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角色(黎子泓女兒)有,非黎子泓或嚴司親生。若不能接受此設定請勿點入。

※與MR莫名炸出的女兒梗。

※小孩收養的詳細請看隔壁MR的文【因與聿案簿錄/室友組】女兒系列-開端

※我們原本不是在討論嚴司這傢伙千萬不能有小孩嗎世界變得有點快ry

 

 

 

 

 

  「小聿,我們回來了喔!」

  虞因抹了抹額頭上的汗,關上大門,一手牽著一個身高不及他腰部的小女孩。剛才他們是搭公車回來的,已經習慣騎車的虞因很久沒搭大眾交通工具了,雖然小孩很乖沒有亂跑亂叫,但是今天天氣特別熱,一邊搭車換車還要注意小孩子會不會中暑,讓他緊張了好一陣子──畢竟這可不是隨便路上撿到的孩子,要是出什麼狀況他大概會被一推人揍死。

  還沒看見聿他就先聞到了甜香味,好像是玫瑰還是什麼水果……最近小海應該沒有再送大爸玫瑰了吧?想起之前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攻勢,他還是覺得很佩服──佩服小海的行動力和他大爸的親和力,還有可以把那堆食用玫瑰變成一罐罐果醬的小聿。

  聿把手上剛裝滿果醬的罐子推到料理台裏側,那裡已經排放了五、六罐果醬,還在散熱的關係都沒有蓋上蓋子,溢出的香味充滿整個房子,擦過手後他才急急忙忙從廚房跑出來,一邊脫下身上的圍裙,一邊彎下腰伸出手牽過跟在虞因身旁的小女孩。

  「歡迎。」

  聿的聲音不大,感覺比平時又更輕柔了一些。女孩子直直盯著聿,像是在打量他。

  「這是聿,叫他小聿哥哥就可以了喔。」

  見聿說完歡迎後就沒再說話,虞因只好簡單幫兩方都做了介紹。

  「這就是小妍,黎大哥的女兒。」

  聿點了點頭。虞佟有跟他說過,也有提到今天阿因會把黎子泓的女兒帶回家的事情,所以他才提前煮了果醬,想著大家都到家後可以一起吃,小孩子應該也會喜歡甜的食物。但是他早上看影集看得太入迷,開始的時間比預計晚了一個多小時,才會到剛剛還在裝罐。

  小女孩來到新環境,臉上充滿了好奇,但還是乖乖地讓聿牽著到廚房洗手。

  虞因跟在後頭,踏進廚房時那種甜膩的氣味更濃烈了。

  「好香喔,小聿你做了多少啊?奶酪還有嗎?」他記得前幾天訂的奶酪好像剩不多了,不知道夠不夠大家一起吃。

  聿搬來小凳子讓小妍洗手,想了想,對著虞因比出兩根手指頭。

  「剩兩個?那我待會再出去買好了,你還有想吃什麼嗎?」

  雖然把兩個小的丟在家好像不太好,但是小妍跟他回來的一路上都很乖,感覺是很聽話的孩子,把小孩交給小聿照顧應該也還蠻安全的,而且他只是去附近的點心店,很快就會回來。

  聿搖了搖頭,把洗好手的小妍抱下來,抽了面紙讓她擦手。

  「不然我買幾個布丁蛋糕好了,新開的那家點心店好像沒有限制購買數量。」

  想到小聿今天原本有自己的安排,要去圖書館還書和借書,卻還是乖乖在家跟著他一起帶小孩,虞因覺得不太好意思。

  果然聽見布丁蛋糕小聿的眼神就亮了,這次很快地說了「好」。

  拎了鑰匙跟安全帽準備再次出門,虞因一邊繫鞋帶一邊交代,「有問題就先打給我,大爸他們中午好像有會要開,不要打給他。」

  見對方拿起手機晃了晃,表示沒有問題,虞因這才出了門。

  見虞因離開,聿拿出之前買的小包色紙,打算教小妍摺紙。等虞因買了奶酪回來,果醬也差不多放涼了,他們就可以一起吃點心。

  小妍是個很安靜的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對環境還很陌生的關係,一直靜靜地環視著屋裡,後來才被聿手上的色紙吸引過去;聿本來也不是多話的人,示範摺紙時也是他摺一痕、小妍就跟著摺一痕,孩子意外地有耐心,對準小聿幫她畫的線慢慢把紙壓平,雖然整個空間稍嫌安靜了點,但氣氛十分輕鬆融洽。

  後來他又拿了白紙讓小妍畫圖,見女孩自己一個人沒有問題,才進廚房收拾早上煮果醬的用具。

  想到待會虞因會帶著點心回來,不能去圖書館也不是那麼無奈的事情了。聿微微彎起嘴角。

 

  

 

  虞因接到電話時,正好剛把車牽進院子。

  看見來電顯示,他立刻接起來,「小聿?」

  電話那頭傳來小小聲的「哪裡?」,聽不出任何情緒。

  「我在停車了,等我一下。很急的事嗎?」

  想到出門前才叮嚀過小聿有問題就打給他,不知道是不是小妍出了什麼狀況,虞因還想再問清楚一點就被掛了電話,小聿推開家門拉住他急急進了屋子。

  「怎麼了怎麼了?等等、小心點心。」

  聿舉起食指豎在嘴前,示意虞因小聲一點。

  後者脫了鞋子進屋,只看見小妍乖乖坐在客廳桌前摺紙,十分安靜乖巧。

  「有什麼問題嗎?」該不會是小聿不會應付小孩子吧?但是出門前看起來還好好的啊。

  虞因壓低聲音問還拉著他的小聿,收到後者的白眼一枚。

  聿指了指小妍,虞因順著他手的方向望過去,還是看見小女孩乖乖地在摺紙……等等,為什麼他看見了三隻手!

  頓時爆出冷汗,虞因擔心是自己眼花,用力眨了眨眼,但還是看見色紙上面壓了三隻手。憑空多出來的那隻手非常蒼白,從骨架看來應該是大人的手,而那隻手正壓著色紙,偶爾小妍沒對準線時還會幫忙把紙拉到定位。

  「你剛才在小妍身邊有撞到東西嗎?」

  知道小聿看不見,虞因只好壓低音量問,接著看見小聿點了點頭。

  他已經好一段時間沒有出入現場,這幾天人不是在學校就是在家,唯一有出去的兩次就是去帶小孩和剛剛去買點心而已,應該不是跟著他回來的才對。更別說通常泡在圖書館的小聿……難道是跟著小妍回來的?那他剛才怎麼會完全沒發現?

  虞因瞇起眼,怎麼看都還是只能看見那一截手肘以下的手,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雖然看起來沒有惡意,他還是覺得太陽穴痛了起來。

  拜託,千萬不要是他想的那樣……

  「等等,小聿你該不會傳簡訊給黎大哥了吧?」虞因突然緊張起來。大爸其實還沒告訴他們孩子是怎麼來的,只說過不是黎子泓親生的。今天是因為警局臨時有會要開,黎大哥又有事情要忙,才把小妍託給他們照顧。

  雖然不是親生的,但他實在不確定黎大哥能不能接受自己的小孩跟不科學的東西一起摺紙。

  「先打給你。」小聿複述了一次虞因出門前說的話,看向明顯冒出冷汗的某人,又問「現在?」

  「我傳給簡訊給大爸好了。」

  這種時候千萬不能找他二爸或者嚴司,前者肯定不由分說先揍他一頓,後者則大概會興匆匆地要讓小孩走上什麼靈能之路。

  虞因拿出手機,卻發現手機不知何時關機了,重新啟動卻沒有反應。

  ……他決定先暫時收回那隻手沒有惡意的定論。

  「去警局?」小聿提議。

  「也只能這樣了。」

 

  

 

  玖深看見三隻小的出現在警局時,是會議結束的十分鐘前。

  「你們怎麼一起過來了?」

  被阿柳趕出實驗室去泡泡麵當午餐的玖深愣了一下,早上才看阿因把小妍帶回去,怎麼現在就送回來了?該不會小孩想爸爸吧,可是黎檢還在開庭……

  「呃,有點事情要找大爸。」想了想決定還是不要隨便驚嚇玖深,虞因抬了抬手上一大袋便當「我們有買午餐過來,玖深哥要不要一起吃?」

  「喔喔,好啊,那你們來休息室等佟吧,我去叫阿柳。」被便當轉移了注意力,玖深想到友人應該還在實驗室等他,帶著虞因他們到休息室後就先回實驗室找阿柳了。

  小妍對警局好像還蠻熟悉的,一進到休息室就自己找了椅子爬上去坐。聿幫忙拿出便當,把最小的那一份炒飯推到小妍面前,搬了椅子坐在旁邊,確定對方可以自己吃飯後才打開他的那一份。

  「你喜歡小孩子?」看小聿好像還蠻會照顧小孩的,虞因忍不住開口問。

  小聿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只是聳聳肩。

  看來是不討厭吧。聿回答完後就低頭吃起炒麵了,虞因也沒繼續問下去,他環顧了休息室一圈,確定剛才看見的那隻手沒有跟過來後也打開便當。

 

  「阿因說要找佟,還說有帶便當過來,不知道是什麼事情……

  才剛挖了一口飯,虞因看見玖深推開門時差點被飯粒嗆到,接著的反應是想跑……為什麼玖深哥後面跟著的會是他二爸啊!

  虞因還來不及開口就被虞夏賞了一拳。

  「二爸,大爸有說不可以在小孩子面前行使暴力……

  抱著被重擊的後腦勺,虞因眼淚都快飆出來了。明明他什麼也沒做也什麼都沒說,為什麼要挨揍啊!

  「有人看見嗎?」虞夏挑了挑眉。剛才在走廊上遇到玖深,看對方瞬間變了表情他就知道肯定有哪裡不對勁,拳頭還沒亮出來玖深就自己把阿因帶著兩個小的跑來警局吃午餐的事情招了。不管他們過來的原因是什麼,阿因出現就肯定有問題,當然先揍再說。

  聿一秒轉開視線,小妍似乎是看見小聿轉頭,也跟著轉向同個方向。

  玖深咬著免洗筷低著頭去角落拉了椅子默默坐下。他什麼都沒看見,也什麼都沒聽見,剛剛的都是錯覺。

  ……其他人就算了,聿你這傢伙竟然見死不救!虞因實在很想扣押對方的點心當作報復,但是講出來肯定又會再被虞夏揍,他只好含淚繼續咬他的雞腿。

  「阿因!你帶他們過來幹嘛,不是說了今天大家都很忙嗎?」

  接過小聿遞來的飯盒,虞夏拉了椅子坐下。雖然剛才那場會議讓他煩躁到胃口盡失,但避免待會被晚他幾分鐘離開的某人盯著吃飯,他還是扒起了便當。

  被點名的虞因縮著肩膀回答:「就……想問大爸一點事情。」

  「阿因,有什麼狀況嗎?」虞佟剛好推門進來,就看見自家兄弟在盤問兒子。剛才從會議室出來把手機取消靜音時他就看到阿因傳來的簡訊了,但上面只寫說有問題要問他,會把小聿和小妍一起帶來局裡。

  看見虞佟的表情很緊張,虞因立刻把人拉到位子上「大爸你要不要先吃飯?不是很嚴重的事情啦。」大概。

  不知道是虞因不想在這裡說還是有別的原因,虞佟只好先點點頭跟著坐下來吃飯。

  虞因鬆了口氣,回過頭卻看見那隻手憑空浮在小妍的臉頰旁邊,幫她把黏在嘴角的飯粒拿掉。

  我靠……竟然跟過來了!

  「大爸我錯了,我還是先跟你說好了。」虞因愈想愈覺得小妍剛才轉頭搞不好是因為看見那隻手,而不是單純跟著小聿動作。他不想驚動小孩子,但是再拖下去不知道那隻手會不會做出什麼事。虞因朝聿眨了眨眼睛,後者反應過來,說要帶小妍去洗手,就牽著孩子出了休息室。見兩人都離開後虞因才無力地開口:「那個、我想先確定一下,小妍該不會也是什麼案件的遺族吧?」

  虞佟愣了下,立刻反應過來,「她身邊跟了什麼嗎?」

  聽到這句話虞夏立刻皺起眉,放下筷子,「你這傢伙該不會讓什麼東西跟上──

  「不是我啦!我最近又沒有亂跑,而且是小聿發現的,我也是小聿跟我說才注意到的啊!」擔心又會被揍,虞因立刻表明立場。

  慢了很多秒才反應過來的玖深則是抖了起來,「阿、阿因你們在說什麼,該不會又是不不不不科學的……

  「玖深哥你現在衝出去會嚇到小妍喔。」

  玖深欲哭無淚。

  他明明只是被阿柳丟出來泡泡麵,為什麼現在變成要一邊聽不科學的東西一邊吃午餐,而且佟的眼神透露出「不准嚇到小孩」的意味,害他也不敢衝出去。可是再聽他們討論下去他一定會胃痛的,會得胃炎的……

  「呃,總之我就是來問問看她以前的狀況,然後看大爸你們要不要跟黎大哥提一下。」

  虞佟想了想,拿出手機發了簡訊,「不是,她不是那種案件的孩子,是被棄養的。」

  「欸?那黎大哥怎麼會突然想收養她?」虞因咬完雞腿,頓時感到不解。他原本以為小妍也是和小聿一樣,是重大刑案留下的遺族,才會被黎子泓收養。不過仔細想想,最近的確是沒聽到類似的案件。

  「這個嘛……」虞佟的表情有點尷尬,「其實小妍是阿司收養的孩子,但是他填的所有資料都是黎檢的。」

  「……黎大哥都沒有說什麼嗎?」慶幸自己剛才已經把飯吞下去了。虞因覺得他在短時間內被嚴重驚嚇了兩次,第一次是嚴司那種人竟然能夠成功申請收養小孩,第二次是嚴司竟然用黎大哥的名義去收養小孩。他是知道嚴司很愛亂玩些有的沒的,可是沒想到會玩出人命啊!

  「等到黎檢發現時嚴司那混蛋已經把所有手續都處理完了。」虞夏哼了一聲。他前陣子還在想某個法醫出入他哥辦公室的次數怎麼變多了,一開始以為是跟案子有關的事情,但佟沒說什麼他就沒去多問,沒想到兩個星期後就聽到消息說黎子泓有女兒了,而擔任送子鳥的正是嚴司。

  虞佟無奈地笑了笑,「那時候阿司找我問了很多小孩子的狀況,我原本以為他只是心血來潮關心案情,也沒想過他會去辦領養手續。」

  一瞬間很難消化剛才聽見的內容,虞因覺得腦袋裡頓時爆出一堆問題,還沒開口卻被佟打斷了。

  「所以你在小妍身邊看到了什麼?」看阿因的表情就知道他還有很多問題想問,但佟還是決定先問重點。

  「啊,差點忘了。」虞因尷尬地笑了笑,同時縮起肩膀,就怕虞夏又突然巴他,「其實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我只看見一隻手。大爸你們最近有接到什麼缺了手的受害者嗎?」一邊問他一邊往自己的手比劃了一下,他看見的手臂範圍只有手肘到指尖,根本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虞佟思考了一下,正要開口時門就被推開了。

  「啊、黎檢。」

  原本縮在角落的玖深聽他們好像往比較科學一點的方向討論了,原本也想參與討論,沒想到一轉頭就看見黎子泓抱著小妍走進來,小聿則是跟在後頭,幫忙把門關上。

  「沒想到你直接過來了。」虞佟也有點驚訝。他是有傳簡訊給黎子泓沒錯,不過有說等下班時間來帶小孩時再跟他討論詳細,沒想到對方會直接過來警局。

  「我剛好在附近。」抱著小孩坐下,黎子泓也不太在意小妍在場,劈頭就問虞因:「是很糟糕的東西嗎?」虞佟的簡訊裡只說阿因看見小妍身邊有跟東西,但是不知道是被什麼跟著。

  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虞夏還用「給我全部老實招來」的眼神看他,虞因有種被人架著上刑場的感覺。

  「我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啦!只有一隻手我也看不出來啊,所以才會過來問你們有沒有碰到這類的案子,說不定她是不小心被跟到的。」況且有一種說法是小孩子比較敏感,說不定小妍無意間答應了死者什麼,對方才會跟在她身邊,如果真的是這樣就麻煩了,雖然那隻手目前看來是沒有惡意,但誰也不知道之後會不會怎樣。

  「就算有類似的案子,她沒有出入現場,怎麼會被跟?」黎子泓拋出疑問。

  現場沉默了一陣。小聿看了看眾人,決定帶開始不安分地抓住檢察官領帶的小孩過去一旁的沙發椅繼續午餐,小妍原本還抓著黎子泓的領帶和襯衫不放,但不知道小聿跟她說了些什麼,兩個人拉過勾以後就一起過去了。

  玖深突然舉起手,所有人的目光瞬間從剛才發話的黎子泓身上轉了過去。

  「玖深哥有想到什麼嗎?」

  看向還舉著手的人支支吾吾的,虞夏頓時沒了耐性,「有想到什麼就快說,別浪費大家時間!」

  「我、我……」玖深的表情像是快要哭出來了,「我我我可以先離開嗎?」他不想再聽到更多不科學的事情了。

  「……

  「滾!」虞夏開門把人踹了出去。

 

  「是說……」看門關上後,虞因才開口:「警局裡其實不太會有阿飄耶,通常會有也都是原本就跟著的,一路跟到這裡來。」就像他們上次碰到的鬼趴窗,也是因為目標是他才會在警局出現。

  「所以會跟上她不知道是因為什……

  「嚴司。」

  黎子泓恨恨地扔出這個名字。

  虞佟和虞夏突然不說話了,虞因被黎子泓的語氣嚇得也止住了話。他看了看他家兩個大人,又看看臉色黑了一半的檢察官,這才會意過來。但還是不太確定地詢問:「嚴老大該不會常帶他在法醫室晃吧?」

  「他常常帶小妍到辦公室找我。」想到某人三不五時就抱著小孩來催他下班,害他許多工作的進度都拖遲了,黎子泓突然覺得頭痛了起來。

  雖然不常過去找嚴司或黎子泓,但虞因大概也明白了,法醫室那裡和警局不同,阿飄要幾打就有幾打,運氣好說不定還會碰到很凶的。

  那會變成這樣八成就是嚴司帶著小孩亂晃時被跟到了。

  「你剛剛說,只有一隻手嗎?」

  「嗯,就是一隻手飄在半空那樣。」

  黎子泓皺了皺眉,他記得……

  「老大,你們那個缺件的……欸?原來大家都在啊,午餐聚會怎麼沒有約我?真是太過分了你們這些……」休息室的門突然被推開,與室內截然不同的歡樂語調傳來。

  「過來坐下。」

  黎子泓打斷了某法醫的話,把身旁的椅子拉開。

  嚴司猛地閉上嘴。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看他家室友的表情……他最近應該沒鬧什麼事吧?那傢伙不是已經甘願養女兒還養得很開心嗎,怎麼突然翻臉?

  「阿司──

  小妍突然跳下沙發,直直衝向某法醫的腿,接著一把抱住。

  不只虞因,就連聿都瞪大了眼睛。

  不過不是因為小妍對嚴司的態度超出他們想像的親切,而是他們在小孩撲上嚴司的那瞬間看見一隻手憑空出現在某法醫的肩膀上,接著從肩膀上滑下來,摸了摸女孩的頭。

  嚴司卻什麼都沒注意到似的,彎下腰抱起小妍坐到被拉開的位子上。

  「我人都坐過來了,你再不說話我就先跟老大討論案子了喔。」

  不明白他室友到底在生什麼氣,嚴司把資料夾遞給對面的虞夏,確定小妍的身高看不見桌面上的東西後便翻開,他要給虞夏看的資料在後頭,所以沒有停頓太久就往後翻,卻突然被虞佟按住了頁緣。

  「等等,先翻回去。」

  不知道為什麼大家的表情都很奇怪,嚴司放開手,資料翻回前一頁,上頭是他這幾天處理的那具屍體的照片。

  「缺件的小姐有什麼問題嗎?還是你們找到她的手了?」

  「……果然是嚴老大那裡的。」

  虞因有種想吐血的衝動。照片上的屍體缺了左手,手肘以下的部分都消失了,雖然無法核對,但十之八九就是他們看見的那一隻。

  「什麼什麼?被圍毆的同學你又有靈感了嗎?」

  黎子泓往嚴司頭上用力呼了一掌,低低咆哮起來:「我之前就說過不要帶著小孩出入地檢署或警局,現在被害者跟上去了!」

  「喂喂、別突然大吼啊。」嚴司立刻用雙手摀住小妍的耳朵,等黎子泓吼完才放開,雖然他室友凶的是他,但語氣這麼可怕要是讓小孩晚上做惡夢怎麼辦。正想告誡對方小孩子做惡夢有多難處理,卻突然愣了下,猛然聽懂了剛才那句怒吼裡的意思。嚴司低頭看看膝上的小女孩,又抬頭看見所有人都露出一副想把他宰了的表情,接著一個擊掌,興奮地轉頭衝著某檢察官喊:「哇哦!沒想到你女兒要往通靈之嗚噗……喂喂佟有說過不要在小孩前面行使暴力……

  「阿司嗚噗?」小妍歪著頭,往嚴司被重擊的肚子按了兩下,讓後者正式宣告陣亡。



  折騰了好一陣子,最後他們決定先把虞因身上的護身符給小妍戴著,等到假日再一起去廟裡求個平安符。

  「小孩子都比較敏感,大一點或許就看不見了。」虞夏抓著報告衝出去後,虞佟收拾過桌面,也準備離開休息室。

  黎子泓嘆了口氣,皺著眉望向抱著嚴司不放的小孩。剛開始照顧的幾天明明都黏著他的,現在倒是更黏嚴司了,雖然可以讓他的工作效率多少恢復一點,但小妍跟嚴司變得親近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現在沒有了,黎大哥不要緊張,護身符很有用的。」虞因看見某大檢察官的臉色又變黑了,連忙打圓場,雖然他有時候也會覺得嚴司被揍是自找的,但是黎子泓現在的表情實在不太適合讓小孩子看見。

  「嘖嘖。」嚴司捏了捏小妍的臉頰,嘖了兩聲。真可惜啊,還以為他室友的女兒要跟隨被圍毆的同學走上靈能之路,未來靠這個賺大錢呢。

  多少有猜到他在想什麼,黎子泓瞪了他一眼。

  「那我跟小聿先帶小妍回去喔,她晚上要睡我們這邊也可以,床夠大。」

  聿揹好背包,走過來要牽小孩,沒想到小妍整個人縮在嚴司身後,原本乖巧聽話的女孩現在說什麼也不讓他們牽。

  轉過去揉了揉小妍的頭,嚴司思考了一下工作進度,急件已經處理完了,接下來應該交給他學弟就行「不然我跟你們一起回去吧,你們是搭車來的吧?我開車載你們也比較方便。」

  帶著小孩搭公車的確不是太輕鬆的事情,尤其現在小妍完全沒有要放開嚴司的意思。但是虞因沒有忘記對方車頂的那玩意,所以很認真地猶豫了一下。

  「我載吧。」最後一切在黎子泓的決定下定了案。



  他們一行五個人一起回到虞家時天色已經有點轉暗了。虞因一路上不斷確認著,但都沒看見那隻手或者其他的東西跟上來,應該是沒事了。

  嚴司抱著睡著的小妍,跟幫忙關門的虞因走在最後頭,大概是怕吵醒小孩,他把聲音壓得很低,用閒聊一般的語氣說著:「那個被害者是孕婦,據說肚子裡的是個女孩,原本再兩個月就要出世了,但是被攻擊時孩子一起流掉了,標準的一屍兩命。」嚴司把小孩往上抱了一點,才繼續說:「老大那邊抓到的犯人如果沒問題,大概這個星期家人就會來帶回去了,所以我想不用擔心,護身符很快就能還你。」

  虞因愣了幾秒才理解嚴司的意思,可是他還是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雖然小孩子可能比較敏感,但是看小妍的模樣好像很習慣了似的,他覺得有點奇怪,「嚴大哥,小妍平常很安靜嗎?」

  「嗯……應該算是蠻乖的吧,要說安靜倒不至於。」他可沒忘記當初小女孩是怎麼用肢體加聲音雙重攻擊死扒住他室友不放的。

  看虞因陷入沉思,嚴司原本想再問對方是不是又看見什麼,一抬頭卻看見他室友站在玄關等著要接過小孩好讓他方便脫鞋,他便乖乖閉上嘴了。

  把小妍從肩膀上拔下來時,嚴司隱約聽見了女孩的夢囈。
  「……阿姨說要乖……小妍………………

  不動聲色地把小孩交棒,嚴司伸伸懶腰,扭了扭有些發麻的脖子。

 

  未來大概會很有趣吧,他勾起笑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茗菱 的頭像
茗菱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