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You pull me through.》(作者:柳川) 寫的插花稿。(無修改無加筆)

*還沒有在交往。

 

 

 

 

 

  「吶、雨是什麼味道啊?」

 

  沒頭沒腦的,他問了這麼一句。

 

  難得的假日午後,雨聲敲撞在屋簷的聲音不絕於耳,才剛抵達球場的他們沒有被突來的一場雨打壞好心情,只盤算著是不是買點零嘴回家一起看影片。

 

  不是球賽、不是某人珍藏的片子,是他們先前為了誠凜一年級的共同作業而拍的小短片,前幾天已經剪輯完畢,燒錄好的光碟就放在桌上,只是一直沒有拆開。

 

  原本青峰要火神自己看完再跟他說感想,卻被後者用抱怨的語氣堵了回去。

 

  ──不是一起看就沒意思了啊。

 

  好吧,打過球回你家看。

 

  他終究還是妥協在那有些哀怨的嗓音裡。

 

 

 

  想起上個月忙碌於拍短片時的他們,面對鏡頭都意外的顯得有些彆扭生澀,但仍是硬著頭皮將短片拍完。

 

  當負責導演兼掌鏡的黑子帶著淺笑跟他們說「沒問題了」的時候,他們一起揚起了放鬆的笑容。

 

  那是個關於雨季的故事。

 

  最近的雨有些猖狂,清晨、午休過後、放學前、入夜後都有機會聽見雨聲,作為以雨為背景的兩個主角,自然沒少在雨中奔跑過。

 

  當時還笑說這安排太俗氣、太像以前的古老愛情劇,但他們跑著跑著,倒也被雨沖刷得清新起來,鏡頭前的笑容彆扭卻也單純,還摻著些傻氣。

 

  這是第一次,肯定也是最後一次了。

 

  他們不擅長假裝成別人,也不擅長演戲、背詞,尤其看見對戲的是多麼熟悉一張臉孔,總忍不住笑意。

 

  後來黑子跟他們說,劇本改掉,不演別人了,演你們自己吧。

 

  台詞也由著他們胡亂應變,畢竟後來是得再重新錄音的,這麼一說倒讓他們開朗起來,興匆匆的討論起雨季裡會做的事情。

 

  『去體育館打球!』

 

  『在家看寫真。』

 

  絲毫不令人意外的答案讓黑子嘆了口氣,只得又拿回原來的劇本做更改,讓他們照著上面的劇情走。

 

  放學、見面、聊天,接著是重頭戲的傾盆大雨。

 

  為了那場雨他們等了很久,即使每日都在下雨,卻大多是細碎的小雨,不夠氣勢。

 

  直到某天假日他們在速食店吃著午餐,黑子和降旗等人正討論著是否該將劇情再度更改,畢竟那場怎麼也不願降臨的大雨已經耗去他們太多時間。

 

  接著相對坐在靠窗位置的兩個主角,不約而同站起身,率先往店外衝去。

 

  下雨了。

 

  是像要把內心所有的情緒都發洩出來一般狂亂的大雨。

 

  將攝影機做好防水準備,他們沒有猶豫太久,也跟了出去。

 

  ──在傾盆大雨中奔跑,最後兩人在十字路口分別。

 

  故事只到這裡,他們倆卻把整條街來來回回跑了十幾次,才終於宣告完成。

 

  還記得他們在雨中歡呼、尖叫,隔天全發了高燒,還分別被兩校的監督跟經理罵了一頓。

 

  再隔兩個星期,短片的所有剪輯都完成了,黑子遞給他的光碟片上寫著「雨季」兩字,清楚明瞭。

 

  他約了青峰要一起看短片,電話那頭卻傳來無所謂的語氣,要他自己看就好。

 

  不是一起看就沒意思了啊。火神嚷著。

 

  最後對方終是妥協,假日一早便拎著籃球站在他家門外,說著看影片前先打過一場再說。

 

  推開家門,灰厚的烏雲壓得很低,潮濕的氣味瀰漫在空氣中,對他們來說,卻是這幾些日子以來最熟悉的味道。

 

 

 

  才走到球場,雨便開始下了。

 

  他們只得狼狽的拎著球在公休的舊書店前躲雨,卻沒有一絲不開心的神色。

 

  淋過近整整一個月的雨,對他們來說這陣雨根本不算什麼,只是有些可惜沒法多打場球罷了。

 

  紅色的髮稍被雨滴打濕,垂在頰邊。

 

  火神抬起頭,望著眼前像是披了層薄紗的街景,不自覺脫口。

 

  『吶、雨是什麼味道啊?』

 

  傾盆大雨的那天,在黑子等人還沒跟出來以前,青峰這麼問他。

 

  『蠢蛋,嚐嚐就知道了啊。』

 

  火神笑了起來,覺得對方問了個蠢問題。

 

  現在他卻問了同樣的問題,而不覺得突兀。

 

  他們之間總是這樣,許多事情都沒有說得太明白,即使答案模稜兩可,也不怎麼在意。

 

  反正,對方總能理解的。

 

  青峰側過頭直盯著他,他們站得很近,只是轉過頭對視就差點要鼻子蹭鼻子了。

 

  撥了撥火神的瀏海,雨珠順著青峰的手指滑過掌心,消融在他的體溫裡。

 

  他湊上前舔了口火神的臉頰,唇邊的笑意愈發明顯。

 

  「鹹的。」

 

  沒有完全退開,他回到剛才兩人相隔不過一個手掌的距離,望著火神逐漸發紅的兩頰。

 

  「那、那是汗水吧!」

 

  「啊,或許吧。」青峰無所謂的應著。

 

  從第一天在雨中跑步到現在,雨的氣味從潮濕的霉味,變得逐漸清新起來。

 

  那是火神的味道,如他的笑容,單純又充滿活力的感覺。

 

  青峰拉起火神的手,走進雨中。

 

  火神的氣味順著雨滑過他的頰、他的脖頸,浸濕上衣,在他心口處留下一片濕漬,彷彿融進了他的身體裡。

 

  影片裡頭,最後的那個十字路口,直直走過去就是通往火神家的小巷。

 

  他們緊握著彼此的手,像是在心裡打過暗號,沒有轉彎、沒有繞道,就只是直直的,毫不猶豫的向前行去。

 

  雨季還沒過去。

 

  而他們,即使天將放晴,也不會分離。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