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ICE花博場新刊《510-青火day》的試閱之一。

 

 

 

 

 

 

 

  青峰大輝是被冷醒的。

  睜開眼睛時眼前一片模糊,完全找不到焦點,一串聽不懂的罵詞鑽進他耳裡,讓他還沒開機的腦袋更加混亂。

  有什麼東西甩到他臉上,帶著柔軟精的香味。

  屁股冰冰涼涼的,裸露在外的上半身和兩隻腿也是,刺骨的涼意彷彿鑽透他的皮膚直往神經和血管裡去,他一時半刻想起前一晚莫名只看了一半的美國電影,那時才剛演到主角們把某個倒楣鬼從大型冰櫃裡挖出來,接著就斷電了。

  活活被凍死會有多痛苦啊?這麼冷的空氣會不會把血管都凍成冰了?不行不行,他才不要變成跟電影裡那具死相難看的屍體一樣。青峰胡亂想著一邊用力眨了眨眼睛,想讓自己看得更清楚些。

  耳邊的碎唸幾乎沒停止過,直到一聲機械式的「嗶」聲傳來,一直掃在他背後的涼意才逐漸消停。

青峰這才發現自己原來躺在地板上,習慣裸睡的他只穿了件薄薄的四角褲,難怪會這麼冷。

  他撐起身體,低頭一看,一件背心和白色襯衫落在他腿上,上頭熨過的線條還很明顯。

  雖然腦袋還很渾沌,但他仍是本能地把背心往身上套,接著套上襯衫,手忙腳亂了一陣卻沒能扣上半顆釦子。

  有人在他面前蹲了下來,搶過他抓著的鈕扣一個個扣進洞裡。

  他先是聞到了洗髮精的香氣,接著是暖暖的、帶著培根香味的氣息,離他非常近。這對剛才才擔心自己會冷死的青峰來說無疑是救贖,於是他靠向了那個熱源,不管擾人的碎唸聲又出現在耳側。

  直到暖熱的大掌捧起他的腦袋,有什麼東西蹭過了他的嘴唇,青峰大輝這才真正睜開了眼,抓住那想向後退去的傢伙,一把抱進了懷裡。

  「嗯──」

  青峰發出意義不明的長音,一邊左右轉著腦袋。

  「……峰……!我說快放開我,你要遲到了啊蠢峰!」

  原本聽不出音節的聲音有了雛型,他聽懂了對方在說些什麼,可是不打算回應。

  「你昨天不是答應我會去晨練的嗎?」

  懷裡的人拍了拍他的腦袋,很舒服,讓他又閉上了眼睛。

  「下次……」

  「哪有下次……等等、不准再睡過去了!」

  大概是看見他閉上眼,那人很用力地扯了扯他的臉頰。

  「快點起來啦!」

  「那再一次。」

  這次的回答很清楚,青峰張開眼,正好望進那雙帶著怒氣又瞬間閃過驚慌的紅瞳裡。

  「什、什麼再一次?」

  「你剛剛對我做的,再一次。」

   微微嘟起嘴,青峰樂得看對方的臉頰瞬間燒紅成和頭髮差不多的顏色。

  以前他也笑過對方說海歸的不是比較奔放嗎?但時間久了他倒是更喜歡對方平時神經粗得可以,卻會突然害羞起來這點。

  很可愛啊,像是鬧彆扭的貓咪一樣。

  沒想過自己在對方眼裡大概也是隻常鬧脾氣和彆扭的大貓,青峰稍稍收緊了手臂。

  「火──神。」

  他喊著對方的名字催促,最後得到了白眼一枚。

  「受不了你……」火神大我咬了咬牙,半不甘願地把嘴湊上那從剛才就讓他很火大的上彎嘴角。要問他是不滿每天早上幾乎都得上演一樣的戲碼,還是不滿每次都會被牽著走的自己,火神大概會猶豫一陣子,然後說他最不滿的是這個蹭吃蹭住還得要他每天一個早安吻才願意起床的傢伙。

  可惜火神的抱怨終究是被堵在心裡,而且沒一會兒就被嘴裡那捲著他舌頭的玩意攪散。

  閉上眼睛之前,他的最後一個念頭是自己早該在第一次時就把嘴裡這東西咬斷,以絕後患。

  可惜火神每次這麼想時,早就又過新的一天了。

  

 

 

  『火神君忘記今天有晨練了嗎?』

  「抱、抱歉,我剛出門,在路上……等等這支不是蠢峰的手機嗎?為什麼你知道是我!」

  『因為桃井同學收到的請假短信是從火神君的手機發過去的。』

  「我早跟他說過別老是把手機忘在我這……什麼?我的手機?……喂蠢峰你拿錯手機了!喂!」

  『火神君還是請先過來學校吧,監督說半小時後沒看見火神君的話是十倍喔,練習。』

  「……我立刻到!」

 

 

 

 

/end.

, ,
創作者介紹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