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架空設定,無法接受者請慎。 

 

 

 

 

  『青峰』

   站在料理臺前的青峰轉過身,望著坐在餐桌邊的人。

  「你剛剛叫我?」

  他說話的速度慢得很彆扭,像是硬被轉慢的播放器,聲音聽來有些可笑。

  沉紅的眼睛笑彎了,同時舉起手上的筆記本。

  『好餓』

  「再等一下,快好了。」

  空不出手揉揉對方的腦袋,青峰只能盡量將臉上的表情放得柔和些。

  火紅的腦袋上下點了點,將視線移往客廳的電視,偶爾看見有趣的報導他會拍拍青峰,後者僅是望了一眼,點點頭又繼續手上的料理。

  火神並不知道青峰其實沒注意新聞在報什麼,更不知道他們家的電視大多時間是靜音的。

  青峰不喜歡電視的聲音,那會干擾他去「聽」火神在說些什麼。

  儘管對旁人來說,他們的屋子一直是安靜到詭異的程度。

 

  熱騰騰的咖哩上桌,把湯匙交給火神時,青峰扳起他的臉,捏了捏他的鼻頭。

  「吃慢點,很燙。」

  火神點了點頭,笑了起來。他覺得青峰擔心過頭了,畢竟撲在臉上的熱氣他還是能感覺到的。

  準備好對方那一份特大份量的午餐,青峰沒有脫下圍裙,直接拉開椅子便坐了下來,見對面的傢伙小口小口吃著咖哩,才緩慢地拿起餐具。

  還沒開動,溫熱的觸感突然碰上眉間,揉開他蹙緊的眉頭,青峰抬起頭來,發現火神正盯著自己。

  「……我知道,但你燒還沒退。」明白對方想說什麼,他伸出手抹去對方嘴角沾上的咖哩,湊到嘴邊舔去。

  火神咬著湯匙,拿起一旁的筆記本,簡單寫了幾個字。

  『我會吃藥』

  「嗯。」

  青峰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兩人之間只剩下時鐘的滴答聲,還有牙齒偶爾撞上湯匙所發出的微小聲響。

 

  青峰將衣服扔進洗衣機,再回過頭時,剛才在廚房洗碗的同居人已經沒了蹤影。

  有些頭痛地想著待會或許又得上演一次追逐戰,他嘆了口氣,按下啟動鍵,這才脫下身上的粉色圍裙。這圍裙原本是要買給火神穿的,沒想到後來最常用到的竟然是自己,早知道就不選粉紅色……算了,反正火神會用很欠打的開心笑臉看著他穿。

  關掉被他們遺忘許久的電視,青峰走進臥房,望見床頭只露出一半的火紅色腦袋。掀開棉被爬上床,他一把攬過火神,撥開後者的瀏海,額抵著額。

  「你又燒了。」

  火神半瞇著眼,望見他的嘴型,微微蹙起眉。

  他伸手指了指青峰背後的矮櫃,後者沒回頭,只是揉了揉他燒得發紅的臉頰。

  「我知道你吃了藥,睡一下吧。」

  火神沒有回應他,只是拉起他的手,手指觸在他體溫偏低的手心,一筆一劃書寫著假名。

  「……你別管了,我會再跟他們說的。」

  青峰收緊手指,抓住了火神的指尖,不讓他把字寫完。但火神搖了搖頭,抓著青峰手掌的力道變重了些。

  「也不過兩次……好吧,加這次是三次。總之等你好了再說,燒退以前別想著打球。」青峰講得有些快,望見對方半疑惑的表情,只得嘆出一口長氣,按下焦躁的心情,放慢速度、簡短地再說了一次「等你燒退了,再跟哲他們打球。」

  火神這次看懂了,垂下眼,賭氣似地轉過身。

  趨上前,青峰從後頭環抱住對方,一手摟抱著那顆火紅的腦袋,硬刺的紅髮搔得他有點癢,可卻沒法擠出笑容。他知道懷裡的傢伙是真的不開心才會背對自己,畢竟這是火神最討厭的姿勢,因為會看不見他的眼睛,會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額頭緊貼著火神的後背,青峰聽見心跳聲清楚地敲在耳膜,他施了點力硬是扳過火神的身體,捧起那發紅發燙的臉頰、蹭上了眼前乾燥的唇。

  「大我。」青峰沒有閉起眼睛,他知道火神會看著他,會追逐他眼底泛起的任何一絲情緒「喊我的名字。」

  火神原本還想掙扎,看見他的嘴型後愣了下,往後退開一點距離,眉間擠出了皺摺。

  「我想聽。」

  青峰維持著原本的說話速度,輕輕揉了揉火神的臉,他的手很涼,撫在發熱的頰上讓火神忘記要掙開他,反到順從本能蹭了上去。

  「唔……

  「我想聽。」

  青峰又重複了一次。

  沒意識到這是自己不安時會有的反應,他只想著想要聽見火神的聲音,也只是直望著火神,把自己的想法深深刻進對方眼裡。

  火神回望著他,眼神失去了平時的活力,但還是伸出手,把手指輕壓在他的唇上。

  「青──」青峰張開口,很緩很緩的說著。

  「……A……O……

  緊接在他之後的聲音有些顫抖,也很微弱,但勉強能聽出音節。

  「峰──」

  「MINE……

  火神皺緊的眉頭沒有鬆開,竄出喉頭的聲音伴隨著喘息,愈發吃力。

  「大──」

  「DA……IKI

  搶在他說出最後一個音節之前,火神先一步念完,雖然音節被斷得詭異、發音也不標準,青峰卻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而火神則是一反剛才搶著唸出他名字的氣勢,撇開了視線,只用眼角餘光偷望著他,緊緊閉上了嘴巴。

  「我說過了吧,我喜歡你的聲音。」青峰安撫搬地輕揉過火神的眼袋,再往上撥了撥他貼在額前的瀏海,接著揉上頭頂那些短次的紅色髮絲。

  火神抓起他另一隻手,指尖按上掌心的力道有些重。

  『很難聽』

  即使自己聽不見,火神也明白那種絲毫不正確的發音比起牙牙學語的幼童更不如。

  「才不會。」

  青峰使力把對方整個摟進懷裡,唇再一次貼了上去,一字一句緩慢說著。

  「我很喜歡。」

  他半瞇起眼,望見火紅的眼底泛起了水氣,而青峰自私地希望這並不是因為難過。

  「……打、毀……」(......DA、I、KI......

  「嗯?」

  「...打、輝……」(...DAI、KI......)

  「我聽見了。」

  「......希、換……」(......DAI......SU、KI......)

  聽見與自己名字相似的音節,青峰收緊了擁抱的力道,他的眼眶很燙,像是火神的體溫延燒到自己身上。

  「我知道,我也是。」

  火神把腦袋埋在他胸前,攀著他的背的手指用力得發白,而被吻得濕潤的唇則貼在他頸上,微微張開又合起,儘管沒有發出聲音,青峰卻一字不漏地聽進了心裡。

  「嗯,說好了。」

  即使時鐘的滴答聲更加清楚的敲撞在耳邊,青峰仍是明白的,不是因著聲帶的震動,也不是默契,而是藉由傳至耳膜的心跳聲、映在眼底的表情變化和擁抱間所交換的呼吸。

  青峰知道自己一直都聽得見,火神用全身對他表達的熾熱情感。

 

  ──『要永遠、在一起喔。』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青火坑の小風
  • \唸大輝超萌/
    不會說話超可愛(艸

    大輝大輝大輝////-/
  • 名字超棒!

    茗菱 於 2013/03/24 05:06 回覆

  • 金小草
  • 嗚嗚嗚嗚嗚嗚我看的眼淚都流出來了啦QAQQQ
    怎辦我好愛這篇這樣的青峰與火神讓我好心疼又更愛了
    僅僅只是一個眼神、姿勢就知道火神想表達的
    還有火神念青峰名字那裡真的我腦中都能浮現那樣的情景
    慢慢努力的想念出對方的名字 想聽對方說自己的名字也僅僅只是想聽你的聲音而已
    我好愛好愛喔嗚嗚嗚TAT
  • 單用眼神與動作就能明白對方所想,真的是要靠時間才能培養起來的默契。
    努力著讓對方開心,讓對方明白自己的感情的火神
    還有想藉由對方的聲音確定自己是被愛著的青峰
    這樣的兩個人真的很心疼又很喜歡
    也謝謝你的喜歡(*ˊ艸ˋ)

    茗菱 於 2013/03/24 05:05 回覆

  • 恒
  • 火神真的超萌阿!!!!
    天使阿~天使!
  • 火神是天使♥_(:3 ⌒゙)_

    茗菱 於 2013/08/01 17: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