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生日快樂(ノ*・ω・)ノ*

 

 

 

 

 

  放學後的體育館只有白板被移動時滾輪所發出的細小噪音。

 

  半乾的體育服貼在背脊上,黏膩又冰涼的感覺說不上太好。

 

  火神將落在體育館各處的籃球拾起、歸位,整理完畢後,猛然安靜下來的四周讓他有些不安。

 

  「黑子,可以走了……黑子?」

 

  回頭朝著籃框的方向喊,原本窩在那的人不見蹤影,只剩瞇著眼半睡半醒的哲也二號跟一件沒了主人的外套。

 

  人呢?

 

  不排除自己的搭檔會有從身後突然冒出來的惡劣行為,這種時候隨意走動是最危險的,也最容易被嚇到。火紅的腦袋轉了轉,確認著自己沒看漏任何一個角落。

 

  在原地站了一陣,身上的衣服都快乾了,仍舊只有二號淺淺的呼吸聲敲在耳膜上。

 

  「黑子,別躲了。再晚一點速食店會找不到位子喔。」

 

  微微皺起眉,火神試著移動腳步。

 

  剛才看見黑子的時候明明還在籃框邊跟二號玩,接著他收過籃球,再回頭就沒看見人影了。

 

  怪了,去廁所嗎?

 

  火神走向籃框,這才發現黑子的外套下還有一顆球,確認過是學校的,他放輕動作不想吵醒二號,拎起籃球又往器材室走去。

 

  剛才才進來整理過,他沒將門關上,留了個小縫。

 

  他沒開燈,單靠著體育館照進器材室的的燈光摸索著,將籃球歸位,正要往外走時突然響起東西撞上鐵架的聲音。

 

  球掉下來了嗎?

 

  轉頭往聲音來源望去,才抬起腳步右腳便勾上了東西,讓他重心不穩往前倒去。

 

  「唔哇!」

 

  幸好前面就是軟墊,才沒撞上什麼危險的東西。

 

  「好痛……搞什麼啊?」

 

  回頭看了下自己剛才拌到的東西,才發現是一雙球鞋……不對,是一雙腳。

 

  火神瞬間覺得自己全身的熱度都退去,雞皮疙瘩爬滿了手臂。

 

  他想起黑子前幾天故意在他午睡時在耳邊讀著恐怖小說,裡頭晚歸的主角要離開學校前找不到原本同行的朋友,回頭尋找時學校不僅變了樣,還有一個只能看見雙腳的人在後頭追著他……唔!

 

  為什麼偏偏在這時候想起來啊!

 

  火神有些崩潰的往後退了點,只想離眼前那雙腳愈遠愈好。

 

  正打算站起身來的時候,器材室的門『碰!』的一聲猛然關上。

 

  不像是風吹的,反而像是有人狠狠甩上門一樣。

 

  沒有開燈的器材室又靜又暗,火神只能聽見自己加快的心跳。

 

  完蛋了……會死在這!

 

  二號的叫聲模糊的從門後傳來,吞了口口水,火神緩慢的朝門走去,一邊注意著四周的動靜。

 

  『回頭時,那雙腳沒了蹤影,卻突然有什麼東西抓住了主角的腳踝。』

 

  好不容易摸到門把,才轉到一半火神便感覺到腳踝一陣冰涼,冰冷感接著攀上小腿肚,感覺到自己繃緊了全身肌肉,明明就快把門把轉開,手指卻僵硬得不像話。

 

  『他聽見有人喊著自己的名字,聲音像是不見的K君,由遠而近,往他這裡過來了。腳上的束縛愈來愈緊,喊著他名字的聲音疊上了另一種音調,像是要用聲音把他切割得四分五裂。』

 

  「……

 

  火神倒吸了口氣,想移動,雙腳卻動彈不得。

 

  是幻聽肯定是幻聽!

 

  「......神君……

 

  他只是進來器材室放球而已,為什麼會碰上這種恐怖的事情啦!

 

  放開了緊抓著門把的僵硬手指,火神想往後退,手上的冰涼觸感卻猛然一使力,讓他差點重心不穩往後跌去,掙扎的過程中大概是撞上了電燈開關,原本一片漆黑的器材室瞬間亮了起來。

 

  突然的光亮讓火神瞇細了眼,好不容易適應了光線,湊在自己眼前的卻是一雙淡漠的淺藍眼曈。

 

  「唔哇──!」

 

  他毫不猶豫的放聲大叫,直到冰涼的手指狠狠往他側腹戳刺,伴著低低的抱怨聲。

 

  「火神君好吵。」

 

 

 

  「所以說,拜託你下次出個聲好不好……

 

  火神終於冷靜下來,全身脫力的躺在體育墊上,他覺得自己畢生的勇氣都隨著剛才的大叫一起消失殆盡了。

 

  「我有出聲,但是火神君沒有回應。」

 

  「拜託你用正常的方式叫我啊!而且為什麼要抓我的腳?」

 

  想到剛才腿上的冰涼觸感,火神還是一陣發毛。

 

  「那時候先後撞到架子跟門所以醒了過來,但是身體還有些遲鈍,看到火神君要離開,只好先攔住你。」黑子沒有什麼表情,只是低嘆了口氣。「我可不想被粗心的火神君關在器材室一個晚上。」

 

  「那就別睡在器材室裡啊!」

 

  不知道該先生氣還是吐嘈,火神只覺得疲憊感湧了上來。

 

  「剛才有踢到你嗎?手沒事吧?」

 

  他偏過頭望向黑子,沒記錯自己剛才為了甩掉那股冰涼感,掙扎的動作不是太輕柔。

 

  黑子愣了下,下意識握緊左手,望見他的動作,火神一把扯過他的手,拉開一看,手腕偏近手掌的地方有一小塊破皮紅腫。

 

  「......抱歉,去擦藥吧。二號也在外面待很久了吧?」

 

  火神本想起身,卻被黑子反過手壓了回去。

 

  黑子沒用上全力,但火神方才被嚇得不輕,一時間竟也沒有力氣掙扎。

 

  「做什、」

 

  「火神君,今天是我的生日喔。」

 

  「嗯,所以才說好請你喝香草奶昔的不是嗎?」

 

  不明白黑子要做什麼,火神一愣,倒也放鬆了情緒。

 

  「但是我現在不想要香草奶昔了,換個生日禮物吧。」

 

  黑子眨了眨眼,直勾勾望著火神。

 

  「咦?可以是可以……不要拿二號嚇我都可以。你要什麼?」

 

  火神想起黑子曾經說過『不如火神君跟二號合照一張當作禮物吧』,趕緊補了後頭那句。

 

  「火神君。」

 

  撐起身體,黑子跨上火神腰間,低頭在後者唇上舔了一口,動作一氣呵成。

 

  「那就請多指教了,我的生日禮物。」

 

  望見身下失了氣焰的深紅眼曈以及快速脹紅的臉頰,黑子勾起嘴角。

 

  「什、咦?等等……黑、」

 

  把後頭的字句封進自己嘴裡,黑子聽見外頭傳來二號低低的叫聲,但是耳邊逐漸紊亂的呼吸蓋過了二號的聲音。

 

  黑子在心裡輕輕說了聲抱歉。

 

  要請你等一會囉,二號。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私單純〃

茗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