學為什麼會那樣勸他。看著價錢沒幾秒就刷新,還愈發往合理的範圍外持續加高,他突然有些胃痛起來。

  這些玩具到底為什麼可以衝破一萬日幣啊……

  火神輸了個數字進去,又立刻清除掉。

  冷靜點,他只是關心一下蠢峰心情低落的原因,又不是真的要買給對方。

  可惜競標的氣氛還有那些每幾秒跳新的價錢像是催化劑,讓他不知不覺間也緊張起來。火神又把剛才輸過的、開玩笑似的價錢重新輸入,但是遲遲沒按投標。

  直到最後十秒左右,放在一旁的手機猛然響起簡訊聲,嚇得他差點整個人跳起來,一回神才發現自己已經按下投標。

  接著,得標的訊息跳了出來。

 

  

  大概是投下的金額太漂亮,火神忍痛付完錢的隔天就收到了包裹。

  外包裝的紙盒大概跟他平時帶的雙層便當盒差不多大而已,拆開包裝,裡面超小的公仔更是讓他嘆了長長一口氣,唯一值得開心的大概是賣家除了公仔以外還附贈了一堆有的沒的、跟公仔差不多大的迷你家具。

  算了,買都買了,現在只要想怎麼把東西送出去就好。

  不知道為什麼,火神覺得如果說是他自己買的,青峰肯定不會收,就像之前青峰嫌他球鞋太舊要送一雙給他當聖誕禮物時他也婉拒了,畢竟那實在不是什麼低價位的東西。

  把拆開的包裝收拾過,火神打算先來處理午餐,門鈴聲卻打斷了他的動作。

  他沒有多想就打開大門,只見渾身溼透的青峰站在門外,還抬了抬手和他打招呼。

  「喲、還好你在,外面突然下雨,跟氣象預報說的完全不一樣啊。」

  看著明顯沒帶傘的傢伙,火神一邊聽對方抱怨桃井竟然在悠閒假日派他出來跑腿,一邊把人拉進屋內,匆匆忙忙拿了換洗衣物和毛巾就把人推進浴室。

  隔著門對青峰喊了聲要去做飯,順便問問對方想吃什麼,火神便又鑽回廚房裡了。不得不說他其實有點緊張,雖然青峰不知道他買了那些公仔,但心裡總是有點疙瘩,怕對方會誤會些什麼。

  很快就聽到浴室門開的聲音,青峰對他喊了聲借看下電視就往客廳走。

  火神還正慶幸自己剛才收拾得快,這才想到有哪裡不對。

  他是把包裝丟了,但公仔……公仔還放在客廳桌上啊!

  連圍裙都還來不及脫,火神立刻衝出廚房,卻慢了一步。

  青峰蹲在客廳的桌子旁,火神只能看見對方顫抖的背影。

  「那個、青峰……?」

  嘗試喊了對方一聲,火神不敢輕舉妄動,看青峰的肩膀抖成那樣天知道他待會是不是看見一張哭花的臉。

  不,說不定會被搶劫吧……雖然本來就是買給對方的啦。

  殊不知青峰一轉回頭,表情嚴肅卻掩不去滿腔的興奮。

  「火神,你怎麼會有這個?」

  「那、那個是……」

  不等他說完,青峰又轉回頭像是在看什麼稀世珍寶一樣點著那些小東西。

  「海灘排球組、夏季庭園、限量客廳組……你竟然連這些都有,到底怎麼弄到的啊?」

  火神蹲到青峰身邊,看著後者閃著光亮的側臉,一時想不出該怎麼回答。

  「……該不會是買的吧?」

  見他不說話,青峰立刻變了表情,眉頭皺在一起。

  唔哇……不妙!

  「不是!是那個、我……我一個住在美國的哥哥送的啦!」

  情急之下火神只好把義兄當擋箭牌推了出去,反正青峰大概也不會有機會跟冰室碰上面,更別說要考證。

  「哥哥?」青峰滿臉詫異。

  「義兄,不是親哥哥啦。他在美國打球,偶爾會連絡,前幾天寄了這個過來。」

  火神轉開視線,努力讓自己不要露餡。

  「你哥人還不錯嘛。」

  青峰笑了開來。火神差點要吐嘈那傢伙打球是不錯,可是切開來有九成九可是黑色的。

  最好別讓這他們一個外面黑一個裡面黑的碰面。他吞了口口水。

  「是說,我也用不到這個啦,既然你喜歡的話不如……」

  「火神。」青峰二度打斷他的話,彷彿已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自顧自用非常認真的表情詢問他,「我以後假日可以來你家嗎?」

  「哈?」

  「雖然我很想跟你買,但是別人送的東西不能隨便賣的吧?所以讓我偶爾來摸一下就好。」見火神有點愣住,青峰趕緊又補上一句:「我星期五來,借我住的話假日就陪你打球!」

  等等,這樣不就遠離他的本意了嗎?

  火神本想告訴青峰直接送他就好,不用這麼麻煩,但是看著青峰一臉期盼,又想到可以每個假日一起打球,他就下意識點了頭。

  「謝啦,果然火神你最棒了!」滿足地站起身,青峰逕自往廚房晃去,「吃午餐吃午餐,哇哦好香──」

  火神還蹲在原地,聽著青峰雀躍起來的語氣,他忍不住微微勾起笑容。

  這麼說來,未來的每個假日都會像這樣子嗎?青峰到他家、一起吃飯、沒下雨就出去打球,下雨的話或許可以一起看雜誌或DVD,就這樣度過假日……

 

 

  「火神──你在煎的那個東西是不是焦了啊?」

  「哇啊!快關火啊蠢峰!」

  「這樣?」

  「不是往左轉啦白癡!」

 

 

  好像、還不錯嘛……大概啦。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茗菱 的頭像
茗菱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