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only新刊,黃火小說本《說不出口的情話》試閱

 

 

【我不在咖啡館,就在去咖啡館見你的路上】

 

  把累積一星期的衣服扔進洗衣機後,火神難得悠閒的窩在沙發上看電視。他習慣性先轉到體育節目,才想起假日下午時段幾乎都是重播的比賽;而這時間美食節目又還沒有開始。

  平時黃瀨如果賴在他家裡,他們還可以一起租個片子回來看,或許是習慣看電影時總有人會把他當靠墊,少了這樣一個暖和的體溫壓著,即使電影再好看火神還是會分心。

  這樣一想他便果斷避開了電影台,有點心不在焉的按著換台鈕。

  黃瀨一早就去拍電視廣告了,地點離火神家不遠,就在過了兩個街口的小巷子內,那間拿來當做拍攝場地的咖啡廳火神沒進去過,倒是去超市買東西抄近路時曾經過幾次。

  小模特今天拍的是廣告的下半集,上半集已經在電視上播了一個多星期。黃瀨的台詞很簡單,只有一句「我在咖啡館了。我等你。」

  火神實在無法理解這樣一句台詞究竟魅力何在,廣告第一天在市區廣場大螢幕播放時就被黃瀨的粉絲錄下,分享在黃瀨後援會的專屬論壇裡。他並不常上去那個論壇,只有偶爾黃瀨太匆忙趕著去拍外景時他才會藉由論壇的文章去猜黃瀨究竟是到哪個地方工作,他明白即使自己不去查,後者也會再傳簡訊告訴他,但這已經成了習慣。

  把新聞台轉過一輪,火神接著又轉到綜藝台。平時他很少看這幾個頻道,只有被自家戀人嚷著一定要看之前錄的專訪,又或者是前陣子客串的電視劇一類,才會往那幾個電視台轉去。

  如果還是沒有什麼好看的就去打球吧。

  『我在咖啡館了。』

  聽到熟悉得彷彿在他腦子裡烙下刻印的聲音從電視中傳出,火神愣了下,看見廣告中穿著針織外套、圍著圍巾的黃瀨捧著咖啡杯,笑得一臉甜膩。又是這個廣告……他都快會背黃瀨的表情語氣了。

  話說回來,那傢伙今天拍攝到幾點啊?

  『我等你。』

  黃瀨刻意放柔的語調撞在他耳邊,接著響起的是廣告女主角的笑聲。

  火神猛地站起身,突如其來的焦躁感撞得他差點換不過氣。

  大概是屋裡太悶了吧,他想。

  大概是、太過安靜了──

 

  『小火神你在家嗎?拍攝快結束了,待會一起吃晚餐吧ε`)

  黃瀨趁著導演跟燈光師在討論的空檔,翻出手機習慣性發了個簡訊。

  他知道自家那個彆扭的戀人並不是會及時回簡訊的人,所以會期待、但是不堅持要收到回信,他一直都是抱持這樣的心態在與火神聯絡。

  無論好或不好,至少他可以說服自己不要這麼在意收到回音與否。

  但這次黃瀨沒預料到,他放下手機還不到一分鐘竟會傳來簡訊鈴聲──火神專用的那個鈴聲。

  小火神竟然回簡訊了!黃瀨立刻滑開訊息,卻只看見兩個字。

  『路上』

  路上?

  黃瀨不讓自己去想方才翻湧上來的是什麼情緒,卻沒注意到自己唇邊的笑容已經快被扯回直線。

  『去哪裡的路上?(*゚ェ゚*)小火神要出門嗎?』

  原本想說可以一起晚餐,再去參加附近的廟會活動的。

  果然還是不能抱太多期待吧?對於他那單純的戀人。

  火神肯定沒有想那麼多,完全憑著本能與直覺想做什麼就會去做。

  面對這樣的戀人,黃瀨總是很難認真生氣起來,就因為他再明白不過,對方是那樣單蠢卻又願意一直包容他的任性與吵鬧。

  手機又再次響了起來,但這次不是簡訊,而是電話。

  黃瀨滑開螢幕一看,來電顯示聯絡人寫著「小火神」三個字。

  他一瞬間管不著身邊還有工作人員,立刻接起電話「小火神?你在哪?路上是指去哪的路上?」

  『就是、吁……見、見你的路上……啊、我在咖啡館了。』

  「什麼意思?」

  『我說我……啊啊、向右看!傻瓜。』

  向右?即使摸不著頭緒,黃瀨還是反射性轉向右側,望向咖啡館的大片落地窗。

  『待會一起吃晚餐吧?』

  黃瀨望見落地窗前,是他那個肯定會憑著本能與直覺行動的戀人。

  他的戀人喘著氣、緊握著話筒,沉紅的瞳色燒灼著他的眼眶,熱得發疼。

  『……我等你。』

 

 

【只屬於你我的時間】

 

  隱約間聽見鬧鈴響起的聲音,火神微蹙起眉,還未能確實運轉起來的思緒渾濁得像泥,但他逐漸想起了今天是假日,而黃瀨難得沒有安排工作。他們可以睡到自然醒再去逛超市、或者黃瀨會拉著他去買衣服,可能午餐外帶速食店的漢堡,租一片老電影再一起回家窩在沙發上度過午後。

  身體有些沉重,腳也無法自由縮起,像是被什麼東西綑綁住一樣。

  勉強睜開眼睛,在不甚清晰的視野裡,他看見黃瀨褪去專業笑容的睡容就在眼前。

  啊啊、黑眼圈好重。

  火神想伸出手,無奈全身動彈不得,他這才想起要掙扎。

  可惜小小的動作卻讓環住他的手臂更加收緊了力道。

  算了……反正是假日。

  或許是腦袋還沒清醒過來,火神很快就說服自己,任由黃瀨把他像抱枕一樣緊緊摟抱著。

  對方的心跳跟他的頻率好像錯開了,他先是聽見自己的心臟發出『砰通』的聲音,才接著聽見耳側接著傳來同樣的『砰通』聲,他跟黃瀨的心跳聲交錯著,在耳邊悶悶得鼓譟著,像是節拍器一樣,規律得令人忍不住打起瞌睡。

  火神迷糊間任意識在心跳聲間沉入夢鄉,卻也因此沒注意到抱著他的人輕輕顫動了眼睫,薄薄的眼皮底下藏著的琥珀色寶玉,斂去世故的眼光、褪去包裝過的強勢,僅是一池溫潤的蜜,把他的睡顏全收入眼底。

  對黃瀨來說,這是很難得能碰上的時刻。

  平時若不是火神要早起到學校去,就是他得在清晨起床打扮準備前往一個個近乎制式的攝影棚,拍攝春裝、然後又拍夏裝,季節與時間在鏡頭前沒有意義,一切時序都是顛倒過來的,只有在離開工作時黃瀨才會發現外頭的氣溫有多寒。

  現在在他懷裡的可是貪戀許久的體溫,是他可以恣意享受的。

  在這個,只屬於他們的時間裡。

 

 

,
創作者介紹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