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子的點文。

*副標題是「我與火神君的早晨」(不對#

*一陣子沒寫火黑了,每次寫都會有『果然是初戀啊......』的感覺。

 

 

 

  甫張開眼,他以為自己還在夢裡。

  細微的光線鑽過窗簾間的細縫,落了一絲不明顯的熱度在木質地板上,拉了個長長的橙黃色尾巴,其餘的全被質料偏厚的簾子隔在外頭,彷彿把室外跟屋內切開成兩個不同的世界。

  床頭的鬧鈴兀自響得起勁,外頭傳來了小型犬的尖銳吠叫聲,還有孩子的高聲招呼。車子引擎發動的聲音很響,他的思緒卻被耳邊的鬧鈴蓋過大半。

  天亮了嗎?

  是嗎,天亮了啊。

  即使尚未入冬,早晨的空氣還是讓他縮了縮身子,汲取棉被裡頭的溫熱。露在棉被外的臉頰還有一小段脖頸和縮在裡頭的溫熱掌心成了對比,卻不覺難受。

  好想再多睡一會,一下子也好。

  昨晚對於要把只剩兩頁的小說看完,還是將結局的驚喜留給隔日的自己,他做了小小的掙扎,但也僅是猶豫了半响,很快地他便將已趨午夜的時間拋在腦後,將只剩兩頁的文字細細嚼入喉。

  他喜歡不帶壓力地、慢慢地翻看一本書,上學通勤的路上,或者午休的尾末五分鐘,一次看幾行句子或者幾頁都不要緊,他總是能在下一次翻開時讓自己的思緒接續至上一次暫時中斷的地方。外頭的吵嚷不太會影響他,只要翻開書本,裡頭的故事就成了他當下的全世界。

  這點曾經被隊友取笑過幾次,甚至與他特別親近的搭檔還曾抱怨過,說他平時看來沒什麼表情,一翻開書卻像變了個人似的,表情柔和起來,眼裡流轉的色彩也活潑鮮明多了,不再是一灘平靜如死水的湖。

  初聽到這番言論時他挺驚訝,至少在認識對方以前,他可沒聽說過別人這樣議論他看書時的模樣。

  表情柔和?

  大部分的人都會說和平時沒什麼兩樣吧,頂多是比較容易忽略別人的談話,但表情幾乎是沒有改變的。

  對方為什麼會覺得他看書時像是換了個人呢?

  至今他仍尋不著解答。畢竟以對方那樣直線式的思維,在做出這番言論時肯定沒有多想過些什麼,那麼問了也是白問。

  想到那個思慮直白不造作的搭檔,他忍不住勾了勾嘴角。隨後才想起自己似乎和對方約定過些什麼。

  是什麼呢?

  他放棄了回籠覺的念頭,決定起身梳洗。

  按掉床頭響了好一陣子的鬧鈴,坐起身來時猛地一陣冷空氣襲上,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冷顫,腦袋也逐漸清楚運轉起來。

  啊、對了。

  他想起來了,今天為什麼會把鬧鈴往前調早二十分鐘、昨晚又為什麼堅持想把小說先看完的原因。

  

 

  「早安,火神君。」

  在路口迎接把半張臉都縮進圍巾底下的搭檔時,黑子哲也揚起了不明顯的淺笑,朝他走來的火神大我低嚷了一陣。

  「你這傢伙笑什麼……日本的冬天真的很冷啊!要不是你說今天值日的那個田、田中還誰請假,我幹麻要特地這麼早起陪你。」

  火神賭氣似地把圍巾往下拉了點,露出被凍紅的雙頰。

  明明從美國回來卻很怕冷這一點,不知道該說好笑還是可愛?要是說出來肯定會被對方揍的吧。

  「是田中同學沒錯,請火神君好好記住同班同學的名字,不然對人家太失禮了。」黑子把手伸進口袋裡摸索了一陣,翻出已經摀熱的暖暖包遞給對方。「不過火神君為了我早起這件事情我很感謝。」

  「才不是為了你!我只是想早點去打球啦,昨天要留下來時被監督趕了,說什麼體育館要打掃……」

  「這也是沒辦法事呢。而且火神君最近練習的時間比以往更長了,監督會趕人是正常的。」

  見對方接過暖暖包,黑子抬起腳步,和火神併排走在稍嫌安靜的商店街上。

  平時他總是看著手上的文庫本,鮮少注意早晨的街道。

  這個時間對學生和上班族來說果然還是太早了點,除了一些較早開店的商家外,路上幾乎只見到早起晨跑跟出來蹓狗的人。

  涼風拂過頰邊,少了書本帶走他的注意力,黑子這才發現原來天是真的冷了。

  他跟火神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練習的事情、比賽的事情,還有火神又忘記寫的古文作業。黑子的話不是挺多,尤其這樣一大早就開始與人交談,更是他鮮少會做的事情。

  他想起火神說過,他在看書時就像變了個人似的。

  但他卻覺得在火神身邊時,自己才像是另一個黑子哲也。嘴角勾起的角度變得明顯易見,說話的速度也比平時快上幾分,甚至會偷偷在言語上欺負對方、就只為了想看火神困擾的表情。

  這樣的自己是好是壞呢?他不知道。

  但是微微抬起頭就可以看見火神凍紅的側臉,還有因睡眠不足而充滿血絲的眼白,輕輕靠向旁就能感受到對方的體溫,這樣比起平常稍嫌近了些的距離,他很喜歡。

  火神伸手撓了一把他睡亂的頭髮,被他輕輕擋開。

  黑子感覺到對方的手因為暖暖包而熱了起來,指尖已經不再發白。

  同時他也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溫暖起來,不知道是因為他向火神撒的小謊,又或者是剛才放過暖暖包的口袋太過溫暖。

  現在他得先想想,待會要用什麼理由告訴火神,值日的事情是他記錯了。

  不管理由為何,對方都會豎起顯眼的分岔眉嚷著「你這傢伙……」吧?

  他開始有些期待了呢。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