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腦洞

 

 

 

 

  「我的範圍,是整個床。」

  被這句聽來十分耳熟,又有些地方不太對勁的話語逼到床鋪與牆壁之間的火神,完全無法理解事情是怎麼發生成這種勢態的。

  「等等!你自己之前也說過很會痛、」

  「用對方法就不痛了。」

  對方現在沒戴著眼鏡,視線卻仍銳利的像是把他看得透透徹撤。

  雖然沒少見過對方這樣認真的表情,但拿掉眼鏡又是另一種不同的氣質,平常就很明顯的長睫毛更是顯眼,讓火神忍不住脫口。

  「好漂亮……

  「什麼?」

  綠間的語氣不像是生氣,只是單純疑惑他怎麼會在這時候說出這種不合時宜的話。

  「啊、不是……」驚覺自己用漂亮形容一個男人似乎不太恰當,火神很努力想要換個方式說,也順便多拖延點時間。

  「那我就繼續了。」

  孰料對方根本沒給他掙扎的時間,一湊上來就先扯掉他抓在胸前當盾牌的抱枕。

  「這個待會也會用到,先給我。」綠間沒把抱枕扔到一旁,反而很仔細的端詳起來。「應該夠厚。」

  「啊啊、夠了,你到底在說什麼啊!什麼夠厚不夠厚的,一洗完澡就貼上來幹麻啦!」

 

 

  幾分鐘前,他不過是跟平常一樣在洗過澡後想去廚房倒杯牛奶,卻在一踏出浴室時被他的同居人一把拉回房內。

  不是說今天很累要早點睡的嗎?

  還正疑惑一回家沖過澡就睡了的綠間怎麼突然醒了,對方接著的一句話卻嚇得他做不出反應。

  「來做。」

  這麼直白的話語從綠間口中蹦出來的當下火神差點衝出去拿解酒液,可惜他完全反應不過來,而前者也沒給他逃跑的機會,猛力一扯就把他壓上才剛買沒多久的雙人床。

  「你怎麼突然、」

  「並不是突然,我已經準備很久了。」

  綠間認真的打斷他的話,同時左手手指按上他的嘴角。

  雖然畢業後綠間已經不會在手上纏繃帶了,但火神知道對方用左手碰他時準沒好事!

  第一次是被強吻、第二次是被強吻,第三次也是被強吻。

  害他早就在心裡認定這是綠間表達情感的方式,卻沒想過親吻可不是唯一一種。

  做好隨時有可能被吻上的心理準備,火神微皺起眉回望對方,但綠間卻一點動作也沒有。

  「不反抗了嗎?」

  綠間微微勾起嘴角,半是挑釁半是煽動。

  「又、又不是第一次被你親,早就習慣了啦。」

  「我沒說我要吻你。」

  火神瞄見綠間伸出右手在枕頭底下摸了一陣,拿出一瓶白色的軟管狀物體。

  那個東西火神熟悉得很,是他前陣子買回來卻被綠間丟掉的潤滑液。

  不是丟了嗎?怎麼還在?

  疑問頓時充滿腦海,而他這麼一恍神的下場就是被綠間不知不覺間解開褲頭。

  「等等,你要做什、」

  「我剛剛說了,來做。」

  二度聽見綠間說出這句話,火神確定不是自己幻聽,但不代表他可以理解綠間受到了什麼刺激。

  這個曾經跟他說過,他們不用想那麼多,照自己的步調來就好,還順勢扔了他買的潤滑液的傢伙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趁綠間微微分心轉開潤滑液瓶蓋,火神用膝蓋往前者腰側頂了下,撐出空間讓自己脫離被壓制的窘境。

  但是自由只維持了三秒,第四秒他就被綠間狠狠摁在牆上。

  底下是床、背後是牆,眼前則是不知道是不是壓力過大導致行為失常的自家戀人,火神想逃也沒地方逃,只好停下來跟對方打商量。

  於是,就演變成了現在這種情況。

 

 

  「是時候要盡人事了。」

  綠間仍舊一臉認真地看著他,唇邊已經沒了笑意。

  「綠間,先等等、冷靜點,你真的沒事嗎?」

  火神調過呼吸,讓自己也冷靜下來。

  說真的他不是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但是這麼積極的綠間讓他不太安心。

  他伸手捧住對方的臉,直勾勾望進眼前的翠綠眼瞳。

  「你還好嗎?」

  綠間沒有躲開他的視線,反而定定地回望過來。

  「為什麼覺得我不好?」

  「因為你、你之前說我們……

  「我說我們不用急,慢慢來就好。」

  「對啊!所以、」

  「所以我準備好了,該查了都查了、該試的也都試過了,這樣還有什麼問題?」

  綠間的回答讓他啞口無言,半張著嘴卻什麼話都說不出。

  該查的都查了他是能理解,畢竟他也查過很多相關的知識。

  但是該試的是都試了些什麼啊!

  大概是看見他一臉茫然,綠間耐住性子解釋。

  「我說過我有幾個病人跟我們一樣吧。」

  「啊?喔......好像有印象。」

  綠間偶爾會跟他聊聊工作上碰到的病人,尤其會注意跟他們一樣,有男性伴侶的病人。

  難道都是為了做事前準備嗎?

  「等等,你說試過該不會……

  火神頓時覺得全身冷了下來。

  不會吧。

  綠間他──

  「在想什麼蠢事?笨蛋。」

  綠間往前一靠跟他額貼著額,火神能清楚感受到對方呼出的灼熱氣息,就撲在臉上。

  「我自己試了,感覺很怪,但是角度對了就沒有想像中那麼痛。」

  綠間望著他,很緩很緩的說。

  自己試了?

  火神只覺得他的腦袋又一次停止運轉。

  「雖然我想過你會猶豫,但沒想到你會這麼排斥。如果真的不願意就算了,我們這樣就好。」

  綠間一說完便退開,撿起落在床上的潤滑液瓶蓋,乾脆地蓋了回去。

  「等、」

  這下換火神慌亂起來,他沒想到綠間會認真地做了這麼多準備,雖然對方突然趕進度趕得那麼猛讓他嚇了一跳,但他並沒有真的這麼排斥。

  要是綠間真的只要親吻就滿足,他反而會擔心對方其實沒有這麼喜歡自己。

  很矛盾,但他不得不承認自己就是這樣想的。

  火神上前抓住綠間正伸往床頭要拿眼鏡的手,有點不知所措。

  「我不知道你是這意思……反正、既然你說準備好了,那我也……沒問題。」

  幾乎是咬著牙說出的話語,火神卻沒有退卻。

  既然綠間說他都查過了也試過了,那就相信對方。

  聽見他的話,綠間轉過身正對著他,用很輕柔的力道撫上他的嘴角,唇接著貼上。

  火神聽見綠間低低笑了起來,落出的話語融進他嘴裡。

  「今天巨蟹座的勢頭是無人可擋的,果然沒錯。」

  「那獅子座呢?」

  順著綠間的話,火神隨口問了一句。

  綠間把他壓回床上,邊啄吻他的嘴角邊回答。

  「獅子座的運勢是最下位的,而且會有血光之災。」

  「血?!」

  原本已經放鬆下來的火神又差點彈起身來,卻被綠間用力壓在床上。

  「這是盡人事也無法避免的,不過我已經請藥劑師開好藥膏了,不用擔心。」

  「這哪裡叫做不用擔心啊!」

  難怪綠間老是會去代小兒科的診,這張老實的臉不知道騙過多少小朋友了!

  「你剛剛明明說不會痛的!竟然騙、唔!唔唔!」

  抗議被對方的嘴堵回肚裡,同時,綠間的笑語又攪和進了他口中。

  「你沒忘記我的射程是全場吧?」

  他知道的明明只是籃球!

 

 

  這傢伙......可惡、他下次再也不要相信綠間了!

  「那在公務員考試前把滾滾鉛筆還我。」

  「……對不起。」

 

 

 

/強制結束(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茗菱 的頭像
茗菱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