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接近R15,請慎。

*新刊題材生產器真的太有趣了wwwwww

 

 

 

 

  事情究竟是怎麼演變成這種模樣的?

  腦袋昏得可以,他根本沒有力氣多想,只能憑著本能往身旁偏涼的體溫蹭,想蹭掉渾身的灼熱感。

  他聽見自己的名字從被溫潤卻愈顯急迫的嗓音反覆念著,聲音從頭頂往耳邊滑落,溼熱的氣息混著他的名字被舔進耳裡,癢的感覺讓他下意識笑了起來,室內的昏暗跟糊成一片的思緒讓他沒有注意到自己究竟是仰著怎樣一副毫無防備的面容,面對著眼前一隻快要發狂的獸。

  直到呼吸的空間愈縮愈短,嘴裡竄入另一種濃厚的酒精味,才讓他勉強反應過來。

  他好像被吻了。

  應該是被吻了吧?

  嘴唇上貼著對方冰涼柔軟的唇,在他反應過來前掃過齒列的舌頭已經靈活的勾上他的,像要把他肺裡的氧氣汲取殆盡似的,不讓他有一分喘息的機會。

  身體變得更熱了,腰側卻猛然竄上涼意。

  無法思考是什麼東西順著他腹肌的曲線滑過,恣意游移著,他僅是貪戀那份冰涼,而不斷往另一個人的身體蹭去。

 

 

  記得幾個小時前,球隊的各位到家裡幫他舉辦了小型的慶生會,料理是他做的,晚飯後的整理則是黑子幫忙。

  然後呢?

  現在在他眼前的人是誰?

  半瞇起眼睛,他像是脫離水中的魚,發出無意義的低鳴。

  聽見他的聲音,貼在唇上的涼意才還給他大口呼吸的空間,氧氣重新灌入肺葉,也讓思慮清晰起來。

  慶生會後,送大家到車站搭車,接著他繞了點路去採買自己下個星期所需的食材,再接著,他在自家門口撞見一個許久不見的笑容,跟那聲爽朗又溫柔的呼喊。

  ──“Hey , Taiga.”

  火神不記得對方先說的是『抱歉來晚了』還是問他『可以進去嗎?』,總之他急忙打開門,讓對方進了屋。

  慶生時的料理已經吃完了,他只得簡單做些下酒菜,配著對方帶來的葡萄酒。

  『二十歲了,多少要會喝點酒囉。』

  火神沒有酒杯,只好拿了兩個馬克杯,還被對方笑說真是個沒有情趣的人。

  「Taiga,你太急囉。」他聽見笑聲撞在耳邊,「真是一點情趣也沒有吶。」

  『有什麼關係,反正又不是什麼重要場合嘛。』那時他只能尷尬的回應,一邊把嘴湊上杯沿。

  「有什……麼關、嗝!係…………

  自己的聲音混著濃濃的鼻音,原本壓制住他的人,一瞬間已經被他壓到了身下。

  黑色T恤的下擺被拉起,眼前看來比自己更纖細幾分的腰線讓他忍不住湊上前啃咬了幾口,同時聽見對方倒吸了口氣的聲音。

  他有點得意。平時都是對方在領著他走,無論是聊天或討論事情,永遠都是對方在主導話題跟做決定,害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差點要成為了一個沒有對方就無法處理事情的笨蛋了。

  現在他奪過了主權,而對方臉上那無奈的笑容更挑起了他的好勝心。

  「我又……嗝!不是孩子、了……

  「是啊,Taiga是大人了呢。」

  手指滑過他的嘴角,接著用輕柔又憐愛的動作撫上他的臉頰。

  「不過酒量可得訓練一下了。」

  對方的笑聲很直爽,卻讓他的不滿逐漸提升。

  「別把我當孩子。」

  火神穩住聲音,垂下眼睫緊盯著眼前墨灰色的眼瞳。

  裡頭流轉過一絲絲驚訝,但更多的是笑意。

  有什麼好笑的?他差點衝口而出。

  但一想到對方或許又會用那抹看著孩子的笑容安撫自己,他便決定用行動來宣示自己的成長。

  俯下身咬上眼前線條明顯又漂亮的鎖骨,聽見對方發出的悶哼,讓他又得意起來。

  鎖骨往上是脖子,再往上是敏感又脆弱的頸項連接觸,火神一邊啃咬一邊舔舐著,同時腰上的冰涼觸感也往背脊蔓延,對方施了點力將他的身體又壓低了些。

  接著他聽見拉鍊被俐落拉開的聲音。

  「……啊!」

  腿間半勃的分身隔著底褲被猛然握住,突來的痛感混著快感衝上腦袋,讓火神忍不住倒吸了口氣,同時溢出驚呼。

  對方的動作很有耐心,除了力道大了些,那彷彿在勾勒他分身形狀的動作讓他焦躁起來。

  「辰、也……!」

  討厭這種不上不下的感覺,火神跪起身子乾脆的把褲頭往下扯,卻沒有順利扯下。

  手指用力得泛白,被對方的手覆上。

  「別急啊。」

  明明是要他緩下動作,冰室的語氣卻摻著焦急。

  不過對方顯然比他清醒得多,沒花多少力氣就把他的牛仔褲連同底褲一起褪下。

  冰室也坐了起來,一手扣住他的背縮短兩人之間的距離,另一手則是毫不猶豫的往他腿間摸去。

  「嗯……唔!」

  火神下意識弓起背、縮起身子,卻被對方死死扣住,沒有地方可以躲藏。

  主動咬上對方有些發腫的唇,火神閉上眼睛,又把思緒跟動作交給了本能決定。

  冰室的體溫比他還低,明明十分冰涼舒服,身體被前者碰觸過的地方卻愈來愈熱,讓火神只能下意識往冰室身上靠,想用對方的低溫降低自己的,卻沒有發現他愈是靠近,身體愈明顯的發熱。

  「……哈、嗯……

   話語跟喘息被舌頭攪得零碎,火神只覺得被酒精醺得發暈的腦袋空白一片,什麼都無法思考,連蹭進臀縫間的異樣感也沒有力氣拒絕。

  微微睜開眼睛,他勉強看見了冰室臉上失去餘裕的笑容,還有模糊的脣形。

  ──『我不會手下留情的唷,Taiga的成年禮。』

  成年禮……是嗎?

  他笑了起來。

  「……求之不得啊……

  他已經期待很久了呢。

  「辰、也……哥。」

 

 

  *

  

 

  後話

 

 

  隔天火神一手壓著抽痛的腦袋,一手扶著腰回到客廳整理滿地狼藉,幾乎是在拿起第一個酒瓶時,他就看見了不太對勁的東西。

  為什麼他的馬克杯旁放了一個跟滿地葡萄酒瓶顏色不太一樣的酒瓶?

   火神微皺起眉拿起只剩下一半的酒瓶,玻璃瓶握在手裡十分冰涼,但他卻忘不了酒液入喉時的那份灼燙。

   翻過瓶身看見上頭的標籤,火神差點沒直接摔了手上的酒。

   ......波蘭的生命之水是吧?他倒要問問辰也想搞出什麼生命來。

   他可是男人啊!混蛋!

 

 

/end

 

 

 

酒類小知識(?)

波蘭 生命之水 精餾伏特加,酒精濃度分為80%跟96%。

冰室買的是500ml酒精濃度96%的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茗菱 的頭像
茗菱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淨琤
  • 請問能將您的冰火文轉載到冰火吧嗎 ? ( 會標示作者及出處 )
  • 不好意思晚回覆了><
    可以的,方便的話請於轉載後將網址貼給我看一下,謝謝您:D

    茗菱 於 2014/09/01 00: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