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ne的點文。

*火神跟青峰大學生設定。

*兩人唸同一所大學、同一個學科,住在火神家裡。

 

 

 

 

  火神跟青峰每個星期三都是滿堂的課,悶在教室整整一天,跟高中時的日子沒什麼差別。

 

  對於理論式的課程他們倆完全提不起興致,青峰還是如高中時的習慣,一打鈴就跟桌子難分難捨,一路睡到得換教室時被火神喊醒。

 

  火神同樣無奈於課程的無趣,卻不得不多少抄點筆記,畢竟他可不願意跟青峰一起落得暑修的下場,最好是青峰也能安全過關,把假期拿來好好打上幾天一對一。

 

  接近期末的生活對火神跟青峰來說簡直是地獄,球隊的練習雖比平常要輕鬆一些,但是期末考他們可沒有黑子或者桃井的筆記可以臨時抱佛腳、更沒有里子或者今吉能幫忙猜題或解題,而綠間的滾滾鉛筆也派不上用場,只能靠他們平時上課記下的東西硬著頭皮面對。

 

  他們倆懶歸懶卻也沒敢讓自己的成績放水流,火神靠著平時抄下的筆記還能勉強過關,青峰則是憑著運氣一路低空飛過。

 

  除了最麻煩卻也最好應付的一個科目。

 

 

  

  「…嗯……?」

 

  火神勉強眨了眨眼睛,視線可及處模糊得可以,腦袋也還挺混沌,根本沒法反應過來,他翻了個身,感覺到身旁似乎有人。

 

  「你醒啦?」青峰的聲音撞在耳邊。

 

  火神這才想起,他們原本約好今天考完最後一科要去好好打個球,卻被午後雷陣雨打亂了計畫。

 

  回家後青峰先進了浴室,他則是一頭栽進柔軟的床,迷迷糊糊睡著了。

 

  撐起身體,火神看見青峰肩上披著毛巾,髮稍還淌著水,背心上一點一點的水漬讓他呆了一陣,本想叫青峰先把頭髮擦乾,卻被對方先搶去了話頭。

 

  「喂、你看一下這個,什麼吐啦沃嚕都……」

 

  火神還沒聽懂青峰在說些什麼,後者已經遞上一張影印紙,上面印著幾句英文,旁邊還有青峰用羅馬拼音或者假名標註的發音跟翻譯。

 

  青峰指了指最上面那個句子,火神的視線跟著上移,看見句子時他沒有多加思考,下意識便唸了出來。

 

  “To the world you may be one person , but to one person you may be the world.”

 

  「……哈?」

 

  青峰發出無意義的短音節,等他反應過來火神操著一口標準美式發音唸完一句句子時,忍不住抱怨「你不能唸慢一點嗎?」

 

  「要幹麻?」

 

  火神的表情有些古怪,紙上的句子大多是經典的愛情名句,他可不認為青峰會心血來潮用英文跟他調情。

 

  況且調情還得讓他先示範一次發音也太弱了吧?

 

  「教英文那老頭要我把這張紙上的東西背給他聽,背完就當作我期末考過關了。」

 

  「這算什麼差別待遇啊……」自己可是抄了整整三十篇短文啊。

 

  英文課的教授看起來並不是多麼陰險的人,比起直接當掉學生,更傾向於讓他們用各種方式補救成績,或許是考量到青峰的程度才給他這種簡單的題目吧。

 

  火神也不再多想,盡他所能放慢速度又唸了一次。

 

  “Totheworldyoumaybeoneperson……

 

  「慢一點,我聽不懂啦。」

 

  青峰的眉間緊蹙,先不說火神那不同於一般日本人的美式發音,那些字拆成單詞他還能看懂「你」跟「一」,其他的則是有看沒懂,更別說拼成完整的句子。

 

  「……需要我翻譯一次嗎?」火神放棄似的垂下肩,雖然早知道青峰英文程度不好,卻沒想到竟會差成這樣。

 

  青峰聳了聳肩膀,意思上大抵是「你翻譯也行、不翻譯也沒差,反正能讓我記下這些鬼畫符的東西就好」。

 

  火神想了想,在心裡先翻譯成日文後才開口。

 

  「對全世界來說你或許只是眾多人之中的一個人,但是……」火神一抬頭,正巧對上青峰慵懶的視線,後者瀏海末梢還垂著水珠,額側也有水滴順著臉頰滑下,他想也沒多想,下意識湊上前將水滴舔去。

 

  舔去水滴後火神沒有退開,而是跟青峰維持著半個拳頭的距離,微揚著臉,清楚的將青峰眼底瞬間閃過的詫異收進眼底。

 

  大概是因為他的舉動太突然,才讓對方一時失了方寸,詫異轉而變成攀上耳垂的赭紅。

 

  望見這樣的青峰,火神忍不住揚起笑容,一個字一個字緩慢的說「……但是,對某個人來說,」

 

  「你,就是他的全世界。」

 

  小時候他跟阿烈克斯或者辰也一起看些美國老愛情片時,總覺得那些老掉牙的台詞既肉麻又無趣。

 

  但是現下他卻十分樂意用這些句子換得青峰除去防備、難得害羞慌亂的表情。

 

  「懂了嗎?還是要我再說一次?要好好記住才行喔。」

 

  火神抬起手,想抹去落到青峰嘴角的水珠,卻被對方一把擋去。

 

  「你、你快去洗澡啦!淋完雨衣服也沒換就睡著,到時候感冒我可不會照顧你!」

 

  也不管對方的反應,青峰用力把火神推下床,無視後者喃喃著「我也沒勇氣讓你照顧」之類的句子,一路往浴室推去,最後一把關上浴室門。

 

  蹲在浴室外,青峰捂著發燙的臉,一邊在心裡抱怨。

 

  火神那傢伙肯定不知道他自己剛才是怎樣一副表情,那像是要欺負他,卻又無比認真的眼神,在那一瞬間青峰覺得自己眼中的波瀾差點要被火神眼底一把烈火燒乾。

 

  明明教英文那老頭也唸給他聽過,怎麼換成火神他就無法冷靜了?

 

  甩了甩頭,青峰本想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原本被他抓著的影印紙卻不在手中,正想站起身去找,背後的門卻突然打開,影印紙被猛地遞至青峰眼前,浴室中的熱氣撲上他後背,伴著火神低低的笑聲。

 

  「下一句你應該會吧?嗯?」

 

  青峰花了點力氣才讓自己看清眼前紙張上頭的字,望見那再簡單不過的三個單詞,他終於忍不住回頭。

 

  「你當我白癡、唔!」

 

  後頭的罵語被火神含入嘴裡,青峰想向後退卻被抓住了肩頭,他們倆距離很近,火神身上的熱氣不斷傳至他那裡,從相貼的嘴唇一路向下蔓延。

 

  青峰聽見在他們倆糾纏的舌間竄動的一句“I love you”,半瞇起眼,用舌尖頂開火神的舌,後者這才拉開了呼吸的距離。

 

  「你、」

 

  「還需要我翻譯嗎?」火神勾起嘴角。

 

  「不用啦,笨蛋!」

 

  青峰一口罵了回去。

 

  「那、」火神仍抓著他不放,眼裡那把火愈燒愈烈,像是隨時會把他吞噬。「你翻譯給我聽吧。」

 

  「哈?」

 

  「我日文不好,需要你翻譯。」

 

  青峰差點沒一拳往火神臉上揍,但最後還是咬了咬牙,伸手捏住後者的雙頰便撞了上去。

 

  他們原本就距離不遠,這樣一撞自然是牙齒撞上牙齦嗑得彼此生疼,但是在聽見青峰彷彿嚼碎一般含糊的語句後,火神又一次笑了起來。

 

 

 

  「我愛你啦!給我好好記著不准忘記……笨蛋!」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