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 綠火日快樂!

 

 

 

 

  夏天近了,氣溫倒是先一步炎熱起來。

  火神一早被熱醒後就沒了睡意,見天氣挺好,乾脆起床將一些冬季衣物整理起來,收進儲藏室裡,並拿出之前打包起來的夏季衣服,打算來個換季大掃除。

  在他將衣服扔進洗衣機前一刻,門鈴響了。

  火神想不起來自己今天有跟誰約定碰面,大概是鄰居或者按錯門鈴的吧?

  沒有多想,他手上仍抱著衣服就去應了門。

  「來了,請問是哪位……呃?」

  「獅子座今日不宜碰水,最好遠離跟水有關的東西,也要避免自己下廚。」

  「咦?啥?你……

  「另外,幸運物是教科書。」

  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火神懷裡的衣服被一把抱去,取而代之的是厚厚的筆記本被對方拍在他胸前,有點像是警告的意味。

  「你們監督說,要是這次考試落入一百名後,暑期的友誼賽你得全部禁賽。」

  「什麼?我沒聽說啊!」

  「所以,」來者打斷了火神的大喊,一腳把他踹進屋子裡。

  「給我來盡人事,笨蛋。」

 

 

  瞥了一眼被扔在洗衣機上頭的衣服,火神又把視線放到身旁不請自來、正在翻看他作業本的傢伙身上。 

  看對方的臉色愈來愈差,火神想了想還是打算起身。

  「呃、綠間,你慢慢看,我先去洗衣

  「你把我剛才說的話當耳邊風嗎?」

  但是壓低嗓音扔出的一句話又逼他坐回了原位。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是誰跟綠間說自己考試成績差的事情?

  各種疑問浮上腦海,但是火神怎麼也理不出頭緒。

  「那你要喝什麼?我倒給你。」

  「在袋子裡,你的也是。」

  綠間沒有停下翻看作業本的動作,只用餘光瞥了眼放在身邊的紙袋。

  火神嘆了口氣,右手撓上後頸,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這氣氛怎麼弄得好像仇人似的……綠間今天心情看來真的很差啊。

  不能洗衣服也不能幫忙倒水,火神只得打開紙袋,撈出裡頭的罐裝小豆湯跟可樂,還有四、五個漢堡,聞起來應該是起司口味的。

  「餓了就先吃。」

  綠間放下他幾乎完全空白的作業本,轉而翻起自己帶的筆記。

  「喔…謝啦。」

  不知道怎麼處理這種尷尬的氣氛,火神只得把注意力放到漢堡上,一手拆一個大口咬著。

  可惜綠間帶的不多,幾個漢堡他不出十分鐘就吃完了,簡單收拾過垃圾,按耐著想把衣服扔下去洗的想法,他終是又將夏季衣物裝回袋內。

  反正明天天氣應該也不錯吧。

  在心裡一邊安慰自己,他慢慢走回客廳,面對氣場強得像是隨時可以投全場三分的綠間身旁。

  「我稍微看了一下,你的作業本都是全白的,自己來挑要從哪一本開始寫吧。」

  見他回到客廳,綠間一邊開口一邊整理桌上散亂的本子。

  「聽黑子說你是海歸的吧?那英文應該不需要我教──」

  綠間拿起桌上的英文作業簿,卻沒注意到本子後頭夾了紙張,一時間紙張全掉了出來,落在地板上。

  是考卷。

  綠間瞪著地板上散亂的卷子。

  ……更正,是清一色不及格的英文考卷。

  「是日本的考試考得太細了啦……英文只要能溝通就好了啊。」望見綠間愈發難看的表情,火神忍不住抗議。

  「這句話你跟老師說過?」

  「啊啊。」

  「結果?」

  「……老師多扣了我五分。」

  看見綠間皺緊著眉,表情難看得可以,火神只得搶過作業本,隨手翻了一頁。

  雖然不知道綠間今天的心情為什麼這麼差,但不想被遷怒的話還是乖一點好。

  即使平常他沒少跟綠間吵過架,但那也都是基於雙方心情不錯的時候。

  沒事找死不是他的興趣,無論如何他都無法變成高尾那種強韌的心靈與身體,能承受綠間語言加肢體的雙重攻擊。

  「寫這裡,你這種題型幾乎沒拿到半分。」

  綠間用筆指向寫著「句子重組」的題目,那算是很基本的題型,題目會寫上需要重組的單詞,讓作答者按照句子要表達的意思將單詞重新組合,變成正確答案。

  但火神的考卷上只要是這種題目,分數一率被扣到底,而原因一目了然。

  火神總是畫掉題目上幾個單詞,寫了意思相近卻比標準答案簡潔許多的句子。

  雖然明白不是火神的錯,但為了在考試中拿到分數,還是得讓他照正常的寫法來做。

  火神沒有多說什麼,拿過筆便習慣性畫掉題目上的單詞。

  「你那樣寫沒錯,但考試時不能這樣。」綠間喊了他一聲,「別畫掉單詞,寫出他要的句子就行了。」

  火神張了口像是想說些什麼,最終卻只嘆了口氣,死瞪著壓在紙上的筆尖。

  幾分鐘過去,本子仍是空白一片,火神鬧脾氣似地瞪著題目,卻沒有要下筆的意思。

  拿過本子,綠間望著上頭唯一沒有被火神畫去單詞的題目,題目下寫著已經翻譯成日文的短句,看起來是黑子的字跡。

  每一題下方都有翻譯好的日文,看來黑子或許是想用這種方式讓火神寫出題目要的標準答案。

  「從這題開始吧。題目上有you、有love、還有forever……

  「forever

  火神打斷了他的話,用純正的美式發音唸出綠間剛說過的詞。

  明白對方只是下意識糾正自己的發音,綠間轉頭望著火神,在後者微微露出慌亂表情時緩緩開口。

  「再唸一次。」

  「咦?」原本以為自己又說了什麼惹對方生氣,沒想到綠間只是要他在念一次,火神倒也乾脆。「就、這應該要捲舌,是forever才對。」

  望著火神的嘴型,綠間轉過身體面向他。

  「再一次。」

  不知道為什麼,綠間的表情有點微妙,不像是在生氣,卻也沒有開他玩笑的意思。

  火神刻意放慢了速度,拆開音節又念了一次。

  「foreve、唔…!」

  卻在念到一半時後頸被綠間用力扣住,往前一壓撞上對方的唇。

  他小小驚呼了聲,腦袋一時半刻沒辦法反應過來。

  綠間左手手指纏著的繃帶蹭上皮膚,搔癢的感覺讓火神不自覺縮了縮身子,他想退開卻被綠間更用力地扣住,牙齒輕啃上他唇,小豆湯的甜味竄了進來。

  綠間退開時仍跟他貼得很近,連彼此的呼吸都清楚地敲在耳邊。

  「再唸一次,整句。」

  把本子推到他手上,綠間的表情不再那麼僵硬,取而代之的是淺淺的不安。

  看見題目上頭的單詞,不用多想就有句子浮現在腦海,想起綠間剛才不滿的情緒還有提到的幾個人名,火神猜想剛才竄入口中的除了小豆湯的甜味,或許還摻著一點點醋意。

  從上次碰面算起來,他大概有半個多月沒跟綠間聯絡。

  想想監督不會特地找綠間來教他功課,黑子也不會沒事主動跟綠間提起他海歸的事情。

  那唯一的可能性就只有一個。

  他家平日看來總是充滿餘裕與自信的戀人,可能因為他這兩星期來的不聞不問而擔心了,才會用這麼彆扭的理由來找他,還不讓自己把注意力移開。

  「火神?」

  見他低低笑起來,綠間微皺起眉。

  維持著嘴角勾起的弧度,火神把本子回推到綠間手上。

  「我想黑子大概也跟你說過,我的漢字辨認能力很差,麻煩你先念一次日文翻譯給我聽吧。」

  綠間愣了下,隨即揚起了今日第一個笑容。

  他又湊上去,再一次用唇堵上火神的笑容,感覺到貼近著自己的笑聲,還有對方強而有力的心跳。

 

  綠間喜歡聽火神唸那個詞。

  唸一次只要一秒左右的單詞,卻驅走了他近兩個星期的不安。

  原本懷疑的、害怕不可能實現的承諾,從火神口中落出的沉穩嗓音,卻像是要穩固他的信念一般。

  像是要告訴他,他的想望並非不可能。

  綠間聽見自己的聲音跟火神的撞在一起,卻不衝突、也不奇怪。

  正統的日文發音跟標準的美式英文,不同的語言,訴說的卻都是同樣的承諾語句。

 

  ──『我會永遠愛你。』

 

  永遠。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茗菱 的頭像
茗菱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ITA
  • 喔, 好甜,本對綠火沒興趣, 看你寫的文章, 一整個粉紅氛圍,瘋狂搜尋綠火中~~~
  • 很長一陣子沒辦法登入pixnet,遲了這麼久才回覆真是不好意思><
    謝謝你喜歡&留言,綠火一個耿直過頭一個太天然,相處起來超可愛啊XD

    茗菱 於 2017/08/27 17: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