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ICE花博場的新刊試閱(`・ω・´)

 

 

 

 

  「啊──好舒服。」

  火神大半個人沉在浴缸裡,瞇起了眼睛。

  他很少泡澡,最近卻愛上在星期五晚上、吃完晚餐收拾完餐桌後,花點時間泡個熱水澡。

  誠凜球隊的練習並不算輕鬆,再加上每星期幾乎都會和青峰打上兩、三次球,即使是每天都在跑跳的他也不免會有些肌肉酸痛;除去打球,要應付三天兩頭往他家裡跑的青峰也不是什麼輕鬆的事情,除了打掃的次數會增加以外,一些不必要的勞動更是會消耗他的體力。

  只有每個星期五晚上,他會有一點點完整的時間,什麼都不用思考、也不用去管,只要把自己扔進溫熱的水裡,舒舒服服地泡上一陣就好。

  閉上眼睛,水蒸氣撲在臉上,身體暖了起來。腦袋運轉的速度慢了下來,身體也懶懶散散的,這樣的休息對火神來說就像是按了重新開機鍵一樣。

  即使整個人十分放鬆,火神也不曾在浴室裡睡著過,往往都是泡到有點意識朦朧了就會起身沖澡,擦乾頭髮時一邊喝杯溫牛奶,通常這麼做當天晚上都會很好入睡。

  他很快就愛上了這樣短短約二十分鐘的泡澡時光,幾乎要成為例行公事了。

  可惜天總不從人願,凡事往往都有反面,而且其中一面愈美好,另一面就愈……

  「喂、火神,我找不到我的背心,先借你的喔。」

  青峰大輝撞開浴室的門,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對著他喊。

  火神瞪向今晚在十分鐘內第三度衝進浴室裡的混蛋,心想要是眼神可以把人燒穿,現在青峰應該已經被他燒成洞洞人了。

  可惜青峰這情商零、智商大概也趨近於零的傢伙從來不懂他眼神所透露的意思。

  「噢,火神……你知道你這麼熱情地看我我會沒法拒絕的。」

  「滾!」

  火神翻了翻白眼,大吼著抄起旁邊的小浴盆就往青峰那扔,後者險險地用浴室門擋掉攻擊,還想開口抗議卻看見火神接著又抄起了昨天剛買的家庭號洗髮精,只好立刻閉上嘴關上門逃回房間看自己帶來的小麻衣。

  「「嘖,不解風情。」」

  兩人各據一處,同時忿忿地各罵了一聲。

 

  要是平時,火神泡完澡出來大多喝過牛奶就直接睡了,但是青峰在的時候他總是沒辦法按照計畫與常理來。

  第一次是被青峰抓著看了一部他們來不及在下檔前去看的電影,兩個人看得津津有味還不小心一路討論到半夜三點。

  第二次是青峰突然找不到一份作業,如果沒交那份作業,隔週的練習賽便無法上場,雖然本人表示無所謂,但是大半夜接到桃井電話,被拜託的火神根本沒辦法當作不知情,只好把睡到一半的青峰挖起來找,他們找了一個晚上最後才在青峰的運動外套口袋裡翻出那張皺巴巴的作業紙。火神連要生氣都無力了,只慶幸他那晚忘記叫青峰把衣服扔進去洗,不然他們大概只會找到一堆爛掉的紙片。

  第三次是青峰不知道突然發什麼神經,臨時起意要他……算了還是別回想,不然他會更想掐死那個黑皮。

  凡事有一不一定會有二,但是有二必有三,有三之後就會有源源不絕無窮無盡的麻煩,這一點火神在認識青峰後有了非常深刻的親身體會。

  就像現在,火神邊擦著頭髮邊踏進房間,預計會看見青峰又在品評雜誌上那些寫真女星,偶爾抬頭問他這個胸好還是那個的臀好。

  下定決心並發誓無論待會青峰問什麼都要裝死不答的火神,在看見對方捧著的那玩意後卻一秒忘記了剛才才發的誓。

  「你小時候挺可愛的嘛……沒考慮再買一件嗎?火神。」

  青峰笑笑地望著他,手上不是寫真集,而是一本翻開的相簿。

  火神還記得他總時刻提醒自己,那本相簿該死的第七頁上頭的照片全都要在他死前燒掉才行。

  而現在青峰正不偏不倚指著上頭最讓他崩潰的一張照片──目測莫約四歲大的火神,穿著連身的白色澎澎裙,裙擺綴著淺藍色的蕾絲,頭上則是一頂稍大的遮陽帽……當然是女版的,上面還有一個藍色的蝴蝶結裝飾。

  小孩子,尤其是男孩子,被媽媽硬抓著穿上小洋裝並不是什麼新鮮事,看過笑過也就算了,偏偏青峰後頭的那句話讓他很想把對方跟那張十分羞恥的照片一起撕成碎片。

  火神當然不可能真的撕了青峰,但是他抄起被後者扔在一旁的寫真集,恨恨地開口:「你要自己把那本相簿放回去,還是要看你的E罩杯美女變成上下兩截?」

  「你的反應真不可愛。」

  青峰噘起嘴抱怨,下一秒那抱怨卻成了慘叫。

  「等等火神我開玩笑的那頁不能撕啊!絕對不能撕那一頁!那可是難得的泳裝特輯……我知道了我放回去就是了啦!」

  盯著青峰把相本闔上塞回書架,火神才放下手上那本寫真。懶得理青峰衝上去抱住寫真集還把臉靠上去磨蹭的舉動,他一頭栽向床的懷抱。

  啊……好累啊。

  他曾經以為每天面對空蕩蕩的房子、一個人料理全部的家務,天氣冷也只能一個人抱著毛毯取暖,這樣的生活是最讓人寂寞與疲憊的……但是他錯了。

  他當初根本不該讓青峰進駐這個家。

  火神在心裡數落這是第幾度青峰害他沒辦法好好在正常時間睡覺,愈想愈無法入睡,但他又懶得再動了,只想好好休息。

  青峰那頭也沒了聲音,不知道是不是又抱著寫真繼續看了。

  火神微微瞇起眼睛,心想不管青峰在做什麼他都要當做沒聽見,不然今晚肯定又別想好好睡了,房間卻在這時突然暗了下來,某個東西罩住他,伴隨著床鋪下陷的感覺。

  火神側過頭,看見黑暗中黑黑的、勉強只能看到剪影的手指,抓著罩住他的東西一角,把他密密實實蓋住。

  溫熱的氣息蹭在火神頸後,那隻手沒有移開,就這樣橫過他的身體,落在他眼前。

  雖然沒有喝溫牛奶,但是身體逐漸暖和了起來。黑暗中所有感官都變得更加敏銳,睡意卻排山倒海襲來。火神用盡剩下的力氣,讓自己轉成側睡。

  背後的人靠了上來,伸出手環抱住他,火神伸手抓住眼前的手指,立刻被回握。他感覺到細碎的吻一個個落在後頸,有點癢,但是他已經沒有力氣再去阻止了。

  熟悉的溫度和氣味很快把他推入夢鄉,火神這才想起,有青峰在的日子,他總會特別快睡著,而且睡得特別好。

  他或許已經習慣了另一個人的體溫。

  也已經來不及去思考,對方究竟是什麼時候,這樣大大方方地進駐在他心裡了。

  抓撓著對方的掌心,火神用力閉上眼睛。

  明明總是那麼煩人那麼霸道,又偏偏會在小地方顯得溫柔,這樣氣人的一個傢伙正安安靜靜抱著他,讓他滿肚子的氣又瞬間消散了去。

  他想,事到如今,自己是怎樣也不可能鬆手了。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
  • 青峰偶爾的温柔太犯規了~~~
  • 連溫柔都是無定式的青峰大輝XD!

    茗菱 於 2016/10/09 00:1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