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我天使啪囉。

火神是青峰的守護天使為前提,架空向。

*相遇過程請參考→這裡 (點擊另開視窗)

*沒問題的話請繼續↓

 

 

 

 

  「大我,水放好了喔──」

 

  青峰從浴室裡探出頭,對著房間的方向喊了聲,也不管對方有沒有聽見,他喊完便關上門,兀自褪下衣物,泡進剛放滿熱水的檜木桶中。

 

  前陣子遠房親戚搬了家,說是新家的浴室無法放下那麼大的檜木桶,便輾轉送到他們家來了。

 

  青峰對於泡澡其實沒有太大興趣,比起在浴室待上半個多小時,他寧可選擇淋浴,把這些時間拿去做點別的事。

 

  直到他發現一件有趣的事情。

 

  「碰!」

 

  物體撞上門框的沉悶聲響傳入密閉的浴室裡顯得特別響亮,下一秒青峰看見浴室的門被推開,顯然是忘記收攏翅膀的笨天使歪斜著身體、攀著門框對他大叫:「啊──!青峰犯規!說好一起泡的……」

 

  「吵死了,再不進來水要涼囉。」

 

  青峰往後一靠背抵在木桶跟牆壁的瓷磚上,上冷下熱的感覺沒有持續太久,瀰漫浴室的蒸氣很快就讓他的身體溫暖起來。

 

  他半瞇著眼看大我關上浴室門,抓住上衣下擺就往上扯,可惜這傢伙太心急,衣服不出所料的被他背後那對翅膀卡住。

 

  大我立刻轉而褪下褲子,而青峰在看見他抓住褲頭時便移開了視線。

 

  雖然彼此都是男人(跟男天使),平常在球隊也沒少看過隊友換衣服,大我脫衣服的動作更是毫無情調可言,但青峰總是覺得窘迫。

 

  半點羞恥心都沒有……這傢伙到底是不是日本天使啊?

 

  「青峰、幫我一下。」

 

  大我的聲音拉回青峰的視線,他一轉頭便看見前者背對著他蹲在檜木桶前,上衣被翅膀卡在胸腹間。

 

  「你翅膀再收一點……手舉起來。」

 

  盡量不把視線往下,青峰看準大我收起翅膀的角度慢慢把衣服往上拉起,不一會便脫去。

 

  不等他說「好」,笨天使衣服一脫立刻回頭撲進檜木桶內。

 

  不意外的,被大我濺起的熱水全數落在了青峰半乾的頭髮跟上身。

 

  「你這傢伙……說了多少次別用跳的!」

 

  大我完全沒理會他,逕自窩在木桶另一側,滿足的閉上眼睛,呼了口長氣:「啊──好舒服……」

 

  「你是老頭嗎?」

 

  青峰嘆了口氣,把剛脫下來還留有些許熱度,而被大我的動作弄得濕去大半的衣服扔進浴室角落的籃子裡。

 

  幸好現在是夏天,即使光裸著上身也不容易感冒。

 

  他可沒有那麼多件衣服可以剪給大我穿。

 

 

 

  以前家裡使用的浴缸大概是檜木桶的一半大,雖然讓他一個一米九二的大男人泡是綽綽有餘,但是要跟大我一起泡澡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直到檜木桶剛送來時他也沒多想,倒是大我像發現了新世界一樣,興奮的在浴室跟他之間飛來飛去,吵個沒完。

 

  平白放了滿桶水卻沒人泡澡肯定會讓家人起疑,青峰嚴厲拒絕了大我想泡澡的要求,直到某天放學後他找遍全家找不到笨天使,最後才在浴室的檜木桶裡撈出一隻睡翻到亮出肚皮的笨蛋。

 

  沒有水也堅持窩在裡面嗎?

 

  青峰哭笑不得的把笨天使拎出檜木桶後,終於首次在裡頭注了熱水。

 

  到現在他還忘不了當時大我醒來,本想開口抱怨卻在看見木桶裡的熱水逐漸上升時,那閃亮過頭的眼神。

 

  那之後他們平均一星期會泡一次澡,但是到後來大我愈發喜歡窩在木桶裡,  尤其老愛挑在他出門上學前央求他放水,一大早就開始泡澡。

 

  之前都會送他到門口的,現在只會在他關上浴室門前喊一句他糾正不過來的「歡迎路上小心」,真是見木桶忘主人。

 

  這陣子球隊的練習時間較長,常常他晚上回到家都會看見走廊上的水漬,從浴室一路蔓延到他房間,而大我多半會裹著被子窩在他床上玩遊戲機。

 

  青峰一開始還很擔心,或許自己回到家累得要死還得從檜木桶裡撈出泡昏頭的笨天使,但是一段時間下來,大我似乎是泡到木桶裡的水變涼了就會離開。

 

  而他也只好默許這種浪費水的行為。

 

  畢竟大我自己待在家裡肯定也很無聊,就像一個拆開的紙箱能讓貓咪自己玩上一整天,大我有了檜木桶可以泡澡後,央求要跟他去學校的次數也明顯變少了。

 

  只是青峰總想不明白,泡澡到底哪裡有趣了?

 

  有趣到可以連他的練習比賽都不去看……想起來就一肚子氣。

 

  望著放鬆身體、半瞇著眼像是快要睡著的大我,青峰終於忍不住問了一句。

 

  「喂、你到底為什麼這麼喜歡泡澡啊?這種天氣這樣泡不熱嗎?」

 

  才窩個十分多鐘他都有些受不了了,大我卻很享受的樣子。

 

  「唔……很溫暖、因為……青峰……」

 

  大我喃喃著,說出來的單詞分開聽可以理解,合起來卻成了意義不明的句子。

 

  「說日文啦,笨蛋。」

 

  他們一起跑澡時,十次裡有九點五次大我會睡著,青峰往往得想辦法把他拖出檜木桶,簡單擦乾以後再扛回房間。

 

  幾次下來他也有點不耐煩,但每每看著大我滿足的睡臉又不忍阻止對方。

 

  見大我似乎又快睡著,青峰先一步靠了過去,拍拍前者的臉頰。

 

  「要睡回房睡,不然先把剛才那句說清楚啦。」

 

  「…嗯……」

 

  大我很努力的眨了幾下眼睛,最後仍是敵不過睡意,向前一頃,靠在青峰肩上便睡了。

 

  「喂、你……」

 

  青峰放棄似的垮下肩膀,熟練的把笨天使抱出木桶,拉過一旁的浴巾連同大我背後的翅膀一起包裹住,自己套上運動褲同時放掉木桶裡的水,接著背起大我準備回房。

 

  剛泡完澡,他們倆的身體都熱呼呼的,大我貼著青峰光裸的背,熱度跟心跳一齊傳了過去。

 

  「…暖……」

 

  用腳把半闔的房門推開,青峰聽見背後傳來軟呼的呢喃。

 

  「跟…青峰……一樣……」

 

  哈?

 

  青峰把笨天使扔上床,卻在退開時聽見對方的話語而滯下動作。

 

  跟他一樣?暖?

 

  青峰皺起眉,試著重組大我話中的意思,卻怎麼也聽不懂。

 

  算了。

 

  青峰回頭把房門帶上,開了冷氣,抽掉大我身上的浴巾,拉過棉被把他們一起包住。

 

  一直到青峰習慣性環抱住大我時才稍微反應了過來。

 

  「喂、你再說一次,跟我一樣什麼?」

 

  他湊在大我的頸後,想趁對方還未完全睡熟時得到答案。

 

  等了一陣卻只有大我均勻的呼吸跟心跳聲傳來,青峰嘆了口氣,關上房內的燈。

 

  大我身體下意識向後靠了些,往身後的熱源蹭去。

 

  大我半啟著唇呢喃,只可惜在青峰聽來只剩下模糊的音節,他也不再多問,反正總有一天會知道的。

 

  閉上眼,他在大我糊成一片的低穩嗓音中睡去。

 

 

 

  「…水……溫暖……跟、青峰一…樣……呼嚕……」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